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石牆起義」50週年:改變美國LGBTQ權益的九起釋憲案

2019/10/29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文:Tara Law
譯:李宓

自50年前的「石牆起義」(Stonewall uprising)至今,美國的LGBTQ權益已與過去大不相同。而且就在過去幾年,LGBTQ團體獲得了結婚的權利,電視曝光率來到歷史新高,此外還出現了有史以來第一位公開出櫃的總統候選人。

儘管如此,美國的LGBTQ權益運動一路走來也十足艱辛。倡議人士不僅在社會文化方面努力奮鬥,在法庭上(包括美國最高法院)也一樣盡心盡力。過去半世紀間,法院先是否定,後來又認可LGBTQ人士擁有合意性交,以及自由結婚的權利。

今年秋天,最高法院將有另一次機會,在LGBTQ權益上立下新的里程碑。在10月8日進行的兩場聽證會上,法院必須評斷1964年《民權法案》(Civil Rights Act,聯邦民權法,規定雇主不可基於性別歧視員工)第七章是否涵蓋LGBTQ群體。

第一個案子涉及一名縣政府員工,和一名跳傘教練,他們都因其同志身分而遭到開除。第二案則關乎一位殯葬業者,她公開了自己的跨性別身分,而遭到遣散。大法官戈薩奇(Neil Gorsuch)和卡瓦諾(Brett Kavanaugh)分別在2017和2018年獲總統任命,而這些案子就在整體氛圍趨向保守的時刻來到庭前。川普政府已明確表態自己的立場。國防部也在法庭之友意見書(amicus briefs)上表明,性別認同或性傾向歧視不該被列為《民權法案》第七章的內容。

到了10月8日當天,這些案件的命運,卻又顯得懸而未決。戈薩奇在聽取了各方論點後,表示LGBTQ雇員確實提出了很有力的論述,但他擔心若是站在他們那邊,可能會引起「社會的強烈反彈」。

無論法院如何裁定這兩起案件,這都不是美國最高法院第一次做出對LGBTQ權益深具影響力的決定。以下列出九件最為重要的案子。

1. One雜誌訴洛杉磯郵政局長(One, Inc. v. Olesen,1958年)

最高法院第一次論及LGBTQ權益,討論的是言論自由。

1953年,美國最早的同志團體「馬太辛協會」(Mattachine Society)洛杉磯分會發表了在當時前所未見的刊物:《ONE:同志雜誌》(ONE: The Homosexual Magazine)。這份雜誌被「ONE典藏基金會」(One Archives Foundation)認為是全美第一份以同志為目標讀者的刊物,其中包含散文報導、社論、短篇小說等內容。該刊物才發行沒多久,八月號和十月號就被洛杉磯郵政局扣留,聲稱這份雜誌犯了猥褻罪。

最高法院對此案的判決是,他們推翻了原審法庭的判決,裁定一切以同志為目標受眾的作品在本質上並不帶猥褻意涵,認可了人們創辦LGBTQ媒體的權利。

2. 貝克訴明尼蘇達法官 (Baker v. Nelson,1972年)

美國最高法庭在1972年,首次討論到婚姻平權問題。

這個案子起於明尼亞波利斯一對想要結婚的年輕情侶:理察.約翰.貝克(Richard John Baker)和詹姆斯.麥可.麥康諾(James Michael McConnell)。據《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報導,兩人的結婚意志相當堅定,貝克甚至為此考進了法學院,試圖尋找兩人能合法結婚的途徑。然而,事與願違,最高法院因「缺乏實質性聯邦問題」而駁回此案。對所有與貝克、麥康諾有類似經歷的人來說,此案並沒有帶來多大的改變。

最終,到了1971年,兩人才終於在明尼蘇達州的另一個縣市取得結婚證明。為了這份證明,貝克改名為派特.林恩.麥康諾(Pat Lyn McConnell)。

替他們證婚的牧師羅傑.林恩(Roger Lynn)在2015年告訴《時代雜誌》,他認為兩人的婚姻算是「比較成功的那種」,因為他們至今依然幸福快樂且深愛著彼此。到了2018年,兩人的婚姻才在明尼蘇達州一位法官的判決下宣告生效。

3. 喬治亞州檢察長訴哈維克 (Bowers v. Hardwick,1986年)

1986年,法院決議維持喬治亞州性悖軌法(sodomy law),這對LGBTQ權益運動來說,是重重的一擊。

此案的當事人麥可.哈維克(Michael Hardwick)在1982年因與男人口交,而被喬治亞警方逮捕。最高法庭最終以五對四的裁決收場。大法官拜倫.懷特(Byron White)在意見書中指出,憲法第十四條修正案所界定的正當法律程序,並不能阻止各州政府將同性之間的合意性交定罪。懷特在意見書中如此描述:「這麼做有違各州都曾定罪性悖軌的歷史,何況還有許多州至今仍會這麼做。要說這種行為『深埋在國家的歷史傳統之中』或『隱藏在有序自由的概念之下』,用最好聽的說法,就是笑話。」

LGBTQ法律倡議團體浪達法律基金會(Lambda Legal)資深顧問凱倫.羅依(Karen Loewy)向《時代雜誌》表示,法院在此案的裁決上,特別針對了LGBTQ人士,完全無視法律本身並沒有專指行為人的性別。

羅依說:「法庭明確指出同志之間的性交是犯罪。但事實上,問題根本不在這。大法官明顯是刻意把問題包裝成對同志親密行為合宜度的質問,問題是原本的法律根本沒有這麼明確。」

「無論從哪方面來看,最高法庭的決定就是將LGBTQ群體視為罪犯。 雇主可以開除員工,並稱:這跟你是誰沒有關係,這關乎於你犯了罪。」

人權運動(The Human Rights Campaign)法務副理羅賓.馬瑞爾(Robin Maril)指出,當時愛滋肆虐全美,人們在談論LGBTQ的時候,也經常受其影響。在那個時候,愛滋仍是無解的病症,很多人因此都很害怕,而這些人經常認為男同志生活淫亂,並且「過分執著」於這個想法。他們覺得愛滋病毒陽性帶原者「多少是自作自受」,馬瑞爾還說:「在我看來,愛滋帶出了美國最糟的一面。」

哈維克在1991年死於愛滋併發症。而根據《紐約時報》的說法,哈維克的律師凱瑟琳.韋德(Kathleen Wilde)表示,哈維克對此案的結果「非常失望」。

4. 科羅拉多州長訴埃文斯 (Romer v. Evans,1996年)

在這次的裁決中,美國最高法院裁定法律不能將LGBTQ群體獨立出來,剝奪他們的權利。

此案圍繞科羅拉多州的一條修正法案,禁止各大城市通過保護同志和雙性戀的反歧視法。最高法院在六對三的投票數之下,認定此法刻意區隔特定團體,因此不符合憲法第十四條修正案的平等保護條款。大法官安東尼.甘迺迪(Anthony Kennedy)在主要意見書中表示:「儘管各州政府辯稱同志能從一般性法律和政策當中得到保護,科羅拉多州的這條法律不僅剝奪了同志的特殊權利,還單獨對這些人設限,禁止他們(且僅限制他們)尋求法律保護。」

就像羅依的說明:「在羅梅爾的推動之下,最高法院首次認定,排除LGBTQ人士,不讓他們取得其他所有人都能擁有的法律保障,違反了平等保護條款。」

5. 美國童軍總會訴戴爾(Boy Scouts of America v. Dale,1996年)

大法官裁定法律不可排除LGBTQ群體的同一年,最高法院也開始思考,私人機構可否利用某些規定將LGBTQ排除在外。而法官的意見,站在私人機構這一邊。

1990年,美國童軍總會(Boy Scouts of America)透過報紙,發現助理輔導員兼鷹級童軍詹姆斯.戴爾(James Dale)曾任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男女同志聯盟會長,因此決議予以開除。紐澤西最高法院原本站在戴爾這一邊,認為童軍總會違反了紐澤西州的反歧視法,但最終大法官卻以五對四的票數推翻原本的裁決。法院認為,強迫童軍總會重新接受戴爾,違反了第一修正案,也就是人民擁有自由結社的權利。

大法官威廉.羅奎斯特(William Rehnquist)在法院意見書中寫道:「童軍總會認定同志身分不符合童軍諾言與規律,尤其與『道德正直』、『整潔』等用詞相悖。他們不想讓大家覺得同志行為正當且值得學習。法院尊重童軍總會對他們規章的解釋。」

2015年,戴爾在《時代雜誌》的一篇評論文中寫道:「直到2013年,童軍總會才決定廢除同志孩子不可入會的規定,但對成人同志輔導員的禁止仍未改變。這樣的措施從許多方面來看都不合宜。決定接受年輕同志會員,這很棒,但告訴人們,小時候是同志沒關係,長大之後還是,就是不道德——這是不對的。這對任何人(尤其是年輕人)來說,都是極具殺傷力言論。」

6. 勞倫斯訴德州(Lawrence v. Texas,2003年)

2003年,最高法院終於廢止了性悖軌法,以六對三的票數推翻喬治亞州檢察長訴哈維克案的判決結果。

此案由甘迺迪大法官主筆意見書,他表示,憲法第十四條修正案的正當法律程序給了上訴者「絕對的權利參與私人組織而不受政府干涉。德州亦沒有提出合宜的理由,說明法律可以介入個人的私人生活」。

羅依表示,她的基金會為了這個決議付出了非常大的努力,並且協助告訴大眾:社會對道德的看法不能合理化我們對他人權利的剝奪」。羅依說,這個案子非常重要,因為「法院這才真正認定LGBTQ群體的親密行為(私人、合意的親密行為)也應受到憲法保障。 」

7. 美國訴溫莎(United States v. Windsor,2013年)

此案是婚姻平權路上的重要先驅。最高法院決定刪除1996年《婚姻保護法》(Defense of Marriage Act)當中對婚姻「一男一女在法律上結為一夫一妻」的定義。

此案主角是愛迪斯.溫莎(Edith Windsor)及提亞.斯拜爾(Thea Spyer)。兩人在加拿大結婚,然後搬到紐約——一個同樣認可他們婚姻的州。斯拜爾過世之後,溫莎打算申請遺族稅務減免,但卻遭到《婚姻保護法》的否決。最高法院以五對四的票數認定《婚姻保護法》違反正當法律程序,以及平等保護原則,要求政府退還溫莎的稅金。

甘迺迪大法官在意見書中寫道,「《婚姻保護法》的這項原則針對了某一類在個別州合法的婚姻,使其不平等。它的目的是為了彰顯不平等,而不是出於其他理由,像是提升行政效率」。

8. 歐柏葛弗訴俄亥俄州衛生局局長(Obergefell v Hodges,2015年)

14對同志情侶,以及兩名痛失伴侶的男性協力合作,贏下了LGBTQ權益運動最大的勝利:婚姻權。

最高法院在五對四的比數下,同意了聲請人的說法,也就是州政府禁止同志情侶結婚,或不承認他們在其他州履行的婚約,違反了憲法第十四條修正案當中的平等保護條款。

AP_161636129453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甘迺迪大法官在法院意見書中寫道:「其意圖將同志情侶隔絕在本國中央制度之外,無視他們也對婚姻有所想望。」

此外,法院也指出,婚姻之相關權益也應延伸至同志婚偶。馬瑞爾聲稱,儘管她個人很重視婚姻的情感面,但在美國,婚姻也是一種法律關係。

她說:「說到底,婚姻關乎社會安全上的利益,關乎倖存者的利益,關乎健保,一點也不浪漫。」

羅依則稱,這起案件在文化上也有重大的影響,因為它讓LGBTQ人士和異性戀人士有了共同的語言。

9. 傑作蛋糕店訴科羅拉多民權委員會(Masterpiece Cakeshop, Ltd. v. Colorado Civil Rights Commission,2018年)

2018年,LGBTQ人士雖然已有結婚的權利,但最高法院認定,烘焙師傅沒有義務替同志婚禮製作結婚蛋糕。

最高法院以七對二的票數,裁定科羅拉多州烘焙師傅傑克.菲利普(Jack Phillips)拒絕替同志情侶製作結婚蛋糕是出於宗教自由,因此合法。菲利普稱製作蛋糕有賴他的「職人技藝」,被逼著製作侵害了他的言論以及宗教自由。

不過,法院有利於菲利普的裁決是以州政府「不應否定其宗教信仰」為基礎,而不是像政府官員所說的,以宗教自由為蓄奴或集中營開脫。

甘迺迪大法官在意見書中寫道:「政府不應對宗教信仰和習慣加諸評斷,或預設立場,假定其為不法。這麼做可能會被解釋為『批評菲利普不應出於信仰選擇拒絕』,有違政府應採取的中立立場。」

© 2019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川普最讓人害怕的不是謊言,而是對自己口中的「事實」堅信不移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