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異形:聖約》:噁心的生物和二合一的麥可法斯賓達

2017/06/26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20th century fox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文:Stephanie Zacharek
翻譯:胡庭瑞

很難說到了現在,誰還想要(或需要)另一部《異形》(Alien)電影。但不知為何,即使是在那些聲稱毫不在意的人心中,也對每部新的異形電影,包括雷利.史考特(Ridley Scott)執導的第三部異形作品《異形:聖約》(系列第六部),存在一絲好奇的悸動(或許是許多年前,滲入我們血液中微小異形的沉默呼喚?)。

史考特2012年執導的前作《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讓一些粉絲感到失望,不過同時也激起了其他人對該片的細緻辯護。作為一個某種程度上「腦補」的前傳【1】,《普羅米修斯》給人一種無機、僵硬的感受,但至少它主打由麥可.法斯賓達(Michael Fassbender)飾演,唯一一名在一艘「天知道什麼原因」要前往「天知道什麼地方」的太空船上的「非人類」——神祕莫測、能操多種語言的機器人大衛(David)。

片中一個極具詩意段落裡,當其他船員在沉睡時,大衛坐在一面巨大的電影螢幕前,沉浸於大衛.林恩(David Lean)執導的《阿拉伯的勞倫斯》(Lawrence of Arablia)的光亮之中,顯然在幻想自己是彼得・奧圖(Peter O’Toole)所詮釋的經典角色——考古學家勞倫斯(T. E. Lawrence)精神上(甚至是形體上)的雙胞胎。

法斯賓達在《異形:聖約》中再度亮相,不過飾演的不只是大衛,還有另一個可能更為先進的機器人華特(Walter)。電影後半段,兩人謹慎的私密對話是第二個值得去看《異形:聖約》的理由。而第一個理由是在電影的前40分鐘左右,它們優雅地讓人毛骨悚然,並且為片子建立了許多其他戲份無法達到的高水準。

異形 劇照2
Photo Credit:20th century fox
雷利史考特所執導的3部《異形》電影,充滿了對末世、機械、意識、起源、性別等議題,有著哲學性省思。

《異形:聖約》設定在西元2104年,普羅米修斯事件的10年後;以及第一部《異形》中,雞肉(指破胸體, Chestburster)從約翰.赫特(John Hurt)的胸口爆出的18年前。《異形:聖約》以故事核心的太空船為名,在片子開頭,我們得知聖約號(Covenant)的艦長,一個由詹姆士.法蘭柯(James Franco)插花的小角色,死了。

輪到奧瑞姆(Billy Crudup飾)掌艦,然而船員們表面上因為他的宗教觀而並不信任他(一條被引出然後被淡忘的線)。法蘭科艦長(不管叫甚麼名字)留下一個悲痛的遺孀丹妮爾絲(Katherine Waterson飾,這角色留著一個極度不討喜的西瓜皮髮型)立誓要繼續這趟漫長的旅程:整艘船載滿船員(包含Demián Bichir、Danny McBride飾演的男船員以及Amy Seimetz和Carmen Ejogo飾演的女船員),再加上一整船深眠艙中的市民,為了殖民計畫,正前往一個被認為適於人居的星球。

偏離航線的聖約號永遠沒有到達目的地。取而代之的是,奧瑞姆和部分船員在《普羅米修斯》中,法斯賓達飾演的大衛以及努米拉帕斯(Noomi Rapace)飾演的伊莉莎白.蕭(Elizabeth Shaw)離去的星球著陸。就第一印象上,這個星球看起來還行,至少遍布著植物。然而船員們很快就發現在這星球上,缺少鳥類以及其他的動物。這幫人與此詭異地貌的初次接觸是整部電影最佳的片段,甚至還特寫了這個壯觀的時刻。一小堆銀質的塵粒——閃爍地像是石墨屑——從地上冒起形成一個類蕨類嫩芽的花體,並悄悄地飄進...…呃,你會想要自己親自去看這一段的。

photos_14888_1494833009_5d8ec30b6c7f2ab5
Photo Credit:20th century fox
說到底,《異形》系列電影裡面,最讓人上癮的還是這些噁心、古怪卻又充滿魅力的外星生物。

《異形:聖約》頗具娛樂性。但是它自那段開場後就走歪了,這個問題正是由那個我們特地來看的「生物」造成的。1979年樸素、被嚴謹支配的「異形」,有著驚喜感(那些爆炸的雞肉!)。要不愛上這個由吉格爾(H.R. Giger)所設計的,精緻又不失自然的生物(陷入一段複雜、絕望、恐懼和驚嘆的羅曼史)是不可能的。《普羅米修斯》即因為缺乏這些「小動物」而備受批評,牠們在《異形:聖約》中以多種形式亮相,當中最佳的是一個飛馳舞動、滿是憤怒、死腦筋(Eggheaded rage)的爬蟲寶寶。

但是到了電影的最後,這些噁心的怪物已經不再可怕,牠們變成例行公事。幸好我們還有法斯賓達的雙重角色。當華特遇見大衛,那個畫面顯然是納西瑟斯(Narcissus)凝視水中倒影的迴響,好像在對彼此訴說:「你跟我長得幾乎一樣,不過不像我那麼漂亮!」自我與理想——如果機器人有理想——互相衝擊。大衛與華特在道德與科學上爭論著,但當我們試著理解它們的對話時,他們完美吻合的臉頰又令人分心。《異形:聖約》充滿了急促的理念,但到了電影尾聲卻失去了戲劇的重量。但沒人能夠批評法斯賓達這個二合一的角色,我們只能問,為什麼我們會只滿足一個(法斯賓達)呢?

【1】《普羅米修斯》雖然說是在同一個宇宙但獨立的故事,但一般被認為是異形故事線的前傳。

© 2017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我在二戰的德國長大,深知民族主義和民粹主義就是通往戰爭的道路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