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對於阿茲海默症這個謎團,找到答案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2019/11/06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文:MARIA C. CARRILLO(美國阿茲海默協會的首席科學官員)
譯:許睿洋

我的整個職涯都浸淫在大腦的奧秘之中:它的外觀、它的運作,以及若是它不正常運作時會發生什麼事。我的職業生涯主要聚焦在阿茲海默症研究上,從一個檢查腦部掃描圖片的年輕研究人員,一直到現在成為美國阿茲海默協會(Alzheimer’s Association)研究計畫的負責人。

這同時也影響著我的家庭生活。我的家人在2000年代的尾聲開始察覺我的婆婆有失憶、遊蕩和精神混亂等症狀,在2009年她被診斷出阿茲海默症。身為該種疾病的專家,我能夠回答孩子們大部分關於奶奶正在經歷些什麼的問題,但有一個最重要的問題我無法直接地回答,那就是「我們到底能做些什麼?」

要逆轉或甚至阻止阿茲海默症造成的認知下降是不可能的,但現在我們可能發現了一條能有效減緩下降速度的道路。儘管去(2018)年3月時,在一連三次試驗都顯示原先最被受稱譽的藥物「aducanumab」無效之後,關於aducanumab的研究均告中止,這一切也看來遙遙無期。但今年10月似乎時來運轉,在上述其中一項試驗的進一步分析中,研究人員驚人地宣告aducanumab或許有效──至少在較高劑量的情況下。因此aducanumab再度回到研究的範疇之中,它也同時帶來了新希望。

阿茲海默症和失智症的科學是一個相對年輕的研究領域。儘管阿茲海默症在一個世紀前首度被發現,但數十年以來它仍停留在黑暗之中,對於其極具破壞性症狀背後的運作機制我們也毫無線索。但在40年前,科學家發現了「乙型澱粉樣蛋白」(beta-amyloid),他們懷疑這種蛋白質會造成阿茲海默症患者大腦細胞的死亡。在研究人員發現這種潛在關聯後,他們至少有了努力的方向,而相關的研究資金也自此開始累積。

然而,針對「乙型澱粉樣蛋白」的研究並未像許多人希望的那般順利發展。近年許多呈現陰性反應的三期藥物測試都關於治療「乙型澱粉樣蛋白」的試驗。但我們仍有希望;因為關於其他潛在療法的知識,以及如何正確地在阿茲海默症患者(和潛在患者)身上進行臨床實驗等,都是來自這些在一般標準之下被認為是「失敗」的研究。

研究人員仍在試圖了解「乙型澱粉樣蛋白」在阿茲海默症中扮演的角色,但同時也在探索新的潛在治療標的,從腦部炎症到腸道菌相(gut microbiome)等。研究發現,骨髓幹細胞能有效對抗發炎,而現在也有相關研究試圖探討如果將它們引入大腦中,能否有一樣的效果。我們對於腸道菌相在阿茲海默症中所扮演的角色仍在萌芽階段,但歸功於早期聚焦於「乙型澱粉樣蛋白」的研究,如今我們知道脂質等消化性化學物質,最終會出現在腦部,這意味著從微生物的角度而言,它們是可以被當作一種治療方式來操作的。

早年的研究也為早期診斷帶來新技術。10年前,要用驗血的方式測知阿茲海默症是痴人說夢。但現在,我們已經知道逾12種可於血液中測得的阿茲海默症指標。越早診斷出疾病意味著越早開始治療──至少在有效的療法可供利用時便是如此。甚至在此之前,及早發現也意味著及早開始改變生活習慣,從而減緩症狀的發作。上述僅是這個廣大研究範疇中的幾個要素。幾個月前,近6000名失智症研究者更在阿茲海默症協會國際會議上,發表了數量前所未見的科學研究。

從過去的經驗來看,這種複雜性較高的疾病往往會面臨一項重大的挑戰,那就是具有前景的早期科學研究常會陷入一種被棄置的狀態,在學界裡我們稱為「死亡谷」(valley of death)──也就是研究最早期階段與人體臨床試驗之間的分水嶺。造成這種分歧的原因其實很單純:就是錢。這些具有潛在前景的高風險、高收益研究計畫通常會停滯不前,因為對於政府或藥廠而言,它們太過新穎或風險太高。

來自非營利和私部門的資金能夠、也必須扮演填補當前鴻溝的重要角色。CAR-T療法(即利用基因改造的受體T細胞來幫助打擊非霍奇金氏淋巴瘤)就是一個從「死亡谷」死裡逃生的例子,一切都要歸功於非營利和私部門的資助。阿茲海默症的治療有機會成為另一個案例。

我們與舊金山的慈善家麥奇.豪格(Mikey Hoag)合作,創立了阿茲海默症協會「Part the Cloud」研究補助計畫。在短短7年內,這項倡議已提供了3000萬美元的補助款給39項尖端研究計畫。它們探索的範圍相當廣泛,從神經炎症、大腦能量到新陳代謝等。更重要的是,接受我們補助的單位還能夠獲得來自國家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國家老齡化研究中心(National Institute on Aging)、各大創業投資公司等所提供、總金額超過2.59億美元的額外資金。

當對於研究的大膽投資開始進入其他疾病(例如CAR-T,或更知名的愛滋病毒治療藥物等),有效治療之門便會開啟,更多的生命就能被拯救。2019年8月,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對CAR-T的研究結果大為讚賞,FDA因此授予它「突破性療法」的地位,試圖加速這些具有前景的藥物或療法的發展。一筆來自加州再生醫學研究院(California Institute for Regenerative Medicine)、高達900萬美元的研究補助僅是CAR-T因為新的地位而獲得的利多之一。「Part the Cloud」也希望以同樣的方式為阿茲海默症的治療與療法注入新的活力。

我們站在真正能帶來變革的浪尖上,阿茲海默症的首位倖存者可能正在讀這篇文章。問題不在於我們是否會找到答案,而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2019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與時尚界聯名,真能會為餐廳帶進財源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