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章節
7 197 專題文章

面對恐怖份子,我們要有更多想像:如果恐怖攻擊從海上來呢?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唸給你聽

文:James Stavridis
翻譯:Wendy Chang

James Stavridis上將是北約的第16位歐洲盟軍最高司令,現為塔夫茨大學弗萊徹法律與外交學院院長,也是《Sea Power》 與《The Leader's Bookshelf》的作者。

眾所周知,911攻擊事件不是智力的失敗,而是想像力的失敗。我們根本無法想到,蓋達組織恐怖分子把商用客機成為一個複雜的空對地攻擊系統,造成數千人死亡,改變了世界歷史的過程。為了預測其他即將到來的災難,我們需要打開我們的想像力港埠,而且很不幸地,我們必須把目光看向大海。

過去幾十年,恐怖主義者主要使用航空和地面攻擊,最常選擇用槍支和爆炸物進行行動。他們繼續著迷於使用商業客機的想法,自911事件以來已採取多次這樣的行動,其中包括在2015年秋天轟炸了一架從埃及飛回來的俄羅斯客機,上面載滿了觀光客。最近,諸如商用卡車這樣的車輛已被用來衝撞法國、瑞典和英國的人群。我們正在加強機場和大型人潮聚集空間的防禦,以應對這些挑戰。

但恐怖分子,包括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蓋達組織(al-Qaeda),東非的索馬利亞青年黨( al-Shabab)和奈及利亞的博科聖地(Boko Haram),繼續尋求新的、不同的方式來攻擊我們。在海上,目標群是有利可圖的:佔全球國際貿易90%以上的五萬艘船隻。海上最多可能有300萬人,大量的郵輪,還有我們的港口裝滿了世界各地的貨物,和碼頭、航運節點和鐵路連起來構成複雜系統。

雖然恐怖份子在海上的行動仍未如預期嚴重,但仍有幾次恐怖的襲擊。巴勒斯坦解放陣線(Palestine Liberation Front)於1985年劫持郵輪Achille Lauro號,包括處決了一名猶太裔美國旅客,他在輪椅上被槍殺、扔出船外。15年後,科爾號驅逐艦(U.S.S. Cole)受到蓋達組織成員駕駛船隻的自殺式攻擊,造成17名海軍死亡,幾乎要弄沉了幾十億美元打造的船。

聯邦調查局(FBI)和美國海軍海豹突擊隊第六分隊(SEAL Team 6)的反恐部隊正在努力應對這種襲擊。但即使郵輪產業、全球商業航運公司和政府在過去十年中都加大了對海港的安全力度,我們的準備仍存在差距。

海上恐怖襲擊可能有兩種情景。第一個是對客船的攻擊,遊艇可說是大型的「海上城市」,可是往往被忽視,他們的航程表公開可見,往往承載著許多未武裝的無辜民眾。攻擊一艘遊艇可以只要靠攻擊科爾號驅逐艦的自殺船即可做到,但其實只要使用一個攻擊中東市場相似的炸彈就好。(大規模毀滅武器的真正黑暗威脅總是存在,也許是由像北韓這樣的流氓國家提供的)。第二種情況是對港口或海岸造成環境或經濟損害,單索馬利海盜就可在一年內造成全球經濟約180億美元的損失。

為了加速海防,我們必須增加對海上、沿海地區和海港的監視和控制。這將需要海運公司、郵輪公司和政府之間更好的公私部門合作,每一塊都是個難題。我們應該成立一個常設情報審查委員會,由重要的海事人員組成。這個小組應該與來自政府各機構間的與事者、我們的合作夥伴以及航海私營部門的代表,考慮可能發生的情況。

而且我們需要進行軍事演習以模擬相關的攻擊並制定常規反應。來自美國和我們合作夥伴的頂尖特種部隊都付出了許多,為此做了大量的工作。我們需要建立常規執法機構、美國海岸警衛隊,以及商船和郵輪的私人保全。而且,正如我們在空中和地面上一樣,我們需要訓練人們來回應。

最後,我們需要改進美國的海事和安全技術,以幫助國家可以跟踪和檢查容器內容物,提高所有港口的檢查率,追蹤易受攻擊的航運周圍,所行駛的小船,並解決所有在準備工作會出現的落差。畢竟,恐怖分子從空中和地面上的攻擊效率已經太高了。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朱家儀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責任編輯:Sid Weng | 核稿編輯:julia
8 197 專題文章

為什麼美國人應該反對川普的孤立政策?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唸給你聽

文:Ariana Berengaut、Edward Fishman
譯:黃獻寬

如果美國人開始厭倦他們在世界中的角色,這一點也不讓人意外。這個巨大國家正從伊拉克與阿富汗的長年戰爭和國際金融危機中慢慢復甦,快速的全球化以及日漸複雜的國際議題讓美國沒有絲毫喘息的空間。伊斯蘭國(ISIS)的恐怖攻擊漸趨激烈、俄羅斯侵犯鄰國並試圖顛覆美國民主,還有北韓的核武問題升高了亞洲發生戰爭的可能。這些(美國)海外發生的危機顯得更加真實,而轉機卻教人感到更加捉摸不定。

去年五月,一份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調查證實了美國人對國際事務的倦怠,僅有略多於三分之一的美國人認為美國政府應該幫助其他國家處理他們的問題。而從選舉中選出一位政策是削減32%外交及發展資金,標榜「美國第一」的美國總統,也證實了這一點。即使縮減的預算只是一部份的數字,仍會對美國在國際上的信譽及影響力造成傷害。

不過川普(Donald Trump)不該被當作美國人對國際事務憂心的「病根」,他或許更適合被視為這個現象所帶來的「症狀」。雖然美國人從干預國際事務中得到難以計量的優勢,但是在戰爭中失去的生命、受經濟衰退的影響,這些成本卻比從中獲得的利益更加明顯。這種衰退顯示了美國在國際上的強盛地位,不僅是反映自全球社會變遷,也是源自失敗的國際交流。

美國的政治人物,還有向他們建言的國際外交政策專家,一直以來都普遍同意,美國的兩個政黨承擔著全球的領導責任。我們(美國)幾乎只專注在相互交流,以求獲得一些與智囊團、外交協商相關的政策,卻未更進一步。如今,這個基本的任務目標卻開始消失。除非外交政策專家能為我們找到更好的方針,來處理國際事務,否則美國的閉鎖政策,將不會隨著川普的任期一同結束。

美國人民有權知道,它們投資在外交發展的每日收益回饋。相較於其所造成的影響,這項投資的成本非常微小,大約只佔了美國聯邦預算的1%,但每一美元的運用都需要合理而且具有說服力。僅僅在過去的三年間,美國的國際行動延緩了伊波拉(Ebola)病毒的大流行,並成功組織了超過65個盟友國,一同對抗ISIS,還與195個國家共襄盛舉,簽署了歷史性的氣候變遷協議,不過最近川普十分輕率地否決了這項拯救地球的政治行動。

我們必須做出改變。而且我們的行動必須能夠反映在我們的現實生活。在我們父母或者祖父母的年代,勇敢的定義或許很容易掌握,像是諾曼地登陸硫磺島英雄,這些英勇的作為能讓現在的我們得到許多讚揚。但要說服別人,削減美國國務院2017年的預算,可能會引發國際戰爭或者全球疫病大流行,這可是一項抽象又極具挑戰性的任務。

大型外交政策必須要與人們的日常生活相連結。國內對外交政策的擔憂不容輕忽。國際貿易開放政策要想成功,必須同時考量並解決國內的失業問題(如自動化與人員培訓不足的問題)。如果要對氣候變遷採取行動,也必須懂得與為此失去工作的煤礦工人溝通,並要考量他們在綠能經濟中的位置。若想收容難民,也不能過份忽視一些美國人對新移民的恐懼(即使這種恐懼擺錯了地方)。

對於這些外交政策,我們要懂得用「白話文」告訴群眾其中的意義。那些專業術語,像是「多邊接觸」(multilateral engagement)、「全球治理」(global governance)和「以國際規範為原則的國際秩序」(rules-based international order),這些專業術語除了用在政策提案上頭,根本不具有修辭意義。如果我們要在演講中提到它們,就必須試著用別的方法說明。

而且這些政策都需要與美國人民好好溝通討論,尤其是那些對政治辯論及相關討論沒有進入狀況的人們。不論政黨之間的關係如何,我們把國際統合及貿易相關的議題訴諸討論,這將冒著把這些對美國人民至關重要的議題政治化的風險。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的成員有保護彼此的重要義務,而這個川普在布魯塞爾(Brussels)拒絕重申的義務,不應該就這樣被當作政治籌碼。

可以肯定的是,我們必須要找到解決國內外政治交流問題的最佳方案,例如自動化帶來的經濟衰退,或者是極端暴力主義所帶來的恐懼。但是身為國際外交事務的專家,我們也會優先與那些可能影響我們提出的政策的人見面。這表示我們的國際航班之間,也需要增加洲際公路的旅程了。聆聽並學習平民大眾的想法,可以為我們帶來寶貴的經驗,幫助我們制訂新政策,以應對未來的新挑戰。

在這個全球局勢混亂的當下,我們(美國)的總統似乎對此不大感興趣,我們可以合理認為,美國曾經輝煌的外交政策,如今早已不適用了。但在諸多危機環伺的情況下,我們迫切地需要打擊孤立主義的浪潮。我們的強盛,美國之所以偉大,是因為我們始終願意站在世界的風口浪尖,樂意成為危險與黑暗中的開路先鋒。雖然不完美,但這種領導風範,無疑帶來了一個更繁榮、更安全、更寬容,也更和平的世界。這些成功的痕跡就在我們周遭,不容抹滅。現在,我們需要更多的行動去證明這是對的。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朱家儀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責任編輯:Sid Weng | 核稿編輯:julia
9 197 專題文章

恐同推文貼了又刪?《當個創世神》遊戲作者推文支持「異性戀尊嚴日」

由 Official GDC - Flickr: GDC 2011 - 3/1 (Day 2), CC BY 2.0,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16793652
唸給你聽

文:David Z. Morris
譯:曾勢喨

以《當個創世神》開啟了國際電玩新潮流的馬庫斯.阿列克謝.泊松(Markus “Notch” Persson),六月底在推特的言論正快速延燒,而其中的內容顯然不太適合玩這個遊戲的小粉絲。

泊松雖然刪掉了他原本的推文,但在那之前已被其他人截圖了。

凱特封鎖我了。
那篇文說了甚麼啊?─General Erik Krieg @Erik_R_Krieg, Replying to @SolarSands1

凱特說:「當你的小孩玩《當個創世神》的時候,記得這就是開發的人」
然後她就貼了泊松貼文的截圖。─Nya Tonantzin Flores @Nya_Flrs

如果你反對「異性戀尊嚴日」這個概念,那你真的是個賤貨而且應該被射殺。─泊松

「異性戀尊嚴日」其實是一個概念而非一個真正的活動,這個概念為社會保守派所提出,目的是對抗每年六月舉行的「LGBT自豪日」活動。許多人視泊松的推文為恐同、反同,另外他們也都認為泊松的推文可能違反了推特有關暴力煽動以及威脅的規定。另外一個提倡「異性戀尊嚴日」的推特使用者據報已經被停權

遊戲玩家和其他推特使用者們很快的開始嚴厲指責泊松,而他似乎不情願並部分承認他的推文應該是被誤導了。 

我懂了,所以現在的尊嚴是指你能夠勇敢的表達自己,而不是指你到底是哪一種人。─泊松, 6:26 AM - 30 Jun 2017

是的,如果我說我混淆了認清自己是誰的尊嚴與克服某種從來不需面對的困難的尊嚴,這也是說不通的。─泊松, 8:37 AM - 30 Jun 2017

好吧,你說得很有道理。我將會很愚蠢的支持我其他的聲明,就只為了引起仇恨式的論爭。─泊松, 4:44 AM - 30 Jun 2017

但是他對於自己的過失與負起責任的聲明,混入了許多對於LGBT認同政治的強烈批判。

我認真的說,你們這群白癡不了解怒罵與分裂族群根本沒有辦法解決問題,而只會增強分歧確實存在的錯覺。─泊松, 4:16 AM - 30 Jun 2017

在後續的貼文中可以明顯的看到我刪掉那個推文的原因,那就是我並不反同。你們這群垃圾就是特別想要別人成為你們的敵人。─泊松, 5:32 AM - 1 Jul 2017

《當個創世神》和以此為基礎、泊松共同創立的魔讚公司,在2014年以25億美金的價格賣給了微軟,其中大部分的款項都直接進到了泊松的口袋。在此之後,他就常常因為他奢侈的生活方式與反覆無常的性格登上媒體頭條。

這次的案件聽起來似乎有點熟悉,有點像傲庫路思(Oculus,虛擬實境科技公司)的共同創辦人帕爾默.拉奇日前爭議的續集。拉奇與泊松一樣都是個科技宅,後來也都成為了自以為是的億萬富翁。兩年前,當拉奇把他的公司賣給臉書後,他就因為資助一個號稱要用諷刺性的模因(memes,指一種快速傳播的想法、行為或現象)來支持川普選總統的團體而引發爭議

當然,他們兩人有一個顯著的不同點,那就是拉奇才二十幾歲,但泊松已經四十好幾了。

© 2017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