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能幫助你判斷自己是否已經「電玩成癮」的一些跡象

2019/07/25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TIME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伍格建議患者使用能限制遊戲時間的特殊電腦。同時,他和卡諾及亞也建議家長在監督孩子打電玩上扮演積極的角色,並注意他們在「遊戲內微型交易」上花了多少時間和金錢,以防情況不致一發不可收拾。

文:Lisa Marie Segarra
譯:許睿洋

連續玩遊戲10個小時、熬夜奮戰只為了破到下一關、翹課、錯過工作交件期限和與朋友的晚餐聚會。

上述這些行為可能看起來是熱血的電玩文化,但事實上,它可能對你更有害,而且全面滲透你的生活。

去年(2018年),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將「電玩失調症」(gaming disorder)列入《國際疾病分類》(International Classification of Diseases)最新版的草稿中。電玩失調症被定義為「遊戲控制障礙」,泛指那些將電玩看得很重而損及其他生活重要面向的人。

電玩失調症的增列,並不那麼令那些與電玩成癮患者合作的醫生感到驚訝,但對廣大的社會大眾來說,這是一個尚未得到大家關注的議題。

WHO並未使用「成癮」一詞,但據熟悉該疾病的醫生指出,當一個人無法做到維繫關係或是跟上學校及工作進度等事情時,它的行為某種程度就涉及了「成癮」。

來自加州森林湖市(Lake Forest)、現在專職治療電玩成癮的心理醫師肯尼斯.伍格(Dr. Kenneth Woog)表示,他原先甚至不確定這到底是不是一個真正的問題。

他說道:「2002年,許多人都嘲笑且蔑視這個問題,認為它荒謬至極。但在我於2003和2004年進行研究後,我就被說服了。我之後又看過了幾個患者,而在我訪談全美各地的心理專家後,我確認它就是一種真正的疾病。」

現居波士頓、幫助病患治療遊戲成癮的精神科醫師阿洛克.卡諾及亞(Dr. Alok Kanojia)指出,對某些人而言這個問題可能難以被接受,因為它比其他成癮症要複雜許多。他舉例道,大腦中的特定化學物質會對酒精產生反應,但對遊戲成癮卻不存在這種化學物質。

這也表示相關的治療必須採取不同的途徑,通常會採取比戒酒更軟性的方式。

卡諾及亞說道:「我認為如果電玩愛好者想要有所節制,你必須理解自己為什麼要玩電玩。理解遊戲背後的驅動力,並試著用健康的替代方案取而代之。」

他補充道,在多數情況下,從打電玩的經驗有所獲益絕對是可能的。卡諾及亞和伍格都表示他們現在仍持續享受玩遊戲的時光,且認為打電玩對他們而言有許多益處。

卡諾及亞指出,電玩是現在的孩童在學校以外的社交場域,現今的購物商場具有「要塞英雄」(Fortnite,為一擊殺其他玩家直到自己成為最後一位倖存者的知名電玩)等線上遊戲。

卡諾及亞表示,他多半會試圖為他的患者找尋平衡點,而不是像典型的酒癮或藥物成癮治療那樣,將電玩從一個人的生活中完全移除。這表示他們每個禮拜可能可以玩幾個小時,只要玩遊戲不要占滿他們的生活就好。然而,某些案例中的患者也可能從此不再打電玩。

除了設限以外,治療遊戲成癮通常也表示要定期看診,並持續與心理醫師合作,包含找尋新的健康替代方案,來填補過去被遊戲所佔滿的時間,並反轉電玩對他們的生活所帶來的負面影響。

在更極端的案例中,有人可能會住進專門為科技成癮或遊戲成癮設計的康復中心,這樣的方法在中國和南韓等國家較受歡迎。

另外,伍格建議道,盡早處理這個問題相當重要。他表示,遊戲成癮往往開始於青少年時期,因為孩子並未獲得一個適當的玩樂限度。但這通常也不是因為家教不好,而是在許多案例中家長並未察覺到問題的存在。

伍格說道:「對家長來說真的不公平,這是一個新世界,我們必須讓他們有能力按照他們的價值觀在家裡為孩子設限。」

而當電玩愛好者離家後,無論是自己住或上大學,問題便很容易惡化。來自新環境和學校的壓力,可能會使他們屈服於電玩的癮之下。

這也是卡諾及亞相當熟悉的情景。在他投身電玩成癮治療以前,高中時期的他一路沉迷於電玩,一直到大學期間的某個臨界點方才清醒。

卡諾及亞回憶道:「在上大學的兩年後,我的GPA基本上低於2.0,因為我每晚都玩一大堆電玩遊戲。當時我被處以學業察看(academic probation),我真的很想釐清到底發生什麼事,我也不明白為什麼有時候我能在早上起床去上課,有時候卻辦不到。」

他持續說道:「記得大一西班牙文課的期末考當天,我早上醒來看了看手錶後就決定不去考試,最後我那堂課也被當掉了。」

在被處以學業察看後,卡諾及亞說他離開了學校,花了幾個月的時間在印度學習瑜珈和冥想。

他說道:「我開始認識我自己,也釐清了究竟電玩如何對我產生影響、我到底喜歡遊戲的哪個部分,以及為什麼我早上總是爬不起來。」

最終,卡諾及亞重返校園,隨後並進入醫學院攻讀精神病學。

然而,到另一個國家旅遊並不是必要的方法。

伍格建議患者使用能限制遊戲時間的特殊電腦。同時,他和卡諾及亞也建議家長在監督孩子打電玩上扮演積極的角色,並注意他們在「遊戲內微型交易」(microtransaction)上花了多少時間和金錢,以防情況不致一發不可收拾。

對於自己住在外面的成年人,卡諾及亞建議他們專注在自己的目標上,想想他們希望自己的生活是什麼樣子。接著,他們應該思考一下依照目前投注在打電玩的時間來看,這些目標是否有可能達成。

部分遊戲公司已經透過在遊戲中設置提醒玩家休息的警語,來抑制遊戲成癮的發生,這件事任天堂(Nintendo,該公司的使用者年紀偏輕)已經做了許多年。

任天堂美國總裁道格.包斯爾(Doug Bowser)向《財星雜誌》強調,該公司在Switch平台上的許多遊戲,都編有提醒玩家適度休息的程式碼,另外也有家長控制設定,讓家長能限制孩子的遊戲時間。

包斯爾說道:「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對話,我認為只要對話持續,這個產業就會變得更加強大。我不認為我有立場評斷其他公司應該怎麼做,或是它們在做什麼,但對於看見任天堂在這方面的努力,以及我們一直以來努力的方式,我感到很開心。」

最重要的是,兩位醫生均強調,社會大眾應該在不指責打電玩的前提下,更加關注這個議題。

卡諾及亞說道:「我現在還是會打電玩,也享受電玩。我不認為它們的本質就是邪惡的,但就如同其他東西一樣,我認為人們可能會沉迷於任何事物。」

©2019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耶穌是王》:肯伊威斯特找到了上帝,卻失去了靈感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