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致命的「希臘生活」:為什麼各大學的兄弟會應該永久廢除?

2017/06/02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Beta Theta Pi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文:Lisa Wade
譯:Wendy Chang

Lisa Wade是位於美國加州的西方文理大學社會學副教授,也是《American Hookup: The New Culture of Sex on Campus》的作者。

1863年,安默斯特學院的第三任院長問他後續幾任的院長,他們對名叫「兄弟會」(fraternity)的新東西想法如何。而他們壓倒性的共識令人吃驚:他們將兄弟會描述為「瘟疫」,而且「一點也不美國」。其中一位說道:兄弟會「會產生分裂和派別。」「他們(兄弟會)與大學裡的其他任何東西比起來,導致了更大的不安和不良感覺。」第二位說道,「沒有什麼比這個更邪惡了。」第三位表示。

年輕富裕的男性發明了拿來「social」的兄弟會,將自己與中產階級的同齡人區隔,輕視老師的宗教價值。學校管理階層訂定時程表、課表和目標,他們要擺脫這些人的掌控。兄弟會在校園暴力普遍但往往被遺忘的時期特別引人注目。在那個時代,民兵被普遍要求要鎮壓持有手槍和火藥的學生暴動,年輕有錢男性所求助的兄弟會往往是個威脅。

直到19世紀中葉(某些例子是接近到20世紀時),大學校長們開始果敢地解散兄弟會。舉例來說,布朗大學、普林斯頓大學和聯合大學禁止「秘密社團」結社,會將出席未經授權會議的學生退學,但他們的努力終告失敗。

兄弟會成員透過將成員安排在校園內所有可能的當權地位,來鞏固權力。一位耶魯畢業生這樣描述1860年代,據說兄弟會成員是掌握「整個學校的政治體系」。另一個描述1900年代西北大學的情景則是,兄弟會成員會共同謀畫以確保只有他們獲得獎學金、領導位置,和獎項。

閒暇時,兄弟會成員自娛的方式也跟今天一樣:會踩線的派對。他們其實發明了典型的大學生派對,就是我們現在比較會跟高等教育連結在一起的類型。只有享樂還不夠,他們還希望派對帶有反叛色彩。

也因此,長期以來年輕人在兄弟會派對上或是結束後,嚴重受傷或是死亡,最近又新添一筆:19歲的大學生皮亞札(Timothy Piazza)想加入賓州州立大學的Beta Theta Pi兄弟會,被要求喝下法醫稱會「足以威脅生命」量的酒精,接著兩度滾下樓梯。監視器影像顯示兄弟會成員把他扶上樓梯後,再把他翻過來,朝他的臉上再倒下液體、然後呼他巴掌。他的身體上有大片的瘀青。他們還將一個背包放在他身上,防止他被自己的嘔吐物噎到。而有人用Snapchat記錄下他已無生命跡象的身體。

隔天早上10點48分,兄弟會才叫了救護車,當時距離皮亞札第一次在影片中看起來毫無意識,已經過了12個小時又1分鐘。直到那個時候兄弟會才開始動起來,擬定完整的計劃來消滅和藏匿證據。現在18名兄弟會的成員還有兄弟會本身都面臨了850條刑事指控,包含過失殺人罪。

在皮亞札過世之後,賓州州立大學校長寫了一封令人痛心的公開信,他詳列出希臘生活(Greek Life)的事實:飲酒過量、高比例的性騷擾/侵害、危險的入會儀式,和致命的意外。他也列出賓州州立大學認真想要改變希臘文化所做的努力,(但這些努力似乎起不了作用),但他疑惑是否最好的答案就是廢除兄弟會。

要我說:廢掉兄弟會就是唯一的答案。所有的社交型兄弟會(包含他們拿來自肥的姐妹會)都應該消失,他們必須永遠地解散,不管是在賓州州立大學還是其他地方,單單只有改革是不可行的。

事實上,Beta Theta Pi正是一個改革後的兄弟會。它其實也被認為是兄弟會的「模範」,可以「反映國家對最佳做法的看法」。它有嚴格的行為準則、無酒精政策,實行成人監督和影像監控。但調查發現,兄弟會涉入性侮辱的羞辱事件,並經常舉辦喝酒派對,在那場致命的事件發生前就已經花了1,200美金在酒上。Beta Theta Pi反對學校在改革方面所做的努力,甚至是反抗,並且犧牲了皮亞札的性命。

改革是不可能的,因為歷史悠久、傳統白人的社交型兄弟會已經成為冒險和反抗的代名詞。他們從叛變中生出兄弟情誼,並在叛亂之火中更加團結。在兄弟會成員的血流的是酒精、危險和縱情酒色,還有保密及自我保護。

他們是不會改革的。

若要有條件地向圈外人的要求屈服,對他們來說是從根本上改變他們的文化、他們在校園中的角色,和他們存在的理由。避免風險和遵守安全常識會破壞其基本特色,還有對他們超重要的身份具體性質。把組織變得更美好、更安全是破壞了他們的傳統,這意味著組織將變成他們不認識的樣子。

當我造訪每個學校介紹新書《American Hookup: The New Culture of Sex on Campus》,我呼籲他們廢除兄弟會。他們的眼睛睜得大大的,嘴巴開始說出「不」字。「這不可能」,他們這麼說,表情證明了兄弟會和姊妹會依然擁有的力量。兄弟會可能不再直接決定誰可以出現在年鑑上,但他們仍有控制力量,證據就存在他們直覺式地堅持組織太強大無法被打敗。

但我們必須推翻這種不可能的感覺。皮亞札的遭遇是一個可預測的悲劇,除非我們結束希臘生活,否則會有更多的悲劇。我並非說這是一件容易的事。兄弟會已經主宰了校園近兩百年,反抗教育當局、拒絕壓制。但這兩百年來我們已經廢除奴隸制、給婦女投票權、送人上月球。我們當然可以擺脫兄弟會。大學校長、管理人員和受託人只需要展現意願即可。對於我們其他人來說,我們需要對他們施加壓力,並繼續統計,直到他們行動為止。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坎城】《玉子》一頭可愛「超級豬」招惹的無上災禍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