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軍事干預的極限:美國「捍衛民主行動」並未使得海地民主化

2019/10/25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Nobunaga24 @Wikimedia Commons CC BY 3.0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多賓斯認為,在「捍衛民主行動」後,我們已經,也應該學到一些教訓。「我們在海地學到最重要的一課就是軍事干預的極限,以及你可以期望從中達成甚麼,並瞭解到改變只會是部分的,實質的改變需要很久的時間。」

文:Rachael Bunyan
譯:曾勢喨

美國軍隊在1994年的9月踏上了海地,他們在海地的首都太子港被擁擠的人群盛大歡迎。這是海地人所滿心期待的時刻,他們希望在三年的軍政府執政後,不穩定的現況即將迎來改變。

一個消息來源在1994年告訴《時代雜誌》,「有一整片海的海地人看著美國士兵的眼睛,單純的很高興他們在這裡。」

這次干預,被稱作「捍衛民主行動」(Operation Uphold Democracy),被柯林頓政府的官員視做一次成功的政績,並成為了1994年的頭條新聞。25年之後,這件事已被多數的美國人遺忘,但學者認為,這個歷史事件依然是場重要的教訓。

軍事干預的背後

1990年的冬天是海地歷史上的重要時刻,讓-貝特朗.阿里斯蒂德(Jean-Bertrand Aristide)在海地史上第一次的民主總統直選中以懸殊的票數當選為總統。

阿里斯蒂德承諾為國家帶來改變,並挑戰那些既有的菁英階級,但是希望隨著他與他的政府在1991年被拉烏爾.塞德拉斯(Raoul Cédras)帶領的軍事政變所推翻而結束。在海地的社會與軍事菁英拒絕政府新政策的情況下,政變發生,而阿里斯蒂德在總統大選後的7個月就被迫流亡出國。

軍政府的領導成為美國總統柯林頓口中的「恐怖統治」,在未來三年時常強暴平民並殺害約5000名的阿里斯蒂德支持者。而後,在1994年4月,路易斯-裘德.張布蘭(Louis-Jodel Chamblain)帶領的準軍事部隊殺害了至少15名的阿里斯蒂德支持者,許多被害者「在被槍殺前被酷刑並被迫躺在水溝之中。」

在美國,國會的黑人黨團(Black Caucus)不斷的要求柯林頓政府對海地進行軍事干預,但他對此卻相當小心。不到一年以前,1993年的10月,18名美國軍人在索馬利亞「黑鷹計劃」(Black Hawk Down)的維和任務中被殺,而波士尼亞與盧安達也同樣有人道危機在進行中,但有鑑於在海地發生的暴行,柯林頓於1994年仍然決定是時候進行軍事干預了。在1994年9月17日的收音機廣播演講中,柯林頓講到了「恢復海地民主政府」的美國利益,美國試著使用外交手段帶來改變,但已然失敗,「獨裁者拒絕我們所有的努力,而他們的恐怖統治,謀殺、強暴、殘害人民的行為,隨著每天過去都更加惡化」他說,「現在,我們必須行動」。

在這場講話中,柯林頓告訴大眾他已經在當天早上派了前總統卡特(James Earl Carter)、鮑爾(Colin Powell)將軍、參議員山姆(Sam Nunn)當早到海地,為「提供和平、有秩序的權力轉移」做最後一搏。

但軍政府不相信美國會真的入侵,海地裔的歷史學家、維吉尼亞大學政治學系的教授羅伯特.法登(Robert Fatton)指出,會有這種想法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軍政府的其中一個要員在美國中央情報局的線人工資單上,給予美國中央情報局海地情勢的情報。伊曼紐爾.康斯坦(Emmanuel Constant)是海地一個殺人隊(death squad)的領導者,他們在軍事政變中追殺阿里斯蒂德的支持,而根據時代雜誌1994年的報導指出,華盛頓的官員承認在海地發生政變推翻阿里斯蒂德後,康斯坦確實是在美國的線人工資單中。

「他們相信他們會沒事,柯林頓只是在玩政治,而他們會持續掌權而不需要迎接阿里斯蒂德回來」,法登說「畢竟他們在中央情報局的線人工資單上,如果你真想要改變,你怎麼會付錢給那些你想要談判的人呢?」

軍政府的領導者們起初拒絕了外交協調,「但當柯林頓下令要進行軍事干預時」,法登指出,「鮑爾就跟軍政府領導者們說,軍隊要來了,軍機已經起飛。」

在9月19日,美國軍隊抵達海地,美軍各單位加總起來有將近25000人。

這個招數成功了,軍政府示弱,在美國稱作「捍衛民主行動」的軍事行動中,阿里斯蒂德總統回來掌權了。

詹姆士.多賓斯(James Dobbins)當時是美國的特使,他與阿里斯蒂德總統一起坐在那班他回國掌權的班機上。他說,「看到欣喜若狂的群眾在機場歡迎他,然後跟著他到總統官邸看他發表演說,那真的是很令人印象深刻。」

成功的意義

這場軍事干預的目的是要去除軍政府,恢復阿里斯蒂德總統的權力,並最終將海地變為一個民主國家。雖然美國成功達成了前兩個目標,但對於最後一個,專家說這相當的複雜。

多賓斯指出,「軍事干預在海地只達成了短暫的勝利,它在短時間、沒有傷亡的情況下達成了所有的目標,但它沒辦法持續。海地的例子說明了民主需要很長的時間建立,你沒辦法一夜之間讓社會轉型。」

確實如此,美國在2004年阿里斯蒂德總統的政權再度被推翻後,又領導了新一次的國際干預。

法登則更加具有批判性,他指出「如果你用事後之明來看這次的行動,你可以說這是一個很大的失敗,它沒辦法改變海地,沒有民主化海地。如果要說它成就了甚麼,那就是現在的情況比1990中期時更加是一場災難……這場行動帶來了令人興奮的時刻,但卻以災難做結。」

事實上,法登認為1994年的行動是今日海地許多問題的根源。美國支持阿里斯蒂德回歸是因為他與IMF和世界銀行簽訂了協定,允諾將會進行結構性調整的政策,對外打開海地的市場,導致海地必須進口大部分的食物。海地的菁英,雖然在軍政府時期經歷的禁運與在美國的財產被凍結,但在阿里斯蒂德回歸後,依然握有大量的經濟權力,改革派與激進派的計畫隨著阿里斯蒂德的回歸而停止。

法登說,「在軍事干預後,海地成為了依靠國際金融組織融資的國家,國家的預算取決於國際社群願意慈悲給他們多少。」

多賓斯認為,在「捍衛民主行動」後,我們已經,也應該學到一些教訓。「我們在海地學到最重要的一課就是軍事干預的極限,以及你可以期望從中達成甚麼,並瞭解到改變只會是部分的,實質的改變需要很久的時間。」

法登認為,因為沒有美國人在這場軍事干預中喪生,美國很容易就稱這場行動是成功的,並很快的遺忘它,但對於海地人來說並非如此。海地現在因為是西半球最貧窮的國家、持續的貪腐以及失能的政府,被川普粗魯的稱呼而聞名於世。但是法登指出,若不了解海地的歷史,是不可能瞭解它現在的情況的。

因為現在有「海地疲勞」(Haiti fatigue),而大家都不想再想這件事了,但法登說,「海地人都記得這段歷史,但國外呢?已經沒有人在乎了。」

© 2019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美國與北韓談判不斷碰壁,雙方卻甘願「維持現狀」?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