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我女兒的小學老師向全班表態她支持川普

2017/06/23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全國大多數的人是投給川普,民主黨是悲痛的輸家,需要停下腳步,這些都是老師說的。」女兒從學校回家的路上這樣告訴我,「老師說川普會為國家做盡好事,希拉蕊則是個騙子和壞人。」

文:Darlena Cunha(《TIME》撰稿人)
譯:Wendy Chang

我是一位媽媽,生活在共和黨州的民主黨支持者,我忽略了周遭的警告,而十分相信民調。受到使用的社群媒體影響,我太相信希拉蕊(Hillary Clinton)會成為我們的總統,所以並沒有很努力的讓這件事成真,當社區裡的川普(Donald Trump)招牌愈來愈多,我也只是開著車經過。

可是我的藍色(民主黨的顏色)世界比我想的還要小很多,它甚至還不到我孩子的小學——一個你覺得不會受到政治化或是政治灌輸的地方,但,很可惜並不是。

當川普第一次發表演說時,我的小女兒是在學校看電視轉播,「媽媽,老師一直說川普之後會多偉大,而且還在他講話的時候附和:Yes!」女兒是在我送她去學校的路上告訴我的,「我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掉了一滴眼淚喔,媽媽不用擔心,我沒有大哭,也沒有人看到。」

我的心碎了。

在這個歷史性的轉型期,我幾乎不能期待老師保持沉默。共和黨或民主黨,把信仰放一邊,我念小三的女兒有資源也有意圖想要了解她周遭發生的事,而學校如果忽視就是在幫倒忙,教育不能與世隔絕。

但教育也不能充斥著黨派教育,我的雙胞胎女兒才八歲,並未有能力去區分事實和意見的差別,這個技能甚過需要。他們想要長輩說的話,用表面的價值來判斷好壞,那麼,當黨派政治踏入教室時,父母應該做什麼?

「全國大多數的人是投給川普,民主黨是悲痛的輸家,需要停下腳步,這些都是老師說的。」女兒從學校回家的路上這樣告訴我,「老師說川普會為國家做盡好事,希拉蕊則是個騙子和壞人。」

這句話讓我當下僵住了,我知道她的老師支持川普,選舉後第二天,我女兒回到家裡,談論她老師是多麼高興、美國將如何得救、好人如何獲勝。

我都覺得沒關係,我覺得老師也是人,有自己的意見和感受都沒關係。我希望讓孩子看到隨著政治動盪而正常起伏的情緒,不管是快樂還是悲傷。

讓我僵住的是針對年輕孩子的政治宣傳,沒有特別的意圖,可是仍然存在,她的老師告訴孩子們,希拉蕊會傷害小孩子。她跟孩子們講述了性的故事,還給了這群小三的孩子一個痛哭流涕的版本。假日玩耍時,即使是在炎炎夏日之時,我的孩子還是繼續在糾正她的同學們關於希拉蕊應該去坐牢,就發生了三次。

不只是自由主義者擔心在校的政治問題,保守主義者其實多年以來也一直在奮戰抵抗。

我的一位朋友霍莉・摩爾(Holly Moore)是科羅拉多州丹佛一名五歲孩童的父母。她是在希拉蕊地盤內的川普支持者,雖然她女兒還在念幼稚園,摩爾就覺得學校老師的自由化個人政治思想,可能已經滲透到平時的授課教育中。

「我認為教師不應該使用自己的平台來實現政治,儘管我認為他們現在正在這樣做了。」她說,「如果內容合乎課程,那沒關係,但一般來說教育機構大部分還是採行自由主義,而我認為孩子們在意識形態上也正在被教育。」

家長如何評估什麼是時事課程課程,什麼對不懂政治度細微差別的兒童來說,是意識形態基礎?而如果他們面對的是後者,父母又應該怎麼做?

現在普遍情緒高漲,雙方的人馬都神經緊繃,我們無法主導自己的勇氣,老師們工資不足但勤奮工作,儘管他們個人落後於政治層面也是如此。如果一個老師真的跟你的意見不同,每個人都專業一點是必要的。

起初,我不想要直接與老師見面,因為我害怕女兒會在教室裡被報復,如果我站出來反對她的政治信仰,孩子是不是需要承受後果?另一方面,她會不會也成為箭靶?老師會想要把我的孩子從自由主義的火焰中拯救出來嗎?

都不是。其實是父母不要落入黨派政治的坑中,我們必須記著,老師也是人,他們的工作非常辛苦但工資不足,而且他們也同樣關心身為人的孩子們。

我被引導著要直接跳過老師找校長,甚至校董會,但我並沒有這樣做。我知道這可能只是我一個懦夫的發言,八歲的孩子像是個不可靠的記者,而作為房間裡的一個成年人,我必須要真的有大人的樣子。如果你把單方面的故事敘述直接回給上面的人,並未給予對方任何討論的機會,這不僅是可恥的,也會對老師帶來可怕的後果。

「你不能忽視在政治中發生的事情,但你需要依據說話的內容來做反應。」摩爾說。「我會直接先詢問老師,如果真的超出需要範圍了,就找學校行政管理階層參與吧。」

在我們家的例子中,老師捍衛了她的決定,可是在我們的會議中,她是用直接、和善的口氣跟我女兒說話。結果她並沒有投給川普,而是空白票,她表示自己支持川普的原因是他是總統,而我們的國家就是這樣,不過我還是可以看到我女兒是怎麼感到困惑和不安,我也能夠明白,若沒有去找老師,自己會製造了什麼樣的混亂。

在未來幾個月,面對這些問題將是重要的,但無論是自由主義還是保守主義,請記住在行動結束時還有另一個人。以防萬一,家長應該先要跟老師打電話,帶錄音設備或記筆記。這樣你就可以確認你們真的有見面以及討論的內容。或者在見面時有見證人,不論是朋友、家庭成員還是在學校工作的其他人。如果情況愈變愈糟,你可以隨時將孩子轉班。

除了政治意識形態,我們必須記住給予他人應有的尊重,我們可以在家裡給孩子我們覺得合適的政治教育,但果你讓某人的工作陷入危機風險,那就是不公平的,除非你能確定他們的行為真的是錯的,你無法在家裡反駁抵抗的。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川普退出《巴黎協定》,美國地方組織各自努力對抗全球暖化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