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納坦雅胡放話「併吞約旦河西岸」,是精心計算的選舉語言

2019/07/24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文:Joseph Hincks
譯:許睿洋

在以色列總理班傑明・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競選連任的過程中,有一個關鍵的問題一直困擾著他,那就是他是否兌現兼併(annex)約旦河西岸屯墾區(settlement)部分土地的明確承諾。但在《時代雜誌》與他的訪談中,他不願意對這個爭議性政策多做說明,只說「在與美國達成協議的框架之下」才有可能達成。

當他被直接問到是否會兼併目前的屯墾區土地,納坦雅胡表示:「在和美國達成協議後,這會是一件我想在此種框架下達成的事。而它也絕對不會抹煞我們達成政治性協議的前景。」

納坦雅胡先前表示要將以色列「主權」延伸至約旦河西岸的其他區域,這項聲明被廣泛解讀為他承諾要兼併部分的巴勒斯坦領土(以色列已實際控制這塊土地長達52年)。這項舉措將完成納坦雅胡所屬右翼政黨——聯合黨(Likud party)——許多成員以及強硬派的心願,他們將一路延伸到約旦河的狹長土地視為《聖經》上提到的以色列的一部分。

但在6月25日他與《時代雜誌》的訪談中他卻試圖維持立場的模糊。他說道:「我想我並沒有真的用那個字(指兼併),我不確定我是用那個字或是援引以色列法律,這兩者有微妙的差別。」當他被問及是否意圖合法兼併,他則表示:「我們稍後會處理這點,到時我會再清楚說明。」

約有300萬巴勒斯坦人生活在西岸佔領區,其位於拉馬拉(Ramallah)的領導當局已發誓放棄武力使用,而其治安單位也與以色列合作。另外的200萬巴勒斯坦人則居住在由武裝團體哈瑪斯(Hamas)控制的加薩走廊。自2007年哈瑪斯掌控當地以來,以色列與埃及對該地區實施了12年的封鎖,而由哈瑪斯發射的導彈經常被美國資助的鐵穹(Iron Dome)防禦系統所攔截。

但部分以色列安全專家認為,納坦雅胡正策略性地支持哈瑪斯,同時削弱巴勒斯坦當局(Palestinian Authority)的正當性,以防未來需要作出可能有損自己國內聲望的讓步。他們聲稱,玩弄合法兼併一事也是在關鍵時刻為了延續其政治生命而做出風險極高的一搏。

前以色列情報局(Mossad)局長丹尼・亞托姆(Danny Yatom)表示,納坦雅胡可以指著加薩走廊的動盪和暴力,並說「這就是巴勒斯坦人獨立之後會有的行為,你們想要在約旦河西岸看到一樣的景象嗎?」於1996至1998年執掌以色列情報與反恐機構的亞托姆補充道:「納坦雅胡並不想和巴勒斯坦當局的馬哈茂德・阿巴斯(Mahmoud Abbas)總統對話,因為他明白一旦必須坐下協商,他就得做出讓步。」

但納坦雅胡並不這麼看。在他耶路撒冷的官邸中,他告訴《時代雜誌》,他認為是巴勒斯坦的頑抗使得雙方無法就衝突達成協議,並指控國際社會「姑息」阿巴斯的作為。他說道:「當時2000年在大衛營(Camp David),美國總統柯林頓(Bill Clinton)與時任以色列總理巴拉克(Ehud Barak)幾乎提供他們所需的一切,但他們卻一走了之。他們每次都一走了之,對歐默特(Ehud Olmert,前以色列總理)是如此,當歐巴馬(President Barack Obama)和約翰・凱瑞(John Kerry)想要向他們提出談判框架時也是如此。」

歐默特稱阿巴斯為一名「偉大的領導人」,同時他聲稱要不是因為當時他因為一些法律問題而請辭(他隨後因收受賄賂罪而入監服刑),使得和談脫軌,否則以巴雙方早已簽訂和平協議。民調顯示,仍有約半數的以色列猶太人支持將衝突以「兩國方案」解決,但多數人仍深深懷疑和談能否帶來和平。

AP_19084616035385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而川普(Donald Trump)的團隊追求的是截然不同的策略。美國將大使館遷往耶路撒冷、刪減對巴勒斯坦難民的援助,並承認以色對戈蘭高地(Golan Heights,與約旦河西岸和加薩走廊同為於1967年以巴戰爭中佔得之土地)的主權。談判的工作川普則委派予律師兼以色列事務顧問的傑森・葛林布拉特(Jason Greenblatt)和女婿傑洛德・庫許納(Jared Kushner)。6月30日,葛林布拉特與美國駐以色列大使大衛・佛萊德曼(David Friedman,他曾聲稱以色列「有權」兼併約旦河西岸的部分土地)共同為一項舉行於東耶路撒冷(East Jerusalem,該地被巴勒斯坦人視為未來建國後的首都)的屯墾考古計畫舉行開幕儀式。

在一場經濟工作坊(為庫許納推遲已久的「中東和平計畫」的第一階段)後,巴勒斯坦駐英國大使胡珊・贊姆拉特(HusamZomlot)告訴《時代雜誌》,庫許納和川普的和平計畫「注定不會成功」。他認為,和平計畫的真正目的是「為以色列鯨吞蠶食巴勒斯坦佔領區領土的行為爭取時間。」

巴勒斯坦人將以色列擴建屯墾區的行為視為一種「事實上」(de-facto)兼併,不但有違國際法,更降低未來巴勒斯坦獨立建國的可能性。但單方面兼併所有或部分約旦河西岸領土將會顛倒當前的國際規範,對拉馬拉(巴勒斯坦)統治當局的脆弱正當性予以致命一擊,同時也損害以色列作為猶太民主國家的地位。亞托姆說道:「這將消滅我們在世界上的政治立場,我們將會被當成實施種族隔離制度的南非一般對待。」

據以色列安全司令部(Commanders for Israel’s Security,簡稱CIS,成員涵蓋以色列現役安全部隊將領與指揮官)所委任進行的研究指出,土地兼併也會對以色列帶來龐大的財政和安全成本。正如該司令部預估,如果兼併導致以阿之間的安全合作瓦解,專家認為到時候控制整個西岸地區會用上所有常備軍和後備部隊,使得用以緊盯武裝團體黎巴嫩真主黨(Hezbollah)、伊朗及其位於伊拉克和敘利亞之代理民兵組織的軍事資源遭到分散。

納坦雅胡過去便曾有在大選衝刺階段發表煽動性聲明的歷史。2015年,他曾警告道,中間偏左的反對派用「巴士」運來阿拉伯支持者以影響民調,目的是要動員他的右翼票倉。然而,部分安全司令部的重要領導階層聲稱,他在本次大選前,對於以色列在約旦河西岸的主權保持模糊是精心策畫的結果。

這樣的聲明對以色列國會中的強硬派具有吸引力,而他們一方面能提高納坦雅胡安然度過貪汙起訴的機會,另一方面仍對於「合法兼併」留有足夠的轉圜空間。「延伸主權」可能意味著採取立法或行政上的手段來降低居住在「綠線」(Green Line,自1949年停戰協議中劃出的界線)東西兩端以色列人之間的分歧。

即使沒有正式的兼併行為,以色列國內的評論認為納坦雅胡對於屯墾者的通融以及罔顧和平進程,已將約旦河西岸置於嚴峻的處境中,並危及以色列的民主價值。

前以色列國防軍(IDF)狙擊隊中士阿夫納爾・格瓦雅胡(Avner (Gvaryahu)告訴《時代雜誌》,他現在領導的公民團體「打破沉默」Breaking the Silence)旨在警告以色列人關於「佔領正常化」(normalized occupation)的事實。他表示,並不是因為一個偷竊或房舍毀壞的偶發事件迫使他懷疑佔領的道德性,而是因為強行進入巴勒斯坦人民的家中已成為稀鬆平常的例行事項。他說道:「我發現自己坐在某人的客廳裡,看著孩子的玩具或水槽裡的碗盤,或是別人家中的相冊。如果他們的家中成員想要上廁所或使用廚房還需要經過我的同意。我想這是真正促撥動我心弦的原因。」他補充,這些家庭的一家之主通常會被蒙住眼睛並戴上手銬。

在位於希伯侖(Hebron,位於西岸南方的巴勒斯坦城市)的訪談中,格瓦雅胡回憶道他的隊伍是如何激起年輕巴勒斯坦人(對以色列)的仇恨,同時也思考他們當前的行動能怎麼樣幫助以色列。

前以色列國家安全局(Shin Bet)局長、「兩國方案」倡議團體「藍白未來」(Blue White Future)共同創辦人阿米・阿亞倫(Ami Ayalon)表示:「目前局勢並不穩定。」若干地方民調顯示,約四分之三的巴勒斯坦人不再支持阿巴斯的策略,這名現年83歲的老菸槍對涉及血腥暴力、造成數千人死亡的「第二次巴勒斯坦大起義」(Second Intifada)表示反對。阿亞倫說道:「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發生,但它最終還是會發生。我們必須面對暴力,我看見它被用阿拉伯文、希伯來文和英文寫在牆上,我們要做的就是覺察它。」

©2019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氣候脆弱指數」居高不下,撒哈拉以南非洲國家難以擺脫貧窮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