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川普如何把國家安全和美軍當作競選團隊?

2019/10/23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約一年前,我在紐約市進行了一場演說。當時,一位長者提出了一個問題,令我非常擔心,他說:「將軍,這陣子以來,情況真的糟到不行。軍隊什麼時候才會有所作為?」當下我先是愣了幾秒,才告訴他,美國軍方並不插手國內政治,未來也沒有計畫這麼做。

文:James Stavridis(曾任北大西洋公約組織16屆盟軍總司令,現為凱雷集團〔The Carlyle Group〕營運執行代表)
譯:李宓

不久前,一位長期受我輔導、年紀還很輕的退伍軍人發來了一封郵件,令我相當憂心。

他的部隊計畫在川普(Donald Trump)企業旗下的一處建地舉辦大型典禮。不久前,美國空軍才因下榻川普位於英國的飯店,而招來大眾非議。現在,他們卻又打算讓國防預算落入三軍統帥的口袋。這位年輕軍官認為這麼做並不恰當——他的顧慮確實有理。不過,真正令我擔憂的,是軍官竟然還得花心思處理指揮鏈上的道德倫理問題。他們本該專注於備戰才對。

在軍隊高層,一舉一動都飽含類似的政治顧慮,像是為了避免冒犯總統,而刻意藏起海軍驅逐艦「馬侃號」(U.S.S. John S. McCain)。此外還有這陣子充滿爭議的軍援烏克蘭問題,傳言川普之所以出兵,很可能是為了對烏克蘭政府施壓,要求他們開啟對選戰敵營的調查。對美國國軍來說,政治介入國家安全的現象令人憂心。

川普和軍隊的關係相當複雜。他曾是軍校學生,但後來,卻因可信度存疑的骨刺問題,逃掉了越戰兵役。令人訝異的是,川普在各級軍階的支持率卻仍然相當高(在志願役軍人當中尤其如此)。他一方面被各種婚外情新聞纏身,另一方面還公然在鏡頭前否認自己曾金援豔星——在在都是會輕易摧毀軍事生涯的醜聞。但同時,他似乎也極度尊崇軍隊精神,在高級軍官身邊,總是表現出高度的尊重。2016年12月,我曾在川普大廈與他見面,討論我出任內閣的可能。儘管希拉蕊(Hillary Clinton)曾邀請我擔任她的副手,但當時已確定當選的川普,行為舉止恭敬友善,最終內閣名單和貼身顧問團隊當中,也有許多是「我手下的將軍」,像是凱利(John Kelly)、佛林(Michael Flynn)、麥馬斯特(H. R. McMaster)、馬提斯(James Mattis)、凱洛格(Keith Kellogg),不過大多數早已灰頭土臉地離去。

選舉期間,川普的大型演說也經常融入軍事議題,包括他對提高國防預算的支持。他非常清楚大打軍事牌(也就是美國最值得信賴的機構),對他在國內政治聲勢有哪些好處。川普的支持者一向都很敬重軍人。在集會上,最熱情的歡呼,也經常是獻給國軍官兵。此外,川普也明白軍人票有多重要:現役軍人、預備役、退將共計上百萬人,而他們都是會出來投票的人。

從最基本的層面來看,川普的策略性手段讓軍隊不僅資金充裕,而且隨時處於備戰狀態。在他的領導之下,五角大廈制訂了成效相當不錯的「國防戰略」(National Defense Strategy),一改過去二十多年,為因應911事件而生的反恐方針,轉而強調這個越趨明顯的強權競技時代。中國和俄羅斯不約而同開始加強自家軍備,至於川普,儘管他和普亭(Vladimir Putin)似乎有著不錯的私人交情,他仍支持美軍保持對俄的備戰狀態。

川普的國防戰略還有另一個特色,那就是鼓勵所有盟友增加國防支出,以降低美國的負擔。此一策略在歐洲各國見效,不過北約成員是否真的會履行承諾,達成國防占GDP比率2%的目標,仍是未知。在其他地方,亞洲(尤其是日本和澳洲,他們這麼做主要是為了因應中國對軍事的大筆投資)和中東(伊朗挑釁好鬥的行為絕對有影響,對以色列來說特別是這樣)也有許多盟友或夥伴開始提升對國防的投資。

實際操作上,川普的策略比較像是「只喊聲而無動作」。他每每談到國際問題,都採取相當強硬的態度。嘴裡說著要摧毀伊朗,或讓用炮火與怒火血洗北韓。然而事實上,他多半只使用最低武力,相信美國大眾渴望終結過去20年的爭端。至於中國,川普政府持續在南海進行帶有侵略性的「自由航行」(freedom of navigation)。但除此之外,他並沒有採取更激進的軍事行動。面對俄羅斯,川普靠著增加美軍在歐洲的駐兵(至少在他個人有好感的國家增加了輪駐軍人數,像是波蘭),藉以表示對北約的支持。川普經常衝動行事,極少接受專業軍事諮詢,或進行跨部門商討。就像他擺明因為一通與土耳其總統的電話,而宣布從敘利亞撤軍——此舉讓五角大廈和周邊盟友都極為震驚。

類似事件還有,川普似乎總在追求最划算的案子,讓他能夠把成果歸功於他個人的外交手腕。北韓事件和他那封「文情並茂」的信(給我的好友金正恩)就是此例。川普也認真想過要和伊朗總統羅哈尼(President Rouhani)會面,不過伊朗民眾斷然拒絕了這項提議。川普顯然是想在2020大選之前敲定貿易協議,才會把安全問題拋諸腦後,試圖與伊朗坐下來談話。接下來,他肯定會持續減少美軍在阿富汗的駐紮。不過,他的策略忽略了氣候變遷對國家安全所造成的影響。

至於軍事科技,川普就沒有涉入太多,似乎安於讓國防部全權掌握採購流程。過去,川普曾大力鼓吹向沙烏地阿拉伯、日本等國家兜售軍事設備,認為這對美國來說,是一門極好的生意。而且,為了談成這些軍購案,他似乎願意一併提供相應的軍事技術。

川普的軍事決定大多都很保守,白宮制訂的戰略目標幾乎都是為了讓他能夠順利連任。2020將近,川普很可能會設法避免槍林彈雨,在外交上取得一兩次成功(尤其是美國與北韓,可能還有委內瑞拉的關係),好讓他能標榜自己「避免衝突」,並且鼓勵長期軍事投資。此外,他也毋庸置疑會繼續和軍隊保持緊密關係(不過他不是唯一這麼做的總統)。

接下來我們要擔心的,是華盛頓那頭激烈而偏頗的言論很可能會入侵我們的軍隊。川普為了國內政治情勢而軍援烏克蘭的選擇引發了爭議,而且很可能會讓人們開始對戰爭、軍機及部隊訓練等問題議論紛紛。年輕軍官不該煩惱在川普資產上舉辦收費活動是否符合道德倫理,將軍、司令也不該時時思考該如何避開這場政治風暴。否則長久下來,就算職業軍人們付出了最大的努力,應付這些問題,仍會讓指揮鏈出現瑕疵,並且浪費寶貴精力。

大約一年前,我在紐約市進行了一場演說。當時,一位長者提出了一個問題,令我非常擔心,他說:「將軍,這陣子以來,情況真的糟到不行。軍隊什麼時候才會有所作為?」當下我先是愣了幾秒,才告訴他,美國軍方並不插手國內政治,未來也沒有計畫這麼做。無論在政治上面臨了何種壓力,我們的國本永遠都值得信賴——在川普時代,這樣的確定性至關重要。然而,我們仍應留意,在這個動盪的時局,政治風暴確實讓軍隊陷入艱難的處境。

©2019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不少網站被控違反《美國身心障礙法案》,該如何保護你的企業免於訴訟?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