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面對重大決定躊躇不決?亞馬遜CEO貝佐斯授你決策心法

2017/06/01 ,

評論

FORTUNE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FORTUNE

財星雜誌是商業財經媒體中的全球領導者,旗艦內容包含全球前五百大企業報導、百大最佳企業雇主。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你是否在重大決定前猶豫不決?因為資訊不足夠?害怕一子錯滿盤皆落索?貝佐思授你三個決策心法。

文︰Suneel Gupta
譯︰許睿洋

亞馬遜執行長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第二十封的年度致股東信近日出爐。這封信不僅提醒人們應如何經營蓬勃發展的企業,更是如何經營燦爛職涯的重要指示劑。對於那些想加速企業成長或讓自己的生活更上軌道的人們而言,貝佐斯的「快速決策法」(high-velocity decisions)提供了三種你能使用的方法。

方法一︰任何決策都能重頭來過

貝佐斯認為決策可以分為兩類——可逆與不可逆。根據去年的信件,他主張大多數的決策都是可逆的,它們都是「雙向門」(two-way doors)︰

若你今天穿過一扇門後,發現自己不喜歡門外的風景,但你已經無法回到原本的地方,這類的決策我們稱為第一類決策。但大多數的決定並非如此——它們能被改變,且是可逆的——它們皆是雙向門。

在過去,我把雙向決策當成單向決策處理。當我終於開口告訴我太太我想搬到矽谷來創立自己的公司時,她的回應是「現在嗎?」這是個合情合理的問題。我也已經觀望了好多年,因為我擔心當我決定要冒這個險卻失敗之後,我會同樣地失去我原先的地位。

但隨後我開始發現一種模式。我認識的人在創業失敗以後,都會重拾他們原本的角色。舉例來說,我的一個朋友在經營公司兩年後,決定結束營業並回到原本任職的知名顧問公司,即便他沒有得到(留在顧問公司)應得的升遷機會。

起初,他對整件事感到有些失落。他曾在一次通話中告訴我︰「我覺得好像白白失去兩年。」但當我們最近一起共進晚餐時,他告訴我他已經成為公司的合夥人了,而這個時間點和他當初離開公司開創事業前所預計的大致相同。他的故事或許不是創業成功的故事,但對我這樣較溫和的風險承擔者而言,它傳遞了一個在初創業界常見的觀點︰當失敗帶來的結果不是零的時候,這樣的結果通常會比我們所預期的還要短暫。

或許真正能使人下定決心的不是穿過一扇單向門的勇氣,而是察覺到這個決定其實是扇雙向門。倘若臉書當時失敗了,執行長馬克.祖克伯(Mark Zuckerberg)頂多就是重回哈佛並可能找到更好的工作;若亞馬遜失敗了,傑夫.貝佐斯或許會回到華爾街的高薪職位;若SpaceX失敗了,伊隆.馬斯克(Elon Musk)還擁有Tesla、 Hyperloop、Neuralink等其他企業。多數我們裝作大膽且魯莽的決策其實都是佯裝成單向問題的雙向門。

方法二︰告訴自己︰「雖不同意,但我執行」(Disagree and commit)

要別人同意你的觀點不僅困難而且費時,因此與其試著說服他人接受自己的想法,貝佐斯表示我們應該邀請他們和我們賭一把︰

如果在無法與他人達成共識的情況下,你對特定方向又有著堅定的信念,這樣告訴他人或許會有幫助︰「聽著,我知道我們對這件事的意見分歧,但你願不願意和我賭一把?雖然你不同意,但仍去執行?」

說服自己就和說服他人一樣困難,當我們面臨抉擇的交叉口時(如職涯動向等),我們心中的聲音會試著說服自己往相反的方向走。而在你終於選定一條道路之後,這樣叛逆的聲音不僅不會善罷干休,甚至可能越來越大聲,或在等待一個抓到證據來證明你做錯的機會。

你不能忽略這個聲音,但你能邀請它和你賭一賭,雖不同意但仍執行。貝佐斯指出,這跟說服你自己選擇了一條合情合理的道路不一樣;相反地,你應該接受自己選擇的道路並不合情合理,並答應自己會增加成功的可能性。

「雖不同意,但我執行」的賭注在我有設定時限的情況下能發揮最大的效果。

LinkedIn的共同創辦人、也是我的老師雷德.霍夫曼(Reid Hoffman)將「作戰任務」(tour of duty,乃是一種具特定時間軸的任務)的概念視為在工作場所中團結雇主與員工的方法,同時也是說服自己內心疑慮的良方。

當我離開一份薪資優渥的工作來成立一個暫無收入新創公司,內心有部分是振奮的,然而另一部分卻是憤恨且無法諒解的。我會讓這兩個部分的自己先同意在九個月的時限之內募集資金,如果九個月後無法募得理想的資金,那我便會去找工作。但我如果籌得足夠的資金,我會再給自己十八個月的時間達到下一個重大的里程碑。我與自己進行的每一場賭注都伴隨著一個時限,它會使內心的反對聲浪更容易做到「雖不同意,但我執行」。

方法三︰掌握七成訊息即可做決定

困難的決策(特別是私人的問題)幾乎不會讓你有完整的資訊,而其中最難處理的是知道自己何時已獲得充足的資訊來下決定。貝佐斯在信中直接指明︰

多數決策應該在你獲得70%預計獲得的資訊時便已經完成。如果等到90%,就多數情況來說或許已經太遲了,加上你必須能夠快速察覺並改正不好的決定。如果你擅於修正決策方向,犯錯的代價對你來說就不如你想像得高,但緩慢行動的代價絕對非常昂貴。

掌握七成訊息就行動幾乎都能引領我更快得到正確答案,因為透過行動我能發現原本隱藏的訊息。決策將帶來新訊息。

我時常遇見害怕改變的人,因為他們認為這意味著他們過去的選擇並不完美。揣測自己未來想要的事物就如同射擊一面高速移動的靶心。市場在變動,而我們也應隨之改變。多年之後,你或將發現自己對某件事物具有熱情,但這是你今天不會知道的。貝佐斯的「七成訊息法」讓我們在做決定時能保持彈性,意識到未來的自己或許會選擇調整決策方向。

第二十封的致股東信是獨一無二的,它也道出了貝佐斯最初分享過的理念。即使在未有完整訊息的情況下,我們做決定要果斷快速,同時也該具有改變決策方向的自由彈性。這對股東或對個人而言都是重要的信息。

© 2017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周雪君
核稿編輯:tnlhk

專題下則文章:

「母親節」出乎意料的悲傷起源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