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美軍退休准將:我參與過阿富汗戰爭,現在是我們離開的時候了

2019/09/10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文:Donald C. Bolduc(為前美國特種作戰司令部非洲戰區指揮官、美國國家安全領導人學會〔American College of National Security Leaders〕成員,目前為新罕布夏州參議員候選人)
譯:許睿洋

1979年7月15日晚間,嚴肅而疲憊的美國總統卡特(Jimmy Carter)坐在橢圓辦公室內,向全國發表所謂「美國民主的根本威脅」(fundamental threat to American democracy)的談話。在這場史稱「信心危機」(crisis of confidence)的演說中,卡特總統用了演講的黃金時段來向人民表示,他對於舉國上下瀰漫的不安氛圍其實感同身受。對於美國而言,這是一段特別危險的時期,當時經濟受制於相當高的通貨膨脹率和能源短缺,而原本應該代表人民的政治菁英卻無法得到國人的信任。

在這場重要演講的40年之後,美國在其對外政策和防禦建制上又再度經歷了相似的信任危機。

政策精英和普羅大眾之間的鴻溝已越來越大。有59%的美國人民不再相信耗時一整個世代的阿富汗戰爭值得投注這麼多努力,包含自911事件後所消耗而經常被錯誤配置的納稅錢(據布朗大學戰爭成本研究計畫〔Cost of War Project〕,目前約已投注5.9兆美金);無止盡的部署時間表,為美國的軍人數量帶來沉重壓力;以及儘管重複出現錯誤,但在資深領導階層間卻完全缺乏問責機制。

這樣的結果就是出現糟糕的決策、甚至更差勁的判斷,以及一場場既遙遙無期又代價高昂、而美國人民早已不再對其懷抱期望的戰爭。

最顯著的案例研究無非是阿富汗,在這個國家的歷史上總是對來犯的列強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在美國首度對蓋達組織(Al-Qaeda)和塔利班(Taliban)展開軍事行動的近18年後,阿富汗的戰事仍是一場血戰。塔利班如今控制了自衝突爆發以來的最大領土範圍,塔利班和其他叛亂團體更持續在阿富汗各地進行攻擊行動,包含位於阿國中心的首都。儘管參與了與美國的談判,但塔利班指揮官仍打算擅用戰場上的優勢。華盛頓的手段相當有限,這點塔利班也心知肚明。

雖然阿富汗的安全衛隊致力於前線作戰,但他們仍深受訓練不足、系統性貪腐、能力缺乏等因素影響。對於拼命透過無線電尋求援助的地面部隊,阿富汗的空軍卻沒有能力對他們進行空投。阿富汗國民軍(Afghan National Army)若要完全發揮實力仍有逾4萬6000個人員缺額的差距,這種長期的人力短缺為原本就因防禦獨立哨站和檢查點而精疲力竭的步兵,增添更大的壓力。

阿富汗戰爭的處置失當歷時已久,如果美國人民沒有察覺到,其實也不能怪他們。

當時我們進入阿富汗時帶著一個明確的目標——那就是消滅在911事件中奪走近3000條人命的恐怖組織,並處罰與嚇阻它的縱容者。然而,轉眼間,華盛頓的目標卻變成不切實際的國家建造與社會科學實驗。我們的領導人、文官和軍方用傲慢來掩飾自己過於野心的戰略,並說服自己能夠以由上而下的西式政府體制來解決阿富汗自古以來錯綜複雜的爭端。

一直以來,美國領導階層不斷告訴人民自己就快取得進展了,理應為執行錯誤戰略而負責的資深官員更拒絕向美國人坦承在阿富汗的情況究竟有多艱辛。

塔利班的復甦實為(美國)組織架構鬆散和戰略失效的必然結果。2001年的塔利班是由部落軍事指揮系統組織下的大型部隊所組成,宗教意識型態是他們背後的驅動力。2002年3月,美軍戰事告捷,但華盛頓當局不但沒有承認勝利而離開,反而選擇承擔了更重大的責任來幫阿富汗建構政治與安全組織,最終導致塔利班的復甦、政治體系中前所未見的貪腐,以及長達18年的衝突。2004年,塔利班利用巴基斯坦的一處修道院重新組織、招募人手與籌措資金,同時吸收邊境彼端的地方耆老。到了2005年,塔利班和其他叛亂組織在阿富汗全境皆設有據點。

當我們終於在阿富汗取得一些安全上的成果時,突如其來的軍事策略轉向卻讓我們把它丟在一旁。我們唯一在阿富汗取得空前成果的階段是介於2010年中期到2013年末,當時在偏遠地區由下而上、「以民眾為目標」(population-centric)的行動奪走了叛亂團體的時間、空間與機會。「阿富汗地方警察」(Afghan Local Police,由美國顧問指導)在這個時期的建立不僅降低了塔利班徵募的人數,並為那些先前認為自己遭到叛亂團體遺棄的聚落提供了某種程度的安全感。

不幸的是,由於2013年的政策轉變,截至2016年所有的安全成果已消失殆盡。自此,阿富汗又再度陷入混亂,我們的資深官員卻說他們已經竭盡所能要控制這樣日漸嚴峻的局勢。一名美國官員於8月21日告訴《美聯社》(The Associated Press),有兩名美軍在一場小型駁火中身亡,將美國2019年於阿富汗的戰鬥相關死亡總人數增加至14人——這是五年來的新高(另外兩名在阿富汗死亡的美國人並非與戰鬥相關)。

我們的資深文官和軍事將領缺乏問責性是美國為什麼會困在這場戰役裡18年的導因。兩者並非巧合,而是緊密相連。

我在阿富汗服役了10期,美軍第一次進去的時候我就在那裡了。我們的軍隊在阿富汗表現得相當英勇,也盡了自己所能完成職責。

但就目前看來,我認為一再被填滿的屍袋和醫院病床已失去正當理由。若要打勝仗,我們需要一個全面而煥然一新的戰略途徑,但我認為這不可能發生。我們唯一剩下的選擇,就是離開。

©2019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誘殺納粹:二戰時期在荷蘭積極抵抗的傳奇女鬥士們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