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川普現象創造新的詞彙與紛爭,結果讓字典「再次偉大」

2017/05/02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Black Lives Matter 」是政治性的語言,但是否連使用川普用字的人也是政治性的呢?韋氏字典的Sokolowski表示Twitter上的高度討論也提出了另一個有趣的問題:「從什麼時候開始,呈現字典裡的定義也成為一個具顛覆性意味的行為了?」

文:Katy Steinmetz
譯:Wendy Chang

Katy Steinmetz是《時代雜誌》舊金山分社的社長,主要報導美國西部的新聞還有評論,除了幫《時代雜誌》和其網站寫稿之外,她也會自己撰寫語言相關的專欄文章,或是舉辦拼字比賽。

上週二一份最新調查的數字可能點出你在動態牆會看到的一個趨勢:字典現在非常熱門。而這很大一部分,歸功於川普總統。

Dictionary.com委託Harris Poll進行了一份調查,詢問2,200多名美國人他們是如何處理時事議題。一半的人表示他們從2016年大選後閱讀較多的政治新聞,而近60%的人覺得他們非常需要分析政治家的用詞遣字。根據該調查,三分之一的美國人因選舉會去查字典,進而擴充了他們的單字量,這是字典編輯者在網站後台還有社群媒體上都觀察到的現象。

「大家對於川普還有他的用字一直都很好奇,包含用來形容他的詞彙,這從他開始宣布參選時就開始了。」Dictionary.com的字典編纂者Jane Solomon說到。她可以輕易就丟出一個川普的用字以及形容他的詞彙清單,都引起了瘋狂的搜索:shrill, schlonged, bigly, xenophobia, trumpery, alt-right, rigged, braggadocio, temperament, 還有hombre。當選舉圈發生如川普這樣的現象時,標準的單字詞彙根本不夠用了,但這只是一部份的故事。

當大家不信任的政客還有媒體反過來要檢驗政客說詞時,還有當真相的本質似乎無法大白時,大家就會找尋一個所有人都信任的仲裁者,以及可以具體拿來說明的事物,來表示:「先生,這些,才是事實。」而字典正是你可以找到最接近普遍被接受的中立角色,它既是個武器也是個擋箭牌,不管是民主黨還是共和黨都會使用。

「人們渴望找到真理的泉源。」Solomon說,「而像字典這類的參考資料在歷史上都是作為真理的來源,所以人們還是尋求字典的幫助。」如同她一位同事說的,大家開始用字典「重新鑑定」。

一般人會相信字典來解決紛爭,即使他們不相信朋友在Facebook分享的「假新聞」或是學術菁英、或民調。正如韋氏字典特約編輯Peter Sokolowski說的:「傳統字典正開始手握大權。」過去通常是拼寫還有文法的天下,但是最近「世態不一樣了」,連最基本字的涵義——像是事實(Fact)——也需要被拿出來確認。

人們開始要求字典充當裁判,衝高了他們在Twitter上轉推還有回覆的數量,也讓使用者們在參與的時候說話更加小心。管理Dictionary.com社群媒體帳戶的Lauren Sliter就說,她會一直收到請大家去查字典的請求。「你可以告訴XXX法西斯主義(Fascism)是什麼嗎?他們好像不知道川普是個法西斯主義者(Fascist)」這是其中一則她收到的請求,有時候是請管理者向用戶解釋「民粹主義(populist)或是厭惡者(misogynist)」。

Sliter也說到他們非常關注那些出於誤解把使用者帶來他們網站的字彙,而且「在所有人都同意之前,絕對一個字都不要發。」即使現在面對新聞還有社群媒體的即時性,這樣做壓迫感會增加。「這本字典,現在在Twitter的地盤一起合作,已經成為大家共識的焦點。」

每當字典在川普和他的幕僚引發字義的討論後而加入這場對話,相關的回覆就會如病毒式的散播,自己成為新的一篇故事。在Kellyanne Conway介紹的「alternative fact 」(另類事實) 的概念後,字典編輯就貼出了「fact」(事實)的定義:「a piece of information presented as having objective reality」(一條具有客觀現實的資訊)。

在白宮新聞秘書Sean Spicer說到「less money」(少一點的錢)並不等於「cut」(砍預算),字典編輯則推文cut的定義:「a reduction in price, salary, etc.」(價錢或是薪水的減少)。

在第一千金伊凡卡接受採訪時說到,她是否有「complicit」(共謀)她父親的決定,她說她不知道這個字的定義,字典編輯隨後就把定義提供給她:「helping to commit a crime or do wrong in some way」(幫忙犯罪或是以某種方式做錯事)

這也導致有人說字典正「折磨」著川普團隊,但編輯群說並非如此。Sokolowski強調韋氏字典多年來會針對時下熱門議題進行推文討論,反映熱門查詢,不管是希拉蕊稱人民是「deplorables」(可悲的),還是聯合航空把強行拖行的旅客稱為「volunteers」(志願者)而且很少人會否認川普「明顯是最大可講的故事」,就如同他說的,川普團隊善於用他們的話語製造混淆。

如同時代雜誌曾報導的,川普跟事實並沒有很明顯的關係,有時候他會無視與自身解讀方式不同的普世價值或是證據,這也意味著在他看來的字義可能也是有問題的,因為他常常會推翻自己的話,說是大家誤解他的言論,即使是他們用最直率的方式來解讀。

舉例來說,白宮發言人Sean Spicer(自己曾因為用了「Holocaust center 大屠殺中心」這個字,而讓大家急著去查字典)就曾說,川普在推文說歐巴馬「wires tapped 」(聽他的電話)並不是指「wiretap」 (監聽);而他在描述移民法律執行時所用的 「military operation」(軍事行動),也不是真的這個意思。隨著他的批評要拿出來驗證事實,還有不斷從他嘴巴裡講出來的字(或是用來形容他的話語),所有的這一切都要求字典也參與其中。

雖然說字典的存在可以盡力消除任何的歧異,但仍有些無法抹滅的痕跡,畢竟,人們還是在書寫著定義,即使他們分析了成堆的證據來了解定義尚未出現時,某個字是怎麼被使用的。而且要去預測50年內看起來會有偏義或是不容易再改變的事物,是非常困難的,這也是為什麼字典總是處在持續編修的狀態。

幫Dictionary.com的字彙下定義的Soloman就說,認為字典是「沒有作者」的謬誤,其實讓字典更值得人信賴。她也提及最近在遇到單字來源是政治性的時候,自己會更努力去思考:沒錯,「Black Lives Matter 」(黑人的命很重要)是政治性的語言,但是否連使用川普用字的人也是政治性的呢?韋氏字典的Sokolowski表示Twitter上的高度討論也提出了另一個有趣的問題:「從什麼時候開始,呈現字典裡的定義也成為一個具顛覆性意味的行為了?」

過去以來,字典一直都被視為有政治傾向的,雖然它們不站在任何一方,但是本身仍具有一個理念,一位編輯表示這是現在愈來愈多人所認為的。Dictionary.com的Sliter說:「肯定的是大家開始再度去思考文字的重要性,還有如何使用。」Solomon也呼應她的想法,「字義非常重要,當一個權力者的用字方式混淆了我們,用任何手邊的方法去『試著了解』也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了。」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以摧毀女性的手段打贏一場戰爭:國際共識反核武、化武、酷刑,那強姦呢?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