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在北極蓋漂浮核電廠,俄羅斯有從車諾比學到教訓嗎?

2019/09/06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俄羅斯不讓地方政府及地方機構有表示意見的機會,這也表示當災害發生時,如果沒有人對基層下達指示,那麼人民將無法得到即時的援助。

文:Tara Law
譯:曾維宏

8月23日,俄羅斯將一艘船艦從北極圈城市莫曼斯克(Murmansk)送往遠東地區,這是一座裝載兩架反應爐的漂浮核電廠。

根據俄羅斯國家核電委員會(ROSATOM)表示,名為羅莫諾索夫院士號(Akademik Lomonosov)的核子潛艇將被送往北極圈城市佩韋克(Pevek)——一個擁有4000人口的海港小鎮,抵達後將輸入核電燃料並提供給該地區電力。

這一場俄羅斯遠東的核電行動只是個開始。ROSATOM表示,他們正在與潛在客戶討論浮動核電廠,將計劃於東南亞、拉丁美洲及非洲等地尋找潛力市場。這一船艦能產生70兆瓦的電力及一小時500億卡路里的熱能,足以提供給一座至多10萬人口的城市。

為什麼人們對這一漂浮核電廠存在擔憂?

不過由於俄羅斯過去在核電的負面表現,讓這一艘潛艦的安全性引起外界擔憂。今(2019)年夏天俄羅斯便發生了兩起核電廠致死意外。7月1日,14名水手在祕密的Losharik核電潛水艇上因大火喪命,接著在8月8日當天,5名科學家在俄羅斯白海上失敗的飛彈測試中身亡。

2000年8月12日,巴倫支海上的庫斯科號核子潛艇沉船意外造成118名成員身亡,而最近科學家更發現沉沒於巴倫支海、於1989年消失的核子潛艇共青團員號(Komsomolets),至今仍在釋放大量輻射。

接著是1986年前蘇聯期間發生的車諾比核災,堪稱人類史上最嚴重的核子災難。這場意外中令成千上百人暴露在輻射環境當中。

HBO知名影集《核爆家園》(Chernobyl)近期則再現了當時核災所造成的毀滅性結果,以及揭露了政治陰謀危害公共安全的可能性。

針對俄羅斯核子潛艦,環保團體綠色和平組織呼籲大眾高度重視。在他們四月一篇文章〈下一場車諾比意外可能發生在北極圈〉中,作者Konstantin Fomin要求終止這一計劃。

「這是新興科技將人民安全置於門外的絕佳例子」,Fomin文中寫道,「綠色和平組織呼籲要摒棄昂貴又危險的核能。」

ROSATOM在一份聲明中強調潛艦的安全性,並表示不會傷害地球環境,「以安全導向設計而成的它已排除了各式各樣的威脅,並能完全抵禦海嘯等天然災害的侵襲。」

俄羅斯國內新聞主要着重在這項科技的新穎及創新,並主張能幫助偏遠地區獲取電力。

「這無疑是小型核能領域的一項突破」,在俄羅斯新聞電台Vesti的報導中,ROSATOM子部門中一項特別計劃的主任Pavel Ipatov如此說道。「俄羅斯是第一個獲取這項科技的國家,前景無限。」

它真的安全嗎?

事實上,將核子反應爐蓋在船上並非首創。五十多年前,包括為了提供推進力這項理由,船艦上就已經出現過核子反應爐。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貨船SS Charles H. Cugle便在1960年代被改造為核電廠,以供應美軍電力。根據美國陸軍工兵部隊表示,從1968年到1976年期間,這座核電廠位於巴拿馬運河區。

普渡大學核子工程系助理教授Robert Bean向我們表示,陸地及海上核能反應爐所要關注的點完全不同。海上反應爐必須能抵擋暴風雨,並能承受其他船隻侵襲的風險。

然而,俄羅斯正在使用過去長時間以來運用於破冰船上的反應爐KLT-40S,這種反應爐的設計與俄羅斯潛水艇中的類似。Bean表示,這一設計與世界上其他反應爐十分相似。

「我不認為它比較不安全,」Bean說道。「第一眼看到它你會覺得,哇,很不一樣。但它只是不一樣而已,並不代表它比較危險。」

「核災再次發生的可能性一直都存在。然而,每一座反應爐的設計都旨在預防災害再次發生,而製當它真的發生時,舉福島的例子來說,首要反應便是去解決它。我們沒辦法確保全世界每一座反應爐不會發生相同的災害。」

喬治亞理工學院核子輻射工程醫學物理系主任Steven Biegalski表示,無論是海上或陸地的反應爐,他們的首要目的都是一樣的,那就是當它關閉時核心得確保冷卻。

「有一點好處是如果你將整個反應爐系統浸入水中,包括反應爐潛艦,在水底下時它會儘可能地冷卻自己」Biegalski如此說道。「如果你將反應爐核心放在俄羅斯外海的南極海中,那可能可以提供足夠的冷卻爐效果,而我們不必擔心安全疑慮。」

最大的疑慮是什麼?

然而,Biegalski告訴TIME記者,如果有一件事需要擔心,那便是俄羅斯一直以來不曾公開核子計劃及過去意外。

「這並不是一項新概念,而是過去我們一直在做的事。如果做得正確,它並不危險,而我們也無需擔心。」Biegalski說道,「這麼說吧,我對於俄羅斯目前的透明度十分擔憂。」

同時他也強調,這一潛艦的反應爐與車諾比反應爐設計相異,而他擔心俄羅斯並沒有記取1986年那場災難的教訓,而是依然不負責任地拒絕向國際社會告知一切細節。

「俄羅斯不讓地方政府及地方機構有表示意見的機會,這也表示當災害發生時,如果沒有人對基層下達指示,那麼人民將無法得到即時的援助。」

他也補充,在最近期的核子意外之後所逐漸釋出消息的這一現象,可能是個警訊。

©2019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不願配合「封口規則」,美國計劃生育協會寧願損失數百萬聯邦資金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