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世人遺忘的大氣科學之母:首位找到全球暖化成因的美國女科學家

2019/07/25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距離芙特的實驗至今已經163年,今日研究大氣科學的女性處境肯定與過去不同。其一在於,如今的女科學家已不如以往孤獨。但若想達成前述「亟需大量女性加入」的目標,我們還需要更多的努力、投資和舞台。

文:Katharine Wilkinson(著有《紐約時報》暢銷書《Drawdown 反轉地球暖化100招》,並擔任反轉地球暖化非營利組織「Project Drawdown」副總)
譯:李宓

尤妮絲.牛頓.芙特(Eunice Newton Foote)的功績絕少被人提起。她是第一位研究大氣科學的美國女科學家,2019年7月17日正好是她的200歲誕辰。早在1856年,芙特就提出理論,指大氣中二氧化碳的含量會影響地球的溫度。時至今日,她所開創的科學里程碑比以往更切合時事。然而,直到幾年前,她的故事才終於重見天日。

芙特透過實驗,得到開創性的結論。她用一個空氣泵、兩個玻璃汽缸和四個溫度計,比較「碳酸氣」(二氧化碳的舊稱)和「一般空氣」所造成的不同影響。她把汽缸放在太陽下,發現裝有二氧化碳的汽缸匯聚較多的熱,而且久久不散。

她從一個簡單的實驗,得到了重大的結論:「若大氣中充滿二氧化碳,地球溫度就會升高。假使在未來,大氣中二氧化碳的比例升高,使地球升溫……我們就必須付出代價。」換句話說,她找到了二氧化碳和全球暖化之間的連結。

芙特的論文〈影響太陽光熱度的因素〉(Circumstances Affecting the Heat of Sun’s Rays)在1856年美國科學促進會(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上發表,爾後出版。(出於不知名原因,很可能是當時的規定或社會規範使然,她的論文由史密森尼〔Smithsonian〕的男性員工代為發表,而不是芙特自己出面。)三年後,愛爾蘭物理學家約翰.丁鐸爾(John Tyndall)也發表了關於溫室氣體的論文,他的論文比芙特更完整,也普遍被認為是大氣科學的基石。

丁鐸爾事先知道芙特的論文嗎?我們並不清楚,但他有一篇關於色盲的論文也收錄在1856年的期刊當中。無論如何,我不得不懷疑,芙特可能也曾像其他女性一樣感嘆道:「老兄,我剛剛才說過一樣的話。」

我的思緒不斷飄到一個問題上:如果芙特接受和丁鐸爾一樣的訓練,並擁有同樣的資源,她會有什麼樣的成就?對此,我們也只能猜想。我們可能無法接受,但至少可以理解,芙特在當時確實受到了傳統的重重束縛和限制。或許,我們可以藉由支持今日研究大氣科學的女性,來彌補當時的錯誤。

放眼世界,你會發現有許多女性或女孩正在為這個世界做出巨大的貢獻。進行研究並精進大氣科學只是其中之一,女性也協助尋找反轉氣候的解方、制定社運策略、擔任藝術策展人、起草法案、撰寫文學作品,團結彼此的力量,攜手前進。看看周圍,你會發現許多以勇氣、創意、同理和合作為本的觸媒式領袖(catalytic leadership)。

我對抗氣候變遷長達二十年,絕望於我是家常便飯,但這些新興的領袖給了我勇氣。在我看來,這就是我們的機會——讓我們懸崖勒馬,朝共同未來前進的機會。然而,那些走在反轉氣候前頭的女性卻未得到足夠的支持。而且,即使到了今天,也沒得到她們應得的名分——尤其是身處南半球的女性、來自鄉村的女性,以及非白人女性。除了不公平,更慘的是,這樣一來,便不會有足夠的效率促成改變。在氣候危機面前,我們需要所有人的努力,才能影響社會。

不是只有我這麼想。一群來自世界各地的女性聯手發表了以下聲明:

無論在南半球或北半球,我們亟需大量女性投身這場氣候運動,才有可能成功。已經有很多女性和女孩鼓起勇氣,挺身加入氣候正義之戰,在平衡,而非加深制度不平等的前提之下,對抗氣候危機。然而,這些聲音經常缺乏代表性,她們的努力也未得到應有的支持。

現在就是我們認清女性智慧和領導力的時刻。現在就是累積人脈和力量的時刻。我們邀請所有姐姐妹妹一同爭取氣候正義,邀請握有相關權力和特權的人士學習分享,並相互扶持。想要改變,我們需要所有人的參與。

簽署這份聲明的人包括愛爾蘭第一位女總統瑪莉.羅賓森(Mary Robinson)、全球婦女基金(Global Fund for Women)會長兼執行長慕欣比.坎尤柔(Musimbi Kanyoro),以及醫師艾拉.穆拉比(Alaa Murabit),她與其他16位同仁同為聯合國祕書長所任命的「全球永續發展目標」(Global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成員。

簽署人的其中一項重要誓詞,是「團結女性的付出,在追求氣候正義之餘,建立健康、教育、經濟、政治、和平、人身安全的平等」。這代表人們開始了解,人權和氣候其實密不可分。

如果芙特還活著,她會很樂於見到那樣的團結。畢竟,她不只是科學家,她也參與了早期的婦女運動。她的名字出現在1848年塞內卡福爾斯宣言(Seneca Falls Declaration,美國首次婦女權利大會宣言)的簽署人列表上,緊接在知名女性投票權倡議者伊莉莎白.凱迪.史坦頓(Elizabeth Cady Stanton)之後。芙特的先生以利沙(Elisha)和斐德立克・道格拉斯(Frederick Douglass)也在「男士」的欄位下簽了名。(順帶一提,丁鐸爾反對女性投票權。)

距離芙特的實驗至今已經163年,今日研究大氣科學的女性處境肯定與過去不同。其一在於,如今的女科學家已不如以往孤獨。但若想達成前述「亟需大量女性加入」的目標,我們還需要更多的努力、投資和舞台。我們也需要將功勞還歸於主,並持續爭取性別比率的平衡。

讓我們開始捍衛所有研究大氣科學的女性和女孩。讓我們表揚過去那些能力和洞見皆遭到忽視的人們。芙特,讓我們敬你一杯。

©2019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除了京阿尼,日本近代還有哪些大規模恐怖暴力事件?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