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一場蘇伊士運河上的小聚,成為締造美國中東戰略的歷史性會面

2017/05/29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U.S. Army Signal Corps @ public domain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將沙烏地阿拉伯視為戰略同盟國,並將對沙國油產的近用視為關乎國家安全的大事。此二觀點自兩國領袖首次歷史性會面至今未曾改變過。

文:Olivia B. Waxman
譯者:許睿洋

上週日,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在訪問沙烏地阿拉伯的美沙峰會中發表演說,對於沙國與美國的關係表示了未來展望。然而,他也回顧了美沙雙邊關係是如何展開的,他表示:「美國總統富蘭克林・羅斯福(Franklin Roosevelt)與敬愛的沙國國王阿卜杜勒・阿齊茲(King Abdulaziz)並肩合作,開啟了兩國長久的夥伴關係。」

那是1945年的西洋情人節,在該月初結束雅爾達會議後,羅斯福總統順道在蘇伊士運河上的USS Quincy巡洋艦與阿卜杜勒・阿齊茲國王(西方國家又稱其為伊本・沙特Ibn Saud)會面。《TIME》雜誌在1945年5月5日的封面報導形容這位「穿著特殊、華貴」的國王是當今「現存少數稱職的統治者」。

曾協助籌會該次峰會的海軍上校威廉・艾迪(William Eddy)在會後形容,兩國領導人不只交換公事上的專業想法,還包含了私人事務。據美國陸軍工兵部隊(U.S. Army Corps of Engineers)出版關於該次會談的歷史記載,羅斯福總統贈與國王一架DC-3客機,機上包含一座能轉動的寶座,讓國王在飛行途中都能面向聖地麥加;另外,還送給國王一張為了此行而特別準備的輪椅,因為國王說膝蓋的病痛讓他無法四處旅行。(據說羅斯福總統沒有做出的讓步之一,是將為國王製作蘋果派的廚師交給國王,而是讓船艦上的廚師訓練國王的御廚如何製作蘋果派。)這也是阿卜杜勒・阿齊茲國王首次踏出王土以外的旅程。

DC_3_(2)
Photo Credit: SoAres @ CC BY-SA 2.5
小羅斯福總統送給沙國國王的DC-3客機

但這些禮物並非當日最重要的交易。長期而言,真正至關重要的,是確立了美國軍事援助沙國以換取美國對其石油的運用。該次會面是迎向大戰終結的一系列會議之一,當時世界強權都考慮在中東各國的國土邊境上活動。美國因為其豐富的石油儲量而注意到了沙烏地阿拉伯(也注意到了敘利亞,為持續至今的美俄角力開闢了戰場)。《TIME》雜誌的封面報導當時是如此形容這份利害關係的:

該(阿拉伯)世界之所以更加重要,乃是因其地理位置,而非它擁有什麼。一窺三巨頭的戰略地圖便能得知阿拉伯的戰略位置已達到前所未有的重要地位。德黑蘭位於其東北、雅爾達座落西北、西南方則有大苦湖(Great Bitter Lake)。

東地中海與紅海位於該區域,兩者皆是英國通往其舊有寶庫印度與新(且可能更富饒的)財庫非洲的要道。阿拉伯海與波斯灣在印度左側,該海域一路延伸至世上最豐富的產油區,也可能是俄國勢力南下的破口-而最近也成為租借法案(Lend-Lease)援助進入俄羅斯的注入口。毗鄰阿拉伯核心的是同屬穆斯林、但非阿拉伯人的伊朗和土耳其,兩國緊盯著位於俄羅斯沿岸門戶的黑海與裏海。

西方國家之所以如此關注阿拉伯世界,也是因為法國在黎凡特地區(Levant,敘利亞與黎巴嫩)仍緊握些許帝國主義統治,且它並不會輕易放棄在此地區的權益,而這將可能損及各國對於和平的合作。

另外,西方世界的數百萬人無法忘懷阿拉伯更是因為它包含了巴勒斯坦。伊本・沙特不斷表明且象徵著阿拉伯社會希望一個「全阿拉伯」的巴勒斯坦,而美國與英國政府則致力建立一個「猶太的」巴勒斯坦-不必然是完全猶太的巴勒斯坦,但至少要人數要多到使他們無法融入周邊的阿拉伯人,因為這些在此地居住好幾世紀的阿拉伯人已將巴勒斯坦視為自己的土地之一了。

雅爾達會議的結果可能會使這些一觸即發的問題更加緊張。計畫三巨頭於歐洲未來合作方向的《克里米亞宣言》中並未處理中東與阿拉伯核心區域的問題。全世界都注意到了富蘭克林・羅斯福與溫斯頓・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在從雅爾達前往埃及的途中,分別拜會了伊本・沙特、埃及國王法魯克一世(King Farouk)與衣索比亞皇帝海爾・塞拉西一世(Emperor Haile Selassie)。

上週,在這個戰事一觸即發的區域有一股新勢力崛起,而伊本・沙特正引領著這股勢力。這股勢力便是「泛阿拉伯主義」(Pan-Arabism),這個古老且經常受挫的夢想,現在即將在開羅實現。

4月5日,羅斯福總統後續又寫了一封信給伊本・沙特,誓言將會告知他任何巴勒斯坦的相關資訊與最新消息。不料一週後的4月12日,羅斯福就過世了。

杜魯門總統(Harry S. Truman)領導下,美國於1947年末投票支持在阿拉伯人與猶太人間隔離出巴勒斯坦的聯合國決議文。然而,美國將沙烏地阿拉伯視為戰略同盟國,並將對沙國油產的近用視為關乎國家安全的大事。此二觀點自兩國領袖首次歷史性會面至今未曾改變過。

© 2017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監獄比沃爾瑪還要多的國度:「大規模監禁」背後的破壞性謊言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