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面對「數據素養危機」,圖書館員如何成爲反轉的英雄?

2019/09/23 ,

評論

FORTUNE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FORTUNE

FORTUNE

財星雜誌是商業財經媒體中的全球領導者,旗艦內容包含全球前五百大企業報導、百大最佳企業雇主。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提升數據素養需要從學校、企業和個人開始做起。善用資訊人人有責。好消息是,目前正有一群孜孜不倦的數據素養專家軍團,正在招募全新成員加入這場數位戰役:圖書館員。

文:Gwen Moran
譯:曾維宏

在馬克.吐溫《我的自傳》中,他引用了前英國首相班傑明.迪斯雷利的名言:「世界上有3種謊言:謊言,該死的謊言,統計數字。」

想像馬克若是看見現今的數據時代,將會有多麼沮喪。不過,他的話語同時也對現代人來說十分受用。儘管資訊、分析和數據等元素正大幅影響著我們日常生活中的諸多抉擇,許多人仍然正面臨一場數據素養危機。

在Qlik近期發表的全球數據素養報告中,顯示僅有24%的企業決策者對於閱讀、分析及批評數據的能力完全有信心;更只有32%的高層主管,被視爲數據素養者。這一現象導致企業在上位者,多半無法好好鼓勵員工善用數據。

更讓人驚訝的是,成長於科技環境中16-24歲的美國勞工,對於他們工作中需要閱讀及分析數據這件事感到不知所措。

美國密西根大學安娜堡分校資訊學院臨床助理教授Kristen Fontichiaro表示,根據文本內容的不同,「數據素養」這一詞彙可以有多種意義,但總體來說可以分爲兩大類。第一爲數據科學,「運用Python和R等工具而與數據『搏鬥』。」

從消費者角度來看,數據素養則可以被解讀爲:人們可以善用所遇到的數字、視覺和統計資料,進而做出有利決定嗎?

在紐約普拉特藝術學院資訊系副教授Leanne Bowler和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資訊系助理教授Amelia Acker的研究當中,兩人透過更廣泛的方法來定義數據素養和數據本身,將目光投向數據的探索、匯集、組織、代表、保存、轉移至更多受衆的這一生命週期。而素養所環繞的議題,則可能更深更廣。

「我們一直認為數據素養包括平台、設備、基礎網絡內的數據流動等等,以及還有更深、更廣泛的層面,社會中的數據可包含形塑數據實踐的法律、道德和社會議題」Bowler說道。「數據素養實際上是STEM技能、性格和對社會數據深刻理解等諸多元素,一連串的複雜組合。」

數據使人困惑

「許多人無法理解及分析數據的這一現象是個龐大議題,而這深深影響著每一個人。」加州帕羅奧多卡斯蒂雷亞中學圖書館資訊工程師Tasha Berson-Michelson如此說道。Berson-Michelson曾任Google搜尋圖書館員。

「我認爲過去10年以來,數據的收集、取得、使用及溝通產生了巨大變化,而職場上許多人已經與這一改變拼搏一番。」她說道,而科技所帶來的顛覆性變化則令人難以跟上。

不過這並不是一項全新的議題。Bowler同時也表示,人們長久以來便不擅長理解及洞察資訊。「資訊素養的研究已進行將近20年,而年輕人資訊素養能力不佳也是事實。」

如今我們正在蒐集比以前更爲大量的數據,並運用它們來進行決策。而當我們無法理解數據時,人們便會對真相的重要性更加憤世嫉俗,Qlik數據素養主任Jordan Morrow如此表示。

「數據終究只是數據。數位濫用才是問題所在。如果我們能讓世界上每一個人都具有數據素養的能力,想像這個社會將變得如此強大。」

相反地,當勞工無法對於數據或任何內容獨立思考時,將會產生大問題,Berson-Michelson如此說道。如果你能從一段數據中讀出背後意義,並判斷其是否反映了帶有偏見的觀點,甚至找出其中所存在的假設性錯誤,那麼你便能從中抽絲剝繭,找出正確答案並促成合理決策。相反地,若是無法讀懂數據並正確套用,便會做出錯誤、甚至不合乎法律或道德準則的決策。例如去(2018)年《財星》雜誌便報導,亞馬遜必須得終止具有歧視女性隱憂的招聘用人工智慧系統。

依此例來說,能夠瞭解篩選準則及以符合多元價值的方式進行審核,才是正確的作爲。「其中一個我們希望學生習得數據素養的能力在於,他們能夠瞭解數據所存在的限制,並將其與其他例證結合,以擴大自己的視野、得到更爲全面宏觀的角度」Berson-Michelson如此說道。

我們所需要的超級英雄

Barrow認爲,提升數據素養需要從學校、企業和個人開始做起。善用資訊人人有責。Fontichiaro建議,若老師們缺乏時間及資源,可以試著將數據和統計的觀點將文本帶入課程當中,與學生一同討論如何理解、質問及調查數字背後的意義。企業則可以投注更多心力在員工訓練。

好消息是,目前正有一群孜孜不倦的數據素養專家軍團,正在招募全新成員加入這場數位戰役:圖書館員。

Berson-Michelson和Fontichiaro正攜手進行針對學生及圖書館員的數據素養計劃。此專案旨在介紹基礎統計學,並教導如何評估辨別以下面向:資訊來源的品質、邏輯與謬誤推理、情緒性的煽動語言。由此可以幫助人們抓出帶有偏見的劣質訊息,校正所謂的「屁話度量」(BS meter)。

雖然這一計劃是針對高中圖書館員,卻也吸引了從幼稚園到大學的教職員的興趣。這更加說明了我們平常提供給教育工作者的資源有多麼匱乏。

Bowler和Acker同時也在進行其他研究計劃,對象是年輕人與數據素養。這一「探索公共圖書館的數據世界」的計劃,意在提升年輕人對於數據素養的興趣,並使圖書館員能協助年輕人有效理解數據。

Berson-Michelson在接任目前這份教學工作之前,曾在Google擔任搜尋教育員,基本上也就是一名企業圖書管理員。站在這一資訊巨擘的立場,她教導包含學生的許多人們如何更有效率地搜尋資訊。不過她也表示,能夠在僱有企業圖書管理員的公司上班的人,通常也擁有較豐富的資源。

「他們不僅僅是數據好手,他們更理解數據與專家實證、數據與個人表述、數據與次級研究等不同組合如何發揮其作用」Berson-Michelson說道。「我個人非常希望未來每一個人類都能對於上述有深刻的瞭解,因爲在這個不是研發就是購買的企業模式中,圖書館員將有助於我們的社會發展。」

Bowler同意圖書館員在數據素養的推進中,扮演了極其重要的角色。她以紐約市爲例,該城市的公共圖書館員皆開始使用公民數據,設計結合數據的教學軟體,幫助孩子認識自己的社群和社區。「紐約市大概有1萬6000所公立圖書館,如今它們不再僅僅是書籍倉儲,而是社區課程和公民教育的基地。」

Morrow認爲,這不單單是創造一群數據科學家而已,「我們得確保每個人都有機會擴展自己的圈子,並參予決策制定和策略制定等課程。」「這一賦予每個人的基本權利,是這波正在延燒的工業革命的黃金基礎。」

©2019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耶穌是王》:肯伊威斯特找到了上帝,卻失去了靈感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