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精神疾病是美國一大問題,但不該成為槍枝暴力的代罪羔羊

2019/08/24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我們將槍枝暴力歸咎於「精神疾病」(或「電玩」,或甚至是「突擊步槍」)時,我們便創造出一個遮罩,阻撓我們著手處理真正迫切需要解決的槍枝暴力問題。

文:Dr. Megan L. Ranney(布朗大學艾伯特醫學院〔Alpert Medical School〕急救醫學副教授,兼「AFFIRM Research」首席研究員。)、Dr. Jessica Gold(華盛頓大學聖路易分校精神病學助理教授。)
譯:李宓

反覆收到某則訊息,人們就會開始認定那是真的,無論事實為何,只因為他們實在聽到太多次了。熟悉感和重複性會凌駕於理性,心理學家稱此現象為「虛幻真相效應」(illusory truth effect)。

八月的第一個週末,美國在24小時內發生了兩起大規模槍擊事件,一起在德州艾爾帕索(El Paso),另一起則在俄亥俄州的代頓市(Dayton)。截至此文撰寫時刻(編按:原文發表於8月7日),兩起事件共造成31人死亡、53人受傷。而在「呼籲社會有所作為」及「請求悼念和祈禱」之間,橫跨政治光譜,從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桑德斯(Bernie Sanders)、楊安澤(Andrew Yang),到共和黨籍的德州州長和總統川普等多位立法者,都迅速出面將問題歸咎於精神疾病,無視已經有充分證據顯示,槍枝問題並非精神問題。

但這或許不全是政治人物的錯。根據2016年一份刊登於同儕審查期刊《健康事務》(Health Affairs)中的研究,隨機採樣400則發表於1995至2004年間,關於精神疾病的新聞報導(採樣來源包括《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CNN和NBC),發現有38%的內容認為精神疾病和人際暴力有關。

好幾十年以來,許多人不分黨派,都曾表示精神疾病和大規模槍擊事件有關。而且事實不止一次證明,「接受這個假設、不要多問」極其容易。這就是「虛幻真相」。

然而,並「沒有」任何證據指出精神疾病和暴力傾向有關。事實上,精神失調者反倒較容易淪為暴力行為的受害者,而非加害者(和一般大眾相比,他們受暴的機率可高達十倍)。2011年一項整合分析發現,我們必須拘留3萬5千名被認定有高暴力風險的思覺失調症患者,才能阻止一起無差別殺人案。同樣的,在美國,只有絕少數大規模槍擊案凶手「患有精神疾病」。類似事件和家暴等其他問題的關連,反倒更強烈。此外,精神病患者其實較常傷害自己,而不是他人。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也指出,美國目前有三分之二的槍擊死亡事件,都是自殺案。

誤將精神疾病和暴力牽扯在一起,會有非常嚴重的後果。加諸在精神病患者身上的汙名,可能會使真正需要幫助的人裹足不前。同時也導致歧視。2013年,凱薩醫療健康調查(Kaiser Health poll)發現,有47%的美國民眾表示,他們對住在精神病重症患者隔壁感到「非常」或「有些」不舒服。41%的人對與患有嚴重精神病的人共事,也有同樣的反應。

身為急診醫生和精神科醫生,我們親眼看過這些汙名對患者所造成的負面影響。曾有病人在嚴重精神疾病確診後企圖自殺,認為反正自己的人生也結束了。我們也見過患者家屬成功說服患者不要服藥或接受治療,他們認為患者可以,也應該「不要想那麼多」。有一位病人過去曾飽受幻覺所苦,後來他表示自己的身體非常不舒服,止不住嘔吐,而且還有腹痛問題,但其他人卻覺得那是他自己想像出來的,於是乎是這些症狀。好幾個月後,醫生才確診他已經癌症末期了。

精神疾病和暴力之間的錯誤連結,在公共衛生方面還有另一個重大問題。當我們將槍枝暴力歸咎於「精神疾病」(或「電玩」,或甚至是「突擊步槍」)時,我們便創造出一個遮罩,阻撓我們著手處理真正迫切需要解決的槍枝暴力問題。美國的心理健康系統,以及我們面對精神疾病的方式,都稱不上是完美。但就算我們改善了治療的方式,也不代表我們就能解決美國槍枝暴力的問題。要真正解決問題,就必須深入討論,大量採集和下列議題有關的研究資料:結構性不平等、成癮問題、種族歧視、厭女、高風險人士購槍管道、社群媒體等。將大規模槍擊事件歸咎於精神疾病只會阻止我們進步。

若真要談精神疾病在大規模槍擊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不如來談談事件發生之後大眾的精神狀況。就在今年春天,兩位帕克蘭(Parkland)槍擊案生還者,和一名桑迪胡克小學(Sandy Hook elementary school)槍擊案受害者的父親選擇自殺,結束生命。親身經歷槍枝暴力,和重度憂鬱及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PTSD)有關。我們也認為,經歷大規模槍擊事件可能會導致更糟糕的長期影響,對倖存者和受害者家庭來說都一樣。2011年挪威青年團槍擊事件之後,曾做過幾次調查,結果發現,無論是家長還是青少年,所有人罹患PTSD的比率都提高了。

與其仰賴虛幻的真相,不如來看看我們所不知道的事。目前,我們尚不知道群眾對短時間內爆發的多起大規模槍擊案會作何反應。我們對槍枝暴力和自殺事件的關係所知甚少。至於透過社群媒體接收槍枝暴力訊息和長期憂鬱、PTSD、焦慮或自殺之間有何連結,我們也幾乎一無所知。我們需要投入更多研究,探討槍枝暴力和精神疾病的關係,以及這些傷害對倖存者、受害家庭和社群團體所帶來的長遠影響,同時也要了解該如何減低傷害。如此一來,我們不僅能了解類似慘劇為何一再發生,還能知道如何避免槍枝暴力及其所帶來的長遠影響。

精神疾病確實是美國的一大問題。但仇恨不是精神疾病,謀殺也不是。我們的患者,或患有精神疾病的朋友和家人不該做為國家的代罪羔羊。

延伸閱讀

© 2019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緩解氣候暖化的關鍵:為什麼你必須少吃點牛肉?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