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世界史上最大後勤挑戰:二戰後期美軍如何公平的決定誰能先回家?

2017/06/10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總共來說,軍方預期要從歐洲重新部署三百萬人至太平洋戰區,同時在1946年6月前除役另外兩百萬人。連一向不擅誇大的馬歇爾將軍都稱重新部署為「世界歷史上最巨大的行政以及後勤問題。」

文:Waldo Heinrichs and Marc Gallicchio / History News Network
譯者:胡庭瑞

在本週初,美國以及歐洲剛在低調的典禮以及聲明下度過了歐洲勝利日(V-E Day)、或歐戰勝利紀念日(Victory in Europe)的七十二週年。現今,這個曾經對美國大兵來說非常重要的日子,可能會在更少人的注意下悄悄溜走。我們指的是5月12日R日(R-Day),一個重新部署以及調整的日子,在歐洲以及太平洋戰區的美國大兵能在這一天知道自己是否累積了足夠的點數以被送回家。

R日是美國戰爭部在經歷了近兩年規劃後的產物,目的是要開發出最具公平性的部隊撤回方式。在研究的過程中,科學化的投票方式被用來統計部隊各單位代表的意見。回應顯示,士兵們與陸軍參謀長喬治・卡特萊特・馬歇爾(George C. Marshall)的想法相同,認為像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依單位,如個別的師,撤回的方式很不公平,因為每個單位內的士兵服役時間長短都不一,有可能剛下部隊的士兵馬上就能返回自由身,而已經打了很多仗的士兵卻得要枯等。

General_George_C__Marshall,_official_mil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 public domain
設計除役評分機制的美國陸軍參謀長馬歇爾將軍

相對的,軍方的V-E日復員公式是自1945年5月12日開始根據數個服役的係數來分配點數給士兵以及飛行員。這些被統稱為「修正服役指數」(Adjusted Service Rating, ASR)。每服役一個月得一點;在海外服役的每一個月能再得一點。戰鬥表現則用各戰區(歐洲或太平洋)勳帶上的服役星章(Battle Stars)加以識別,每顆星各加五點。每個因為功績以及勇氣所授予的勳章、以及因傷得到的紫心勳章(Purple Heart)也都計作五點。扶養三個未獨立子女的父親能得到十二點。

一開始,八十五(含)以上的總分就能獲得除役的資格。低分的人則必須留在德國進行佔領的勤務或被送回美國休息三十天後,再前往太平洋戰區。建築以及工程單位則會在沒有休假的情況下直接航向太平洋。總共來說,軍方預期要從歐洲重新部署三百萬人至太平洋戰區,同時在1946年6月前除役另外兩百萬人。

根據一位運輸軍團(Transportation Corps)上校所述,即使在最好的狀況下,移動大型軍事單位還是「極複雜」的事情:「你有一百個不同的變數,而你要能合理的處理所有變數」,然後再重新有效的分配他們。連一向不擅誇大的馬歇爾將軍都稱重新部署為「世界歷史上最巨大的行政以及後勤問題。」

許多方面來說,在除役久經沙場的部隊以及辨識哪些人應該被召去太平洋繼續服役上,修正服役指數都顯然是公平的工具。但它同時也是一個行政夢魘,因為這個程序容易受到不同的解讀、誤報以及錯誤的影響。從服役星章的授予也看得出一個表面上直觀的戰鬥榮譽系統背後看不見的困難。

服役星章的授章批准是一個持續進行的過程,而在預定要被送往太平洋的師中,不存在累積超過八十五點的士兵。第二師從歐洲出航的數天前,才得知該師因為兩場戰役而被授予功勳,導致兩千七百名士兵因此立即獲得除役資格。第五師也發生了同樣的問題,意外的多損失了六百人的兵力。總計,在歐洲戰區約有一萬四千人因為授章的遲延而被免於繼續服役的義務。

在寫給德懷特・艾森豪(Dwight Eisenhower)將軍的信中,副參謀長湯瑪士・漢迪(Thomas Handy)向他傾訴:「整個因為戰役獎章的麻煩才正要開始。」漢迪還表示他已經收到了覺得受到「不公正待遇」的抱怨。他繼續表示:「這些抱怨都在戰星被發現能帶來報酬之前進來。」

除了持續刺激師間已經處於翻攪狀態的人力資源,點數系統也帶來在與日軍激戰前夕,將部隊中最有經驗的人員和將官抽離前線的威脅。這尤其能在菲律賓被觀察到。第六軍中早已疲乏的師團為了鞏固島嶼而失去的兵力尋求來自美國新兵補充,而同時,預計要在第一階段入侵日本的這些部隊中,卻有大約有兩萬三千名老兵因為累積滿八十五點將離開。

AP_4510201215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雖然馬歇爾一開始致力於除役過程中的公平性,他馬上就發現軍方在國內受到的批評,指控「高階軍官」們緊抓著士兵不放,卻只是為了讓他們做一些僕役的工作,如居家清潔或除草。參議員們抱怨整個除役過程過於冗長而應該被置換成一個簡單的「早進早退」(First-in-first-out)系統。

人們問,為何不把四十歲的除役年齡降低?在副部長羅伯特・派特森(Robert Patterson)領導下的戰爭部拒絕調整除役系統,以免背棄原本對士兵的承諾。派特森發現在整個戰爭中,大眾對於在家鄉方面的犧牲意願都是欠缺的。現在他察覺到公共意見開始期待盼望經濟上的復甦以及戰時限制的鬆綁。

他堅守自己的立場,並一而再的拒絕文職機關首長要求放士兵假,以填補鐵路工程、礦業以及其他需要技術勞力產業的人力空缺。「羅伯特・派特森不只一意孤行」,固態燃料官員哈洛德・依克斯(Harold Ickes)抱怨,「而且他走的還是歧路。」

到了七月,軍方已經在艱難的為了入侵進行部隊的組織、訓練以及重新部署。年輕的入伍員被送去取代菲律賓和沖繩死去的士兵,以及填補因為高點數而返家的兵員。雙向的船運壓力因為重新部署以及除役的同時進行而上升。海軍上將切斯特・尼米茲(Chester Nimitz)懷疑軍方能在預定的11月1日前做好準備工作。美國海軍作戰部長恩斯特・金恩(Ernest King)上將也認為緩和匱乏的機率不大,並無益的提醒馬歇爾將軍太平洋船運需求的上升是「因為點數除役系統」。

某方面來說,軍方自己成為了試圖調和公共輿論的受害者。儘管軍方努力讓美國人為了接下來還得在太平洋面對的漫長、艱難戰役做好準備,但開始復員的宣告是如此的接近歐戰勝利日,以至於美國的公眾焦點沒從歐洲轉移至亞洲,反而回歸國內以及經濟的復原。

再者,隨著除役關鍵分數的宣布,整個除役系統在多數大兵知悉他們的最終目的地是太平洋以及日本本島的侵略行動的同時,製造了反方向的誘因:「家」。整個軍方承擔、肩負了太多的矛盾:安排德國的占領行動、為了進攻行動將第六軍準備就緒、重新部署百萬人到太平洋,而同時開始解除動員。那時還有餘裕改善整個情況,不過時間越來越緊迫。而比預期數量更多的敵人,在九州等待著。

© 2017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我們仍在堅守」:蘋果、亞馬遜和臉書宣布支持「巴黎氣候協議」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