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別像〈出埃及記〉一樣被大浪淹掉——給川普團隊五點外交政策建言

2017/03/05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TIME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必須要為明顯的潛在危險做準備或是演練,如果北韓再次測試核子武器,新的團隊有辦法因應嗎?如果是伊朗挑釁美國在波斯灣的軍艦呢?ISIS在美國本土發動恐怖攻擊?俄羅斯駭客欲透過網路摧毀金融體系?

文:James Stavridis / Munich
譯:Wendy Chang

《聖經》〈出埃及記〉中,埃及法老派他龐大的軍隊追擊逃離的以色列人,直到大海將兩者隔離,也對埃及軍隊帶來災難性的結果:「埃及人追趕他們,法老一切的馬匹,車輛,和馬兵都跟著下到海中」(出埃及記14:23)。此時此刻,美國的外交政策也有如埃及軍隊一樣,正面臨最危急的狀態,大浪正要撲過來,而領導者無能。

慕尼黑安全會議上,歐洲對於美國飄忽不定的外交政策,有著顯而易見的擔憂,歐洲國家在上週末引述了川普(Donald Trump)對俄羅斯侵略克里米亞高度矛盾的評論,以及有可能放棄支持以色列兩國政策,並且挑戰中國的「一中政策」的言論。有的歐洲國家甚至覺得支持北約只是基於交易性質,看他們對提供多少資金給聯盟就做多少事,這樣的狀況也令他們感到不安。

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也進行了一場演講,內容是有史以來最棒的,否定了「歐洲是跨大西洋關係中唯一受益的一方」的論點。美國國防部長馬提斯(James Mattis)和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都有發言,但採用的是沒什麼說服力的罐頭聲明,對比之下梅克爾的論點具有邏輯且非常清楚:美國在跨大西洋夥伴關係獲益良多。她講得沒錯。

我在慕尼黑安全會議中主持一個論壇,參與者包含了五個北約國的國防部長(英、法、荷、加、土耳其),從他們的聲音中可以感到一絲緊張。

歐洲有許多我們的盟國,價值觀與我們相仿,戰略位置恰好在美國與俄羅斯、中東、非洲之間這塊關鍵區域;是美國經濟體系的一部分,約占40億;以北約成員國來說,有著世界第二大的國防預算,僅次於美國;與美國共享科技技術,在網路、人工智慧、醫療等領域合作。

歐洲國家應該要將其國防預算提高到超過GDP的2%,他們也正在努力達成這個目標。但整體來說,歐洲還是對美國的全球安全性策略扮演重要的角色。現在他們感到困惑且傷負累累,而美國的外交政策則令人感到語無倫次,我們到底該怎麼辦?

首先,川普團隊應該要先在內部達成共識,雖然川普自己說現在團隊是「運作良好的機器」,但是事實上嚴重地不同步,甚至要熄火了。取代弗林(Michael T. Flynn)的新任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將會非常忙碌,他必須要自己建立團隊,就從挑副手開始。

我們必須定期召開到現在還沒進行過的首長會議(Deputy and Principal Committee meetings),讓諸如駐聯合國大使海莉(Nikki Haley)的發言必須要跟總統的推文或是記者會演講一致,團隊內明顯的資訊斷層不僅會讓我們最親密的盟友退縮,也提供了反美國家攻擊我們的彈藥。

其次,像巴農(Steve Bannon)的政治人物不應該正式進入首長會議。多個歐洲人士指出,會議中有這麼一個政治人物,無異於在蘇聯體制下每個單位都要安插一個政治官員。像在《獵殺紅色十月號》中被安排在潛水艇上的政治委員,艦長馬克・雷明斯(Captain Marko Ramius)必須要殺了該政委才能執行他的計畫。總統當然可以聽取他信任的人的意見,但必須要是私底下給的,而不是在會議討論中。

第三,國家安全委員會第二線、第三線的官員必須受到更多重視,一併參與事務,民主黨有責任達成這件事。但大部分觀察家都認為,會發生這樣的狀況是因為過渡團隊十分混亂。我們不能只靠國防部長馬提斯、國務卿提勒森(Rex Tillerson)、和國土安全部部長凱利(John Kelly),就希望他們規劃、甚至執行複雜的外交及安全政策。

第四,我們必須要為明顯的潛在危險做準備或是演練,如果北韓再次測試核子武器,新的團隊有辦法因應嗎?如果是伊朗挑釁美國在波斯灣的軍艦呢?ISIS在美國本土發動恐怖攻擊?俄羅斯駭客欲透過網路摧毀金融體系?這些幾乎都是黑天鵝,而且我們自己也知道是有可能發生的。我們都已經安排好角色、權責,還有相對應的措施了嗎?也許還沒有,但現在正是新政府團隊開始執行的時候了。

第五點,也是最重要的是,川普的團隊在建構自己世界觀、國際安全策略的同時,必須要提出最基本的戰略方針。幾個不錯的出發點包括:

  1. 使北約和歐洲成為我們在歐亞大陸關係的核心;
  2. 加強與日本和韓國的關係;
  3. 在中國反應之前,快速建立與各國的雙邊關係網路,取代解散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
  4. 努力使遜尼派阿拉伯世界和以色列緊密聯繫起來,以建立對伊朗的防禦;
  5. 改善我們與拉丁美洲新興大國-哥倫比亞的關係,重修與墨西哥緊張的關係;
  6. 將印度視為具潛力的合作夥伴,制衡中國;以及正視俄羅斯,給予國際壓力。

眼下,一切都如同法老當時的作法-針對最近的問題全力衝刺,但可以想見的是大浪很快就會來襲,最好的策略就是規劃出因應方法、建立強大的團隊、集結我們的朋友及盟友,我們將很快進入危險區。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金鋼狼「會」死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