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韓國下任總統有三招可對付金正恩,卻招招不見骨

2017/03/16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TIME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同父異母哥哥金正男於馬來西亞遭到刺殺,南韓前總統朴槿惠遭彈劾下台黯然搬出青瓦台。即將在5月19日選出的下任南韓總統,面對的是緊張情勢升溫的朝鮮半島局勢。

文:Charlie Campbell
譯:蔡曉卉

正當韓國準備選出新總統之際,令國際社會頭疼的北韓獨裁者金正恩卻在另一頭,做出破壞區域穩定的危險行徑。過去一個月來,他不只下令向日本專屬經濟海域發射大批火箭,還策畫以致命神經毒劑暗殺異母兄長金正男。

儘管暗殺早已疏離的兄長一事令人震驚,也提醒世人這個自1948年來即統治北韓的金氏王朝有多麼殘暴;但對於韓國和世界其他國家而言,最嚴重的威脅莫過於平壤日益增長的核武與導彈試射。

韓國第一位女總統朴槿惠在爆出龐大貪腐醜聞後,上周五(3/10)已遭韓國憲法法院正式批准彈劾,黯然下台。60天內必須進行大選,有輿論要求繼任者應打破朴槿惠對金正恩所採取的孤立策略,改以懷柔、鼓勵交流的方式來因應。

這樣做的賭注很高。迄今北韓已進行了五次核武試射,儘管第四次試射已遭聯合國前所未有地制裁,北韓卻依然故我。專家認為,頂多再過四、五年,北韓就能研發足以擊中美國本土的洲際彈道飛彈(ICBM)。金正恩毫不諱言這正是他的終極目標,去年四月還揚言,北韓「可在新型洲際彈道飛彈上安裝威力更強大的核彈頭,使地球上所有邪惡勢力巢穴,包括美國本土,都落入我們的打擊範圍內」。

北韓的惡劣行逕,甚至連其長期盟友、近來漸行漸遠的中國也感到憂心。北京宣布自2月20日到今年年底,將不再自北韓進口煤炭,無異是斷了金氏政權的主要財源。上星期三,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呼籲北韓停止核武和導彈試射,以交換美國和韓國停止聯合軍演,後者在平壤眼中就是替揮軍入侵做預演。

王毅告訴記者:「雙方都踩煞車,可以幫助我們擺脫安全困境,使各方回到談判桌。」(在華府,美國國務院副發言人唐納已回絕該提議,「現階段我們不認為這是可行做法。」)

中方的提議主要著眼於美國即將在韓國布署的反飛彈防禦系統「薩德」(THAAD,即「終端高空區域防禦」)。韓國和美國聲稱,該系統是直接針對防禦北韓挑釁而來,但中國卻因美國這套複雜反導系統落腳在如此鄰近的地點,而感到大為光火。

是否繼續部署薩德、與美方聯合軍演,還有更廣泛地說,如何因應金氏政權,決定權將落到韓國下一任總統肩上。基本上,目前檯面上策略有三招:

第一招:軍事選項

考量到北韓有能力對韓國首爾及其他都會區進行災難性報復,因此採取軍事回應向來被認為是最後手段。大批傳統砲兵已瞄準距南北韓非軍事區(DMZ)不到60公里的首爾,勢必會造成重大傷亡損失。(韓國五千萬人口中,有半數住在大首爾地區。)

華府智庫「戰略前哨」執行長巴倫克勞(Ryan Barenklau)指出,就技術而言,在30分鐘內擊毀北韓90%導彈和核試場地並不難,「北韓大多數技術是沿用前蘇聯的舊技術,一半以上甚至不能有效運作。」

儘管北韓尚未擁有洲際彈道飛彈,但專家認為金正恩大約擁有15枚核彈頭,而且未必可以將之全數先行摧毀,只要留下一枚或兩枚,北韓就能造成令人無法想像的破壞。例如將一枚核彈頭安裝到常規火箭上,朝向韓國或日本發射;或將核彈頭裝載於漁船,赴韓國主要港口仁川引爆;甚至稍加規劃,朝美國西海岸發動海基型核攻擊也不是難事。

巴倫克勞說:「我們幾乎可以肯定,北韓如果受到攻擊,至少會試圖向韓國或日本發射核武。」

另一個因素在於將擔心激怒中國。北京仍然堅決反對北韓這個「緩衝國」出現政權更迭,擔心的不只是大批難民湧入邊境,更擔心統一後的朝鮮半島將由親美的韓國統治。「俄羅斯和中國不會讓美國向北韓核武地點發動任何攻擊」,上海復旦大學北韓問題專家蔡建說:「而華府重視區域和平。」

在此同時,美國新任總統川普曾多次表示,絕不會坐視北韓發展洲際彈道飛彈。巴倫克勞說:「如果北韓試圖測射,可能就會是(踩到川普的)底限」。

AP572432925775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第二招:外交選項

公牛隊前球星「小蟲」羅德曼(Dennis Rodman)短暫造訪北韓,與喜好籃球的金正恩會面,引燃「籃球外交」的希望;而川普競選時也聲稱將與33歲的金正恩「共進漢堡」,並誓言要談一個「好交易」。當時還是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的川普告訴路透,「我會跟他好好談談」。

很多韓國人也有同感。當然,韓國不是沒有對北韓採過懷柔交流政策,最知名的一例就是前總統金大中提出、1998年至2008年間執行的「陽光政策」,因此促成金大中與北韓當時領導人金正日,也就是金正恩和金正男的父親,在2000年進行的南北韓高峰會。這是兩韓領導人首次會面,金大中還因此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但北韓持續敵對行為,加上後來被揭發韓國以約1.5億美元國家資金支付金正日參與會談,替陽光政策的歷史意義蒙上陰影。

不過,陽光政策確實有助於開啟動朝鮮半島去核化的六方會談,自2003年到2009年北韓退出為止,包括南北韓、日本、俄羅斯、中國和美國均與會。中國向來主張恢復六方會談,外長王毅上周三的提議,就是企圖提出一個互利的談判起點,以利推動進程。

北韓測射與美韓軍演的「雙暫停」,確實有明顯好處。首爾延世大學東亞專家魯樂漢(John Delury)指出,這已是眾多壞選項當中的最佳方案。

「對美國而言,這不是多好的交易,因為獲得的不是完全去核化,而只是暫停」,他說:「但這比現狀好,現狀是任憑他們提高自身能力。」

同時,軍演當然有其有意義,韓美若擱置軍演,將處於軍事戰略劣勢。首爾特洛伊大學東亞專家平克斯頓(Daniel Pinkston)說:「如果他們不演習,可能被視為是懈怠失職,實際上將使情況更危險。」

韓美暫停軍演將被北韓方面宣傳為一大勝利。

更大疑問在於,北韓是否會履行任何協議。魯樂漢充滿樂觀地說:「金正恩繼承了核計劃,也試圖完成它,但現階段他已能說『我們仍保有完整的核威懾力』;他說過真心想替北韓帶來經濟發展,所以這項轉變對金正恩而言應該說得通。」

有鑑於北韓唯一盟友、佔其對外貿易90%的中國,將樂見「雙暫停」,此舉可望替北韓政權帶來巨大物質利益。不過,北韓在過去數十年來,已證明自己是操縱高手,遊走在懷柔與對抗政策的轉向之間,爭得最大讓步。平克斯頓認為,北韓遵守任何協議的機會很小。

「這只會帶來危險」,他說:「他們無意暫停試射,任何時候都可以〔對任何協議〕出爾反爾。他們自認法律、意識形態和假設認定,在道德上都比他人優越,其他國家都是墮落低劣的。而跟美國佬和帝國主義者等『嗜血罪犯』的任何類型協議,都不值得遵守。」

懷柔也代表外界將需對於暗殺金正男等惡行,視而不見,甚至可能被視為默認北韓是擁核國家。這將導致其他渴望擁核國家,特別是伊朗,對於美國的核擴散態度產生令人憂心的錯覺。

維吉尼亞州阿靈頓市智庫「海軍分析中心」北韓問題分析師高斯(Ken Gause)形容:「這將破壞美國外交政策的中心支柱,無異是向北韓人承認,『好,你可以擁有核武,我們放棄了。』」

第三招:孤立選項

另一個替代方案是維持現狀:透過制裁和外交壓力不斷施壓,等待北韓改革的一天。這當中牽涉到道德迫切性,根據2014年聯合國報告,北韓兩千五百萬人口遭受「種族滅絕、謀殺、奴役、酷刑、監禁、強暴、強迫墮胎和其他性暴力,政治、宗教、種族和性別迫害、強迫遷移、強迫失踪,以及故意造成長期飢餓的不人道行為」,已相當於「危害人類罪」。

過去殘暴程度與北韓不相上下的緬甸,近來民主化進程也提供了一線希望。儘管機會渺茫,但有朝一日民眾可能起義,或精英派系推翻金氏,或該政權慢慢步向滅亡。

可以肯定的是,金正恩極不可能採取任何改革開放措施。北韓若進行任何有意義的政治改革,將開啟民眾遭壓抑已久、對各種自由的渴望,喧囂輿論將要求與富裕的韓國統一,並自然地結束金氏王朝的政治力量。

「國際社會必需考量以拖待變的策略」,平克斯頓說:「沒有必要恐慌,北韓仍身居劣勢,就資源而言,差距還很大。」

荷蘭萊頓大學的韓國專家格林(Christopher Green)說:「從長遠看來,北韓當然對韓國具有威脅性,因為它的戰略目標是要統一韓國,但我懷疑對其他人而言,北韓威脅性或許不那麼高。」

仍然值得憂心的是,當北韓握有完整核武能力之後,是否會變得更具侵略性。這將是朴槿惠繼任者需做的鉅額賭注。

© 2017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楊之瑜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耶穌是王》:肯伊威斯特找到了上帝,卻失去了靈感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