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1828年傑克森總統 vs. 2017年川普總統,歷史真的會重演嗎?

2017/02/25 , 評論
FORTUNE
Photo Credit: Ralph Eleaser Whiteside Earl @ public domain
FORTUNE
財星雜誌是商業財經媒體中的全球領導者,旗艦內容包含全球前五百大企業報導、百大最佳企業雇主。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米查姆這麼形容傑克森:「他白天是個瘋狂的野人,但晚上是個謹慎的外交官。」所以如果要來評斷川普是否如傑克森「在其戲劇化的表現下隱藏著深謀遠慮」,或是說川普有能力利用民粹主義,讓它如1820年代在全球再次掀起浪潮,一切真的都還太早。

文:The Associated Press
譯:Wendy Chang

這是一場醜陋、帶著高度個人色彩的總統選舉。

一個既是素人又是名人的政治局外者,承諾要代表勞工階級拿下以政治菁英為主的華盛頓,欲在白宮建立自己的政治王朝。

1828年,美國第七任總統安德魯・傑克森(Andrew Jackson),在大選中大勝當時的總統約翰・昆西・亞當斯(John Quincy Adams),該次大選與去年川普(Donald John Trump)和希拉蕊(Hillary Diane Rodham Clinton)的大戰,有驚人相似之處,在川普的白宮中都一一可見。

執政團隊抓住川普與這位田納西英雄相像的地方,川普在橢圓形辦公室中掛了傑克森的肖像畫,策略長巴農(Stephen Kevin "Steve" Bannon)更在總統就職演講後的媒體採訪中進一步強調:「我相信從傑克森總統之後,白宮已經久沒有這樣的演講了。」

川普本人也在他入主白宮的頭幾天,若有所思地說:「自傑克森總統之後,白宮已經很久沒有這樣了。」

傑克森以民粹主義和反建設的傾向聞名,看似現在是重建他聲譽的絕佳時刻,但因為其他諸如強迫美洲原住民遷徙,造成上千人患病和死亡等暴行,這條路似乎還要緩緩。

「傑克森與川普都是以國家名人的之姿成為總統,前者是因為戰役成為英雄,後者則坐擁幾十億的商業帝國。」賴斯大學歷史系教授道格拉斯・布林克利(Douglas Brinkley)說到。「跟隨傑克森的腳步其實是川普有意識的行為及規劃。在美國政治你爭我鬥的的環境內,傑克森代表著美國被遺忘的農村,而川普的票倉來自於鄉村以及藍領階級。」

這位美國史上第七任的總統,因他在戰場上的韌性被稱作「老山胡桃」,1812年戰爭的紐奧良之役就是因他帶兵迎戰才勝利。他確曾在參議院擔任田納西州議員,但是大家對他的印象更是一個美國的民族英雄,並非知識分子,相信要以暴力手段來解決與政治異議份子的意見分歧,甚至因為有人言語侮辱他的妻子而被他殺了。

1824年傑克森(首次)競選總統落敗,他強烈譴責這場讓他輸掉大選的「腐敗交易」(corrupt bargain),因在選舉人團選舉時無人得票過半而交由眾議院投票,最後由對手亞當斯獲勝。在去年11月投票之前,川普也抨擊造假的選舉制度,即使手上並未握有證據,仍聲稱選舉舞弊將讓他有可能落選。

傑克森崛起時正巧所有美國白人男性開始享有投票權,不只是有錢人而已,他把自己塑造成平民主義者,將新的投票族群帶進選舉中。值得注意的是,1828年傑克森當選所獲得的普選票數,是前次大選的3倍,他利用美國成長快速的報紙業來傳播他的理念,就如同川普在社群媒體上的操作方式。

1829年傑克森在華盛頓進行就職典禮,數千名支持者聚集在國會大廈以及白宮,傑克森被迫在酒店度過當總統的第一個晚上。

任期開始之後,傑克森繼續他的「革命」之路,如同在軍中衝鋒陷陣的樣子,首先就否決掉美利堅合眾國第二銀行(如同央行),他認為央行增進工商業菁英人士的財富,而犧牲了「社會最純樸的一群——農夫、技工、工人,他們根本沒時間也沒方法來增加自己的財富。」

傑克森總統的另一個作為也是川普想做的,就是擴大總統的權力,他同時在1820年創立了新的政黨,也就是現在的民主黨,是第一位非出身維吉尼亞州貴族、也不是亞當斯(John Adams)總統麻州派系的總統。

「美國民眾希望有個不一樣的總統,而毫無疑問的,川普就是不一樣。」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在上周說到,「他現在拿自己跟傑克森總統比較,我認為這是一個相當不錯的比較。傑克森代表的是個大轉變,在他之前總統多是出身維吉尼亞州或是麻州的紳士。」

但歷史學家說再怎麼比也有不能比的時候。

傑克森在1828年當選時可是壓倒性勝利,但川普在普選少了近300萬張票,2008年出版傑克森傳記《美國雄獅》(American Lion)的喬恩・米查姆(Jon Meacham)就說:傑克森是在風格上與當時的社會格格不入,並非實質上跟其他政治家有所不同。縱使他的演講風格古怪,但總能引起深度的對話及書信討論,一切都是出自於精細的政治計算。

米查姆這麼形容傑克森:「他白天是個瘋狂的野人,但晚上是個謹慎的外交官。」所以如果要來評斷川普是否如傑克森「在其戲劇化的表現下隱藏著深謀遠慮」,或是說川普有能力利用民粹主義,讓它如1820年代在全球再次掀起浪潮,一切真的都還太早。

「也許此時此刻的發展如同傑克森民主,但現在坐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裡的,是傑克森本人嗎?」米查姆這樣問。

川普開始用傑克森來比喻自己是在勝選之後,在競選期間、甚至是去年春季和米查姆的對話中,對於傑克森隻字未提。

但美國總統選擇過去歷任總統做為榜樣也不是第一次。

歐巴馬(Barack Obama)經常提到林肯(Abraham Lincoln),艾森豪(Dwight David Eisenhower)崇敬美國國父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傑克森也曾被小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以及後來的杜魯門(Harry S. Truman)作為榜樣,但不同於川普的是,小羅斯福以及杜魯門都將民粹主義解讀為擴大政府的方式,極小的一部分才會用於造福工人階級。

川普其實還可以拿自己跟其他幾位總統比,一個不錯的例子是艾森豪,同樣不是政治家出身,治理國家的方式也像一個什麼都不管的CEO在經營公司,另一個比較差一點的例子是安德魯・詹森(Andrew Johnson),變成自家政黨的工具,最後還被彈劾。

川普推崇傑克森的行為也可能預告著傑克森的歷史支持度下降,歷史學家們最近對於這位蓄奴的總統在1830年通過印地安人排除法案表示反感,該法案迫使印地安人從原本的居住地遷徙至美國東南部,至少有四千人死於「血淚之路」(Trail of Tears)上。

傑克森的歷史地位也在2015年快速下降,該年美國財政部宣布,欲以美國廢除奴隸運動家哈莉特.塔布曼(Harriet Tubman)作為新版十元美鈔的頭像,取代漢米爾頓(Alexander Hamilton),但遭到支持者抗議,表示漢米爾頓可是開國元勳,也顯示百老匯音樂劇演出漢米爾頓的故事非常成功,最後財政部決定換掉二十元美鈔正面傑克森的頭像,讓塔布曼成為新版二十元美鈔的主角。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梅琳達・蓋茲:沒有避孕,就沒有今天的我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