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成癮、糖尿病、心血管疾病在21世紀愈趨嚴重,神經科學家怎麼看?

2019/11/11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TIME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必須透過具有挑戰性、需要終身學習的活動,來重新放大感應微小滿足感的機會,進而從其病理體制中拯救獎勵系統。

文:PETER STERLING
譯:劉松宏

隨著18世紀的啟蒙運動過後,人類的生活條件開始改善,現在我們在許多方面都變得更優質了:例如食物取得、健康與壽命等等。

但這並不是不間斷的進度。在過去30年中,自殺和嗜酒、吸毒使美國的死亡率急劇上升,普林斯頓大學教授安妮.凱斯(Anne Case)和安格斯.迪頓(Angus Deaton)將其稱作著名的「絕望之死」(deaths of despair)。而超過「絕望之死」人數10倍的是第二型糖尿病、高血壓和心血管疾病──這是由於我們欲罷不能地攝取所謂的「絕望食物」所造成,而美國人的飲食中即充滿了極度甜膩、高油脂、高熱量的食物。

醫學界普遍會將每種臨床表現,都各別分類為因體內功能「紊亂」而造成的「疾病」或「失調」。然而物質成癮、高血壓和第二型糖尿病並非功能紊亂,相反地,這些疾病是生活在「籠子」中可預期的適應行為──籠子是指在一個失去挑戰動力的環境,如動物園世界一般。我們迫切地尋求娛樂消遣、彼此鬥爭和腦滿腸肥。為什麼會這樣?

我們的祖先在5億年前是一種具有大腦的海洋蠕蟲,這種蠕蟲學會並記住哪裡可以尋找食物和伴侶、如何躲避危險等等。其中的關鍵是神經迴路促使生物尋求食物、性和安全,並透過短暫的神經化學物質多巴胺脈衝來獎勵每一個有利的結果。多巴胺脈衝給予了滿足感和尋求更多的衝動。隨著每次的脈衝逐漸消失,尋求的慾望就會恢復以滿足下一次的需求。人類保留了這一獎勵迴路,因為這是一種高效能的良師,因此就如同我們的遠古祖先一樣,我們會不斷尋求下一個正面、會提供下一波多巴胺脈衝的驚喜。

作為一個15萬年前即出現的物種,人類在橫跨整個非洲甚至遷出非洲──跨越山脈、沙漠和海洋──的過程中不斷受到挑戰,每成功達成一項挑戰都會發出多巴胺脈衝。野外生存的人類只能靠偶然才能發現食物,而每發現一小份食物都令人感到滿足。

食物缺少的風險隨著我們彼此共享而減低,因此人類的獎勵迴路演變為傳遞給予和接受的脈衝。人類的核心特徵是思考獨創和逐漸掌握的各種能力,以及意義深遠、平等的合作關係。

由於農業時期某些群體和家族佔領了最肥沃的土地並累積盈餘,這些特質慢慢地受到了混淆。但是,現代工業的出現突然改變了這一切的遊戲規則。現在,我們可以輕鬆取得食物和舒適環境,傳統觀念上也沒有太多的分享活動──現在如果我們物資短缺,我們會使用信用卡,而平等主義也已經被日益擴大的貧富差距所取代。

除此之外,我們共同的天分,使得大多數人在整個人生過程中行使其天賦的可能性被限縮了。我們進化來是為了探索這個星球,但現在人們卻被侷限在查票、掃描物品或坐在小隔間中盯著電腦螢幕。這類在幾分鐘或幾天內即可學會的活動既不會帶來挑戰,也不會帶來驚喜,因此這些事是不會得到獎勵的。缺乏了多巴胺的脈衝,我們會感到不適,並企圖尋求對刺激迴路有更強大作用的物質,以大幅度地釋放多巴胺。

每種生物迴路都會透過「適應」來對過量物質做出反應──也就是說會降低對強烈且持續之刺激的敏感性。多巴胺激增會降低多巴胺受體的敏感度,也就是需要更大量的刺激,因此過量的物質(古柯鹼、海洛因、尼古丁、酒精、糖)便會造成這種狀況。這些機制既不會損壞也不會「紊亂」;機制的表現也與當初設計時完全相同。

但是這些機制本來是演化成對於小型、偶然的波動產生反應,而不是對那些必然會導致生理和心理上絕望的慢性過量產生反應。當然,並非每個人都會陷入這種絕望的狀態:教育、平等和有意義的工作,都有助於保護個人免於成癮和絕望。

為了治療由絕望、毒品和過量食物所引起的病理現象,藥學界正在尋求新的藥物。但是每種新藥都會引起眾多影響以及更進一步的適應行為,因此我們從真正的健康狀態蹣跚轉向不穩定的狀況,而這種狀況很難透過昂貴的複方用藥來維持。除此之外,用來治療成癮的藥物,會透過拮抗大腦的鴉片類受體來發揮作用,希望阻斷獎勵迴路來減少對物質的慾望。但是,仰賴降低滿足感的策略從長遠來看是行不通的。

相反地,我們必須透過具有挑戰性、需要終身學習的活動,來重新放大感應微小滿足感的機會,進而從其病理體制中拯救獎勵系統。

這將需要嚴肅的社會整頓。例如,最令人麻木的工作是現今薪水最低的工作,且工人通常需要另外找第二份工作來謀生。我們可以堅持要求更高的薪水和以更短的時間來進行這些令人麻木的工作。隨著時間和精神受到解放,我們可以擴大公共服務的機會。注意一下洞穴壁畫和地鐵塗鴉之間的相似之處,我們也可以擴大公共藝術的機會。怎麼會不可能?

回想一下,從1941年12月11日──珍珠港事件發生5天後──開始對汽車輪胎進行了定量配給。3週後,所有向平民銷售的汽車都停止了銷售,且為了節省汽油,全國限速設定為每小時35英里。接著天然氣也開始定量配給,將糖類的銷售量限制在每人每週半磅,僅為過往數量的一半。現在類似的行為,可以同時減少肥胖、物質成癮、心臟病和第二型糖尿病的發病機率。重新認知到我們所有人同舟共濟,就可以降低這種絕望之死的數量。

©2019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和一天一包菸比起來,每天只抽五支對健康的危害會比較小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