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矯正孩子問題行為的有效管教策略?「暫時隔離法 vs. 積極介入法」的長期影響

2019/11/22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2019年9月號的《發展與行為小兒科學期刊》中,德雷頓及其同事完成了一項針對近1400個家庭所進行的研究。他們發現,在那些回報使用暫時隔離法作為管教手段的家庭中,他們的孩子並未面臨焦慮、抑鬱、侵略性、踰矩行為或自我控管問題等增高的風險。

文:Markham Heid
譯:許睿洋

當艾咪(Amy)和史提夫.昂魯(Steve Unruh)夫婦決定要領養一名四歲大、來自菲律賓的孩童時,他們已經預料到挑戰的到來。他們明白這將會需要時間和大量的關愛與照護來讓他們的家庭以及新成員去適應。不過這無損他們想幫助需要幫助的孩子的決心。

他們的領養申請遭到拒絕使昂魯夫婦錯愕不已。他們被告知的理由是,他們的管教方式並不適合領養孩童。現年43歲、居住於佛羅里達州(Milton, Florida)米爾頓的全職媽媽艾咪表示:「他們說是因為我們會對我們的女兒使用『暫時隔離法』(time-out)。」在她與領養仲介面談的過程中,她曾解釋道,當他們的親生女兒不乖,且對口頭警告屢勸不聽時,她偶爾會叫女兒回房間或要她安靜地坐在椅子上五分鐘。艾咪說道:「他們說這會讓孩子被孤立,對被領養的孩子——或對任何孩子——都不適合。我們當時感到極為震驚。」

美國兒科學會(American Academy of Pediatrics)和美國兒童與青少年精神醫學會(American Academy of Child and Adolescent Psychiatry)均認為「暫時隔離法」是有效的管教策略。研究發現,對於患有對立反抗症(oppositional defiant disorder)或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ttention deficit/hyperactivity disorder,這兩種疾病是造成孩子有侵擾行為最常被診斷出的原因)的孩童而言,暫時隔離能有助端正有問題的行為。

但近期,部分權威兒童心理學家對於暫時隔離法的安全性與效用產生質疑,尤其當涉及把孩子叫回房間,或斷絕他們與其他人的聯繫等方法時。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醫學院臨床精神病學教授丹尼爾.西格爾醫師(Dr. Daniel Siegel)表示:「常以暫時隔離之名帶來的嚴厲懲罰和社交孤立是相當有害的。」在他2014年為《時代雜誌》共同撰寫的一篇文章中,西格爾特別提到透過腦成影(brain-imaging)研究,他們發現社交排除(social exclusion)和心理上的痛苦所引發的腦部活動方式相當類似。同時,他也寫道,用暫時隔離法孤立孩子會讓他們在身處憂傷時,否認「與他人連結的深切必要性」。儘管有很多種暫時隔離的方式是恰當的——例如那些短暫、不經常發生的、具有「關愛與善意」的,以及不會將孩子獨自孤立的——但西格爾表示,在實際使用上,暫時隔離法往往會被不當地執行。

暫時隔離法 vs. 積極介入法

駁回昂魯夫婦領養申請的仲介單位建議艾咪與史提夫去讀西格爾的書《不是孩子不乖,是父母不懂!》(Parenting from the Inside Out),該單位也建議夫婦倆去探索一種稱為「信任關係干預」(Trust-Based Relational Intervention,簡稱TBRI,由德州基督教大學所開發)的管教方法。德州基督教大學孩童發展研究中心(Karyn Purvis Institute of Child Development)助理執行長凱西.寇爾(Casey Call)表示:「我們支持並教導照護者用『積極介入法』(time-in)取代『暫時隔離法』作為對脆弱孩童的管教方法。」

與傳統上將孩子叫回房間或其他單獨空間的暫時隔離法不同,所謂「積極介入法」會讓孩子與家長安靜地共處一室。寇爾說道,「積極介入法」是一種具包容性的做法,會讓孩子覺得「我在這裡就是為了要幫助你冷靜下來,我們一定可以想出辦法」。反之,暫時隔離卻將孩子排除在外,並送出了「你自己想辦法」或「自己好好冷靜下來」這樣的訊息。

在他們的領養申請被拒之後,昂魯夫婦聯絡了其他幾間領養仲介。艾咪表示,他們一次又一次地被指引往探索TBRI和積極介入法的方向,而外界也勸阻他們不要使用暫時隔離法。但目前幾乎沒有證據證實TBRI和積極介入法等策略較為優越。

南方衛理會大學(Southern Methodist University)心理系系主任喬治.霍登(George Holden)說道:「我們現在正在從事關於積極介入法是否有效的研究,但根據我的了解,目前尚未有證據證實它的效用。」迄今為止的研究也並未支持拋棄暫時隔離法的建議。他表示:「我認為這有點矯枉過正,目前確實有足夠的研究文獻顯示暫時隔離法對於改變問題行為是有其功效的。」他也表示,暫時隔離法透過給予家長和孩子們冷靜下來的機會,有助於處於氣頭上爸媽免於大聲吼叫、拉扯或其他具侵略性的管教行為。

其他心理學家也回應他的觀點。密西根大學莫特兒童醫院(C.S. Mott Children’s Hospital)助理教授及兒童心理學家艾咪.德雷頓(Amy Drayton)說道:「我認為,對於任何專業人士來說,建議民眾採用沒有證據支持的介入手段、同時禁止有研究背書的管教方法並不明智。」

暫時隔離的長期影響

在2019年9月號的《發展與行為小兒科學期刊》(Journal of Developmental & Behavioral Pediatrics)中,德雷頓及其同事完成了一項針對近1400個家庭所進行的研究。他們從孩子3歲左右開始分析發展數據,持續到11或12歲。他們發現,在那些回報使用暫時隔離法作為管教手段的家庭中,他們的孩子並未面臨焦慮、抑鬱、侵略性、踰矩行為或自我控管問題等增高的風險。無論孩子的家庭是否實施暫時隔離法,他們的創意分數也幾乎相同。

密西根大學助理教授、同時也是此份研究共同作者的芮秋.奈特(Rachel Knight)表示:「不管我們怎麼分割、分塊、加權或是控制這些數據,我們都找不到關於使用暫時隔離法與負面結果有關的證據。」

儘管有許多研究指出暫時隔離能矯正問題行為,但這項最新研究卻是首次有人檢視了它的長期發展影響。而和許多既有研究不同的是,新研究中並未狹隘地定義何種行為構成暫時隔離、而何種行為沒有;反之,它倚靠的是家長回答使用暫時隔離的相關問題時的答案。德雷頓表示:「我們知道當家長回報自己使用暫時隔離法時,他們對暫時隔離的定義可能天差地遠。」舉例來說,某個家庭的暫時隔離可能是要孩子回房間20分鐘,另一個家庭可能要求孩子坐在角落3分鐘。「我們想要捕捉各式各樣的可能性。」

這非常重要,因為部分對於暫時隔離法的批評(包含西格爾在內)在於,那些替其安全性和效果背書的研究是基於謹慎控管和由心理學家主導的干預,這和暫時隔離在現實生活中被使用的方式並不相同。德雷頓表示,她和同事的發現與此論點相互矛盾。儘管她表示某些暫時隔離的作法會比其他種更能有效地矯正孩童的行為,但他們的研究並未發現有哪一種暫時隔離策略會特別有害。

她說道:「實施暫時隔離的最佳做法應該是先給予一個警告,意味著如果孩子在5秒內不配合,他們就會被暫時隔離。如果孩子們習慣了反覆警告——也就是家長最經典的嘮叨直到他們失去理智,並命令孩子進行暫時隔離——那麼效果就不會那麼好了。」

她表示,另一件重要的事是,進行暫時隔離的地方最好是一個沒有玩具、媒體或其他型式的娛樂或足以分散注意力的東西的無聊地點——不管是房間、一張椅子或樓梯間(因為如果孩子完全不介意待在他將被暫時隔離的地方,那就不會有效果)。短暫的暫時隔離(僅數分鐘)和長時間一樣有效。她建議道:「給孩子足夠的時間冷靜和安靜下來。」一旦孩子安靜下來,「最好由家長決定隔離是否已經結束,而不是讓孩子自己決定。」同時,隔離結束後,家長應該持續堅持一開始孩子之所以會進入暫時隔離的要求。她說道:「如果你的孩子因為你叫他把玩具撿起來而鬧脾氣,在暫時隔離結束後你必須再一次要求他把玩具撿起來。」

最後,她表示,對於什麼事會讓孩子受到暫時隔離,家長的做法必須一致。同時,家長也應該塑造一個充滿關愛和溫暖的環境,對於良好的表現也應該以擁抱、微笑和讚美來加以鼓勵。

她說道:「我會說管教孩子是世上最困難的工作,而你會需要錦囊中所有有效的工具。」更新、更好的管教策略或許有一天會取代暫時隔離。但若依照最新的研究,暫時隔離仍是安全且往往有助於矯正問題行為的。

©2019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華爾街股災90周年:為何人們總是對1929年股市崩盤有錯誤理解?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