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二戰爆發八十年,這個戰爭所創造的世界正迅速消失在我們眼前

2019/09/12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文:David Kaiser
譯:許睿洋

大衛.凱薩(David Kaiser)是一名歷史學家,曾任教於哈佛大學、卡內基梅隆大學、威廉斯學院和海軍戰爭學院。目前已著有9本書,包含近期的自傳《歷史中的一生》(暫譯,A Life in History)。現居於麻薩諸塞州水鎮(Watertown, Mass)。

1939年9月1日,德國軍隊越過邊境進入波蘭,維持了二十年的歐洲和平隨之畫下句點。兩天後,也就是9月3日,英國與法國正式對德宣戰。在接下來兩年多的時間裡,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所發動的戰爭讓全球陷入困境,因為戰爭結果將決定未來數十年誰將能領導世界。

這同時也是一場決定世界將如何被領導的困境:第二次世界大戰是一場意識形態之爭,不同的未來願景彼此相互競爭。戰爭結束後,戰勝國——特別是美國和蘇聯——更將他們的制度與觀念強加於他們渴望爭奪的領土上。

如今,八十年過去,幾乎所有足以記得當時情景的成年人都已逐漸逝去,而由戰爭所創造的世界也正迅速地消失在我們的眼前。

在二戰爆發的二十一年前,德意志帝國在1918年11月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敗下陣來。然而,以英法為首的戰爭方卻未能在1920到1930年代初期建立穩定的新秩序,經濟大蕭條更幫助納粹獨裁者希特勒上位掌權。希特勒決心要重塑歐盟與世界版圖,甚至發動另一場大戰也在所不惜。

他相信世界的未來掌握在大英帝國、新建立的蘇聯和美國等超級大國手上,因此他也想要在東歐征伐出自己的龐大帝國,並將德國的影響力擴及全球。同時,他也計畫要征服、驅趕或謀殺那些他認為較低等的族群,以稱頌他所謂「亞利安人」(Aryan)的優越性,並建立自己的極權獨裁統治,而非採用世上多數已開發國家施行的西方民主制度。與此同時,日本在遠東地區也致力於類似的構想,這已是它發動對華戰爭的第三年。由陸軍和海軍宰制的日本政府希望將西方殖民勢力趕出亞太地區,並在東南亞建立一個由日本統治的新帝國。

幸好,希特勒的未來願景未能如願實現——但關於世界將由幾個超級強權主導的想法似乎是正確的。

1941年早期(也就是美國在珍珠港事件後決定參戰的近一年前),美國總統富蘭克林.羅斯福(Franklin Roosevelt)曾於華盛頓將第二次世界大戰定義為民主與獨裁的鬥爭,他更在國情咨文中宣告,全球民主的未來——美國的民主尤為如此——將取決於德國及其盟友是否失敗。他呼籲世界的建構應基於「四大自由」:言論自由、宗教自由、免於匱乏的自由(freedom from want)和免於恐懼(freedom from fear)的自由。而他也聲稱,在這兩種生活方式的鬥爭中,(對美國而言)將是一場「必勝之戰」(no end save victory)。

由約瑟夫.史達林(Joseph Stalin)專制統治的蘇聯在整個1930年代都在對納粹德國進行宣傳戰,為的就是和希特勒在1939年8月簽訂「互不侵犯條約」,並對波蘭發動戰爭。然而,從希特勒的行動看來,與蘇聯的條約對他來說單純只是戰略考量,而征服蘇聯才是它的主要目標:納粹德國在1941年6月22日對蘇聯發動攻擊,德軍在前幾個月取得長足的進展,而納粹黨衛隊也屠殺了成千上萬的共產黨員和猶太人。但四年之後,蘇聯在加入美國和英國後卻成為占上風的一方。他們摧毀了德國和日本的陸軍、海軍和主要都會大部分的區域。當美國與蘇聯的軍隊獲得勝利時,他們的世界觀也將隨之勝出。

羅斯福對於兩個相反意識形態全球競爭的洞察持續成立,因為美蘇兩強開始在他們從軸心國解放的領土上推廣或強加自己的經濟體制,雙方在接下來的冷戰時期亦相互對抗。他們的體制爭相成為發展中國家的發展模式,因為舊時的殖民勢力現在必須放棄他們的海外帝國。作為自由世界的領袖,美國創造了自由市場的新秩序、更自由的國際貿易和貨幣流動,並將其使用於影響範圍內的民主國家(至少理論上是如此)。只要這些國家的領導人年紀夠大,他們就會銘記珍珠港事件和對日抗戰勝利日,並恪守這樣的新秩序。反觀蘇聯很快地就拋棄了與英美的戰時同盟,並把它們定義為資本主義敵手。為了致力於世界革命,蘇聯將共產主義制度施加於東歐地區、鼓勵北韓於1950年征服南韓,更幫助共產黨在中國和越南取得勝利。

然而,長期而言,蘇聯的經濟體制無法與自由制度匹敵。當蘇維埃共產主義在1989年崩潰時,柏林圍牆的倒塌象徵著二戰後出現的其中一種世界觀已然衰落。曾有一段時間,羅斯福和他的繼任者所擁護的民主制度在經過近半世紀的奮鬥後似乎已贏得了最終勝利。

但在大戰後不久出生的三位總統——柯林頓(Bill Clinton)、小布希(George W. Bush)和川普(Donald Trump)拋棄了他們的父輩建立的全球政經秩序,在科索沃、伊拉克、乃至貿易問題上採取幾乎單邊的手段,並在小布希和川普領導下廢除若干限武協議。由戰爭演變而來的美國觀點也無法持續保存,在二戰爆發的八十年後,這個由它所創造的世界正在消逝成歷史的一部分。

我們的新世界在經濟上比1930年代更加安全,但在政治領導上卻更為衰弱。在美國,多數美國人並不滿意川普的行事作風;在俄羅斯,一份5月的民調顯示普丁(Vladimir Putin)的公眾信任度是近十年來最低。在全球支持度方面,川普、普丁以及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大約都佔受訪者的三分之一左右。如今的領導人不會提出激勵多數國人的願景,更不用說對於世界的宏願了。

20世紀中葉,國家擁有的政治力量讓它們足以完成一切的好事與壞事,而究竟當今政治能否在缺乏這般力量的情況下運作,這是我們必須一探究竟的。

© 2019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10個快速鍵、小訣竅與建議,讓你使用Google文件更有效率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