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法國開徵「飛機生態稅」,可能嚴重打擊歐洲廉航

2019/08/06 , 評論
FORTUNE
FORTUNE
財星雜誌是商業財經媒體中的全球領導者,旗艦內容包含全球前五百大企業報導、百大最佳企業雇主。

文:王國仲
譯:Katherine Dunn

法國交通部今(2019)年7月初,宣布將對飛機航班課徵「生態稅」,同時觸及一項歐洲航空界日益激烈的辯論——該對航空燃料徵稅嗎?

和普遍課徵的汽車燃料稅不同,為促進商用航空業發展,不對航空燃料(國際航運的燃料也是如此)課稅,在二戰後的一項全球協議中成為共識。今天,共識依舊存在。法國政府周二(7/9)開的這一槍則試圖改變現狀。

法國表示,每位經濟艙旅客會被加收1.5歐元(約52元台幣)的「生態稅」。歐盟以外航班的價格是每位乘客3歐元(約105元台幣),商務旅客收費更高。此外,法國和荷蘭共同呼籲歐盟委員會,希望終止對航空燃油(也就是煤油)的豁免。航空燃油稅將獨立於生態稅之外,兩者的目的相同:減少排放量。

航空燃油稅難以實施,因為它需要各國多邊合作以避免讓少數國家承擔後果,更別提成本有多高昂。

課稅減碳的手段,其實十分粗糙

根據歐盟委員會6月發布的報告,就算是最低的燃油稅率,也會導致歐盟內航班價格上漲10%左右。

不過,排放量同時能下降約11%,讓航空業更接近巴黎協定中減少淨排放量的目標。

想降低溫室氣體排放量,航空燃料徵稅是個相當粗糙的方式:國際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IEA)表示,雖然航空業二氧化碳排放量僅佔全球總量的2.5%,飆升的廉價航班需求卻使航空業成為減碳最困難的交通部門。

成本,其實是航空業的最大動機

我們要了解到,經營者們已經擁有提升燃油效率的巨大動機:成本。

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nternational Air Transit Association)是管理航空領域的全球貿易機構。其數據顯示就算免稅,航空燃油仍是一項龐大開支,佔運營商成本近24%(2018年數據)。今年第一季,漢莎航空與法荷航集團都將虧損部分歸因於高燃料成本。

國際清潔運輸委員會(International Council on Clean Transportation)的研究指出,1968年至2014年間,由於機型變得更新、更好,商用航班的燃油效率平均每年提高1.3%。

IEA表示,替代燃料(氫燃料、生物燃料)亦取得進展,現在可以在少數幾個機場使用,但還並未具備價格優勢。

即使徵稅,減碳的進程仍不夠快

但技術和效率的快速發展,還是無法跟上航空旅遊的成長步伐:自2000年來增加140%。

因此,減少排放的最直接方式就是降低需求。如果航班變得更昂貴,旅客自然減少(航空領域的就業機會亦同),排放量也隨之下降。

無論用什麼方法降低需求(生態稅、航空燃油稅、轉嫁低碳燃料、甚至是更輕、更精良航空器的成本給消費者等),廉價歐洲航班很快就會迎來終局。如果情況真的這樣發展,旅遊時採取更低碳的選項或許是個好主意。

開始訂火車票吧。

©2019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俄羅斯人認為「打是情,罵是愛」,不把性暴力當作社會問題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