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我決定嘗試在辦公室住上幾週,然後再看看感受如何

2019/10/21 ,

評論

TIME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在IKEA買了一張床放進辦公室,加入了一間社交俱樂部會員並在那裡健身和洗澡,我以前甚至從未使用過投幣式洗衣機,這是一種全新的體驗......但計畫卻不如我意,我穿幫了。

文:Alistair Vigier
譯:劉松宏

你是否曾思考過住在辦公室裡?

我有。

每周需工作70個小時來創建我自己的律師事務所,我已不想再另外考慮找一個租屋處。會見房地產仲介、購置家具以及在長時間工作後還要整理公寓的想法讓我喘不過氣。我決定嘗試在我的辦公室住上幾週,然後再看看感受如何。

我的靈感來自於曾讀到一些關於中國技術人員生活在辦公室以避開交通問題,以及日本員工因為東京的房租過於昂貴而24小時住在網咖內的文章。

這些住在自己辦公室的人大多數都不是「無家可歸者」。我擁有自己的房地產,但是並不位於目前居住的城市裡。我也認為這項行為等同於對我的股東鄭重表示我願意做任何事情來讓「ClearWay Law律師事務所」獲得成功。投資者們總是有很多投資選項,重要的是透過做一些極端或與眾不同的行為來脫穎而出。

經營一間新興公司難以預期

我的公司計劃在許多城市中開設辦事處,但我不能隨便簽下一年的租屋契約,因為開設一間辦事處只需要四個月,我不知道一年後我又會身在哪個城市。

在入住辦公室之前,訂房網站Airbnb使我的短期居住生活方式還算可行。但是每兩週就要從一個Airbnb轉移到另一個Airbnb也很累人。打包行李和整理行李都十分費時,並且會讓我在工作上分心。

businessman working calculate data document graph chart report marketing research development planning management strategy analysis financial accounting. Business office concept. - 圖片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首先,我必須先在辦公室騰出空間來執行我的實驗

我不想簽一份為期一年的商業租約,而且我也無法將就著住在如共享辦公室WeWork一樣的共同工作空間裡。因此我找到了一間法官議事室可以24小時全天候進入,裝得下11名刑事辯護律師以及我自己,而我擁有自己的私人辦公室。

以假日酒店(Holiday Inn)的一間客房來說,你每晚可能要支付200美元的費用。假設一個月有30天,這件事意味著每個月都要額外支付6,000美元的帳單,對於資金流動管理來說過於昂貴。我們不能每年花費24,000美元在酒店住宿只為了設立一間新的辦事處。

租金支出2500美元也許會創造額外收益

每個月能節省2500美元的住宿租金也很不錯。我寧願把這筆錢花在Google廣告來宣傳我的業務,而不要讓其變成一項沉沒成本。考慮到花費在廣告上的2500美元每個月可以為網站帶來250位人次(每次點擊要價10美元),而在這250人中,我估計有25人將成為銷售機會。接著,如果我們與其中15%的客戶達成交易,那麼每個月就會有6名額外客戶。一般民眾打離婚官司時平均會花費約10000美元,因此每個月的額外收入可能會達到60000美元。

我住在辦公室的計畫有好的開始

我從宜家家居(Ikea)買了一張單人床並且盡量布置得舒服一點,白天將它靠在牆上並把枕頭和床單收起來。除了偶爾會被上午4點的電話(誰會在上午4點打給自己的律師事務所?)或者那些喜歡早上5點去我辦公室正上方健身房的那些人打擾以外,我基本上都可以睡得很香甜。我不必每天花1.5個小時通勤,也不必購買停車位、保險和汽車。

Depositphotos_150984670_l-2015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沒有住在公寓如何保持衛生?

我加入了一間社交俱樂部的會員並在那裡健身和洗澡。這件事非常新奇,讓我感覺自己沒那麼「廉價」。我以前從未使用過投幣式洗衣機,所以這是一種全新的體驗。我始料未及的是我的體態進步了。因為我沒有廚房,所以我都是吃一些粗食,也因此瘦了下來。我主要是吃一些堅果、水果、燕麥片和雞肉。

住在工作場所還是有一些不便之處

一件令我不太喜歡的事情是每當有人在深夜或清晨進入辦公室時總是會感覺到壓力。我從未能真正感覺到身在家中的放鬆感或是穿上睡衣的舒適感。我發現自己曾多次工作到半夜,因為我不希望有人在晚上10點抓到我坐在辦公室裡看YouTube影片。我在約晚上8點回到辦公室時也會很緊張,深怕打擾到還在工作的人。

這個律師事務所是一個共享空間,因此沒有人知道我的律師事務所正在處理哪些卷宗。由於他們都知道我們本可以在深夜時處理將要開始的訴訟。但在大多數情況下,當我深夜回到辦公室時大多數人都離開了。

但是「美好」的時光終有盡頭

唯一我能稍感放鬆的時光是周末晚上。我相信沒有人會來辦公室,因為其他大多數的律師都有家人。直到有一次終於被抓包,我被一位剛旅行回來、在星期六深夜來辦公室裡拿東西的律師逮個正著。

當時我正在製作蛋白質鬆餅(在冷凍鬆餅上面撒蛋白粉)並影印一些資料。這是我第一次見到這位律師,而他問的第一個問題是:「你住在這裡嗎?」

window-furniture-room-pillow-bedroom-bla
Photo Credit: pxhere

我不確定他為什麼會這麼想。我不喜歡說謊,所以我說我有時會在辦公室過夜。他發出了不贊成的聲音,讓我接下來的夜晚都覺得不太舒服。我決定在假日酒店住個幾晚,那麼當我回辦公室時就可以否認我曾在辦公室過夜。

但計畫卻不如我意,我穿幫了。

我被告知要麼我的床必須搬走——要麼我被炒魷魚。我很遺憾地把床鋪退還給了宜家家居。我覺得很對不起那張床,因為它完成了它的工作,我們一起經歷了這場考驗。

那麼我在辦公室睡覺這件事上學到了什麼?直到達到我的理想之前,我不覺得我應該放鬆和偷閒,並且無論好壞,我願意竭盡所能赴湯蹈火以成就我的公司。

© 2019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社會看待與美國歷史同等悠久的「吹哨者」,有兩種截然不同的態度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