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美國軍方相信人們有一種第六感

2017/05/01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U.S. Army @ Flickr CC By 2.0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役的海軍陸戰隊們正在被指導,鍛鍊預知技巧以排除掉狙擊兵、土製炸彈放置者以及其他利用未精通的先進感知能力所發出的不規則攻擊。

文:Annie Jacobsen
譯:洪新翰

2014年,美國海軍研究辦公室(Office of Naval Research)著手進行一個為期四年,斥資385萬美金的研究方案,去探索水手與海軍陸戰隊所需的「預告」和「直覺」或「蜘蛛人感應」(Spidey sense)這些現象。

「我們需要去了解什麼東西引起了這個所謂的『第六感』?」Peter Squire,一個在美國海軍研究辦公室遠征機動作戰及打擊恐怖主義部門(Expeditionary Maneuver Warfare and Combating Terrorism department)的方案人員這麼說。現今的海軍科學家沒有花太多去嘗試理論性地理解這些現象,而比較多利用科技去檢測這些神祕的過程,並向社會擔保這些不是基於迷信。「如果研究者能去了解這個過程,就可能有方法加速它,以及可能使直覺的力量遍佈整個軍事單位。」 Squire博士這樣說道。

而五角大廈的關注是要能最大化第六感的力量成為作戰上的用途,「如果我們可以去描繪這個直覺性的決定——成為過程以及形塑它,再來的希望就是加速這些技巧的學習。」美國海軍研究辦公室人類與生物工程系統人員績效部門(Warfighter Performance Department for Human and Bioengineered Systems)海軍少校Brent Olde這麼表示。「是否有方法透過訓練來改善預感?」他也提出疑問。

根據五角大廈指出,這個方案是源自於一份戰場的田野報告,包含一個2006年在伊拉克的意外,當參謀軍士Martin Richburg利用直覺,在一場土製炸彈的意外中,防止了大屠殺的發生。指揮官Joseph Cohn,同時也是海軍辦公室的專案管理者,告訴《紐約時報》:「這些田野報告詳細說明了『第六感』或『蜘蛛人感應』能使他們警覺一個即將發生的攻擊或土製炸彈中,或允許他們不靠意識地去分析情境,回應新奇的狀況。」

十多年後,現今的國防部已經加速這個概念的實際應用。現役的海軍陸戰隊們正在被指導,鍛鍊預知技巧以排除掉狙擊兵、土製炸彈放置者以及其他利用未精通的先進感知能力所發出的不規則攻擊。因為超能力的污名,這個命名已經改變,允許國防部遠離他們遠距觀察的過去。在知覺培訓系統與工具的標題之下,超感官知覺在現代有了新的名字:「意義建構」。在國防部的官方文獻中,意義建構被定義為「用以了解連結(可以在人、地點以及事件中)以有效預測軌跡和行動的一種積極持續的努力。」

這幾十年間,當人的感知能力和幾千年以來他們所經歷的差距不大時,戰爭換了地方,武器的設計也在進步。在50年前的越南,Joe McMoneagle利用他的第六感免於踏入詭雷、落入尖竹釘陷阱以及走進越共的埋伏。他能去辨識危險的能力,在他的士兵夥伴當中也能發現,他直覺能力的力量遍布在他整個軍隊單位,其他軍人對於這個下意識的能力有信心,也繼續跟隨McMoneagle的帶領。在生死攸關的環境中,沒有懷疑和恥辱的空間,如果它能夠拯救生命,它就是真的。

從1972年開始,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和國防部(DoD)的研究則說明了「預告」或「預知」看起來在某些情況下是虛弱的,另一些狀況中則稍微變強,僅在少數的情況下才有非凡的表現,海軍當今於「意義建構」的工作是否依然是為了了解人、地點以及事件之間的連結,最後能揭開超感官知覺的神祕面紗,所做的持續努力呢?科技真的能使國防科學家揭露前人無法驗證的假設嗎?

在華盛頓州布雷默頓海軍醫院,國防科學家和軍事研究員正於軍人的虛擬夢境中探索認知與感知。從2011年開始,身為這個被稱為Power Dreaming研究方案的一部分,受到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影響而導致惡夢縈繞的軍人已經開始使用生物回饋療法。這個方法,和陸軍上校John Alexander在情報與安全命令局Albert Stubblebine將軍的卓越計畫中所學的方法是很相似的。對於現今的海軍,生物回饋已經因為30年前不存在的21世紀虛擬實境技術而更新。

受到海軍醫學研究中心的贊助,Power Dreaming這個方案引進了一套「戰士訓練員認知行為治療」的進程。參與者是這些因PTSD而導致惡夢縈繞的現役士兵,而這些士兵是有資格被送回戰場的。這個方法,稱作「重新做夢」,被宣稱是一個精通的技術,可以在一個人的大腦處理資訊時產生改變。它的目標是去教導受訓員們利用生物回饋技術和電腦科技去轉化使他們衰弱的惡夢,成為使他們有活力的夢境。

生物回饋,誕生於1962年,利用人類的頭腦(數百萬年以來)可以藉由看見本身在現實生活中運作而獲益的概念。訓練員可以在現實生活中看到一些歷程,像是他的腦波、心跳、皮膚神經傳導以及疼痛感知。這個過程是像這樣進行的:當一個軍人從惡夢當中驚醒,下床後能到一個附近政府所配給的電腦,他戴上3D護目鏡以及在前臂上裝上心率變化的生物回饋儀器,使生物回饋系統可以完整結合進入重新做夢的過程。裝好這兩個設備後,這個軍人打開一個稱為「夢境書冊」(the Book of Dreams)的軟體,利用一些鍵盤上的按鍵,他就會進入虛擬世界第二人生。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關鍵會員推廣

專題下則文章:

如何幫助喪慟的人?丈夫驟逝兩年後,來自臉書營運長的貼心提醒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