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章節
8 254 專題文章

《漢娜的遺言》如何引發Google「自殺」的關鍵字熱潮?

圖片來源:《漢娜的遺言》劇照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Susanna Schrobsdorff
譯:許鈺昕

自從Netflix備受爭議的影集《漢娜的遺言(13 Reasons Why)》於今年3月31日首播後,一場關於大眾媒體是否應該以及如何報導自殺的辯論,持續發酵著。主打青少年觀眾收視群的《漢娜的遺言》,寫實地描繪了一名高中女生自殺前後所發生的事。然而,該影集由於過度的渲染,以及扭曲導致主角憂鬱最終自殺的潛在因素,遭到精神科專家的猛烈抨擊。

不少家長和諮商師指出,《漢娜的遺言》傳遞具有衝擊性的訊息或多或少的影響了青少年們談論自殺的方式,不過這些看法並未經過證實。以下提供相關實證量化資料。

加州聖地牙哥大學的研究人員分析了《漢娜的遺言》首播後的19天內網路上與自殺相關的搜尋資料。根據美國醫學期刊《JAMA Internal Medicine》的報導,所有與自殺相關的搜尋,比同一時間預期的數量高出19%,這個數字令90萬至150萬的研究人員感到震驚。儘管某些搜尋如「如何殺死我自己」並不見得指涉青少年確實有自殺意圖,但研究人員發現,這股關於自殺的網路搜尋熱潮,確實與現實自殺案件相關。他們還發現,隨著影集的播出,越來越多人意圖自殺。 

同時,這份研究也指出,隨著自殺搜尋熱潮的升溫,自殺防治專線以及關於「如何防範自殺」的搜尋也相應增加。正如Netflix以及影集製作人所預料的,《漢娜的遺言》的播出確實提高了人們對於自殺的認知,以及促發了相關的討論。

然而,對於即將播出第二季的《漢娜的遺言》,不少家長感到又驚又恐,其中包括了兩名加州女孩的家人。根據他們的說法,這些女孩們在看完這部影集後自殺,而讓這兩個早已與憂鬱症對抗已久的少女們自殺的元兇正是《漢娜的遺言》。

Netflix隨後發表了一篇聲明以示同情,並且說明他們的節目其實幫助了很多脆弱的觀眾,「有很多觀眾告訴我們,《漢娜的遺言》幫助家長、青少年與身心健康的倡議者們能夠開啟對話,讓他們更勇於面對影集中青少年們所面臨的困境。我們採取了一個特殊的管道讓觀眾去留心那些言論的本質,並且創建了一個能夠幫助人們找到當地醫療資源的全球性網站。」

然而,這部美劇所引發的不適感,只是讓現存的青少年自殺問題變得更加棘手。根據一份在五月刊出的研究,研究者追蹤32間兒童醫院,發現5到17歲的青少年有自殺行為甚至嚴重自殘的數量,比2008到2015年的總數還高出兩倍。然而這只是問題的冰山一角,憂鬱症患者可能以各種行為表達他們的情緒,自殘只不過是青少年們處理焦慮的其中一種方式罷了。根據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的報導,2015年全美將近有17.7%的青少年曾認真考慮是否自殺。

photos_21506_1489050072
圖片來源:《漢娜的遺言》劇照

貝爾維尤兒童綜合精神病學急救中心的共同創辦人——精神病學家法迪哈德(Dr. Fadi Haddad)表示,他也很擔心即將播出的的續集可能帶來的影響。他認為這部影集扭曲了自殺所帶來的毀滅性效果,以及當事者周圍的人們所可能感受到的抑鬱氛圍。心理學專家在《漢娜的遺言》播出沒多久,就從患者口中得知這部影集。哈德表示,「急診中心的同事們說,他們聽到小孩現在會說『我告訴我媽,我要當漢娜貝克(Hannah Baker)!』」,顯然參照了《漢娜的遺言》中主人翁以自殺收場的情節。

《漢娜的遺言》令哈德感到特別不安的原因在於,他認為比起寫實的自殺書寫,這部片為了製造更多的懸疑效果,更像是一部充滿復仇幻想和犯罪驚悚的作品。

第一季播出時,透過漢娜的口述,揭露了每個曾經欺凌漢娜的人。但正如哈德所說的,當人們對於被控訴造成他人自殺而做出回應時,當事者早已不在場。任何曾經因為自殺而失去朋友或孩子的人都知道,沒有人應該為一個錄音帶而必須感到為他人的死負責。事實上,像哈德這種神經病學家及諮商師的工作之一,就是要幫助那些留下來的人意識到,過度的罪惡感所可能帶來的毀滅性後果,以及幫助舒緩這股罪惡感,「可是這部劇帶給人們的體悟,正好與我們所期望的完全相反啊!」哈德說。

© 2017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潘柏翰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責任編輯:julia | 核稿編輯:潘柏翰
9 254 專題文章

這個簡單的奈許公式,也許可以拯救你的感情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Chris Wilson
譯:Wendy Chang

Chris Wilson是TIME網站數據新聞主管,著有《RaphaelJS: Graphics and Visualization on the Web》一書。

大部分的夫妻在意外獲得一大筆現金,或是決定花大錢的時候都很開心,直到他們開始爭論要買什麼。

2014年美國MONEY網站調查,金錢是感情關係中最主要的爭執原因,但有時或許沒那麼必要。64年前,著名的數學家約翰・奈許(John Nash)提出了一個簡要的解決方案來解決任何關於錢的問題。奈許是電影《美麗境界》的主角,1950年他寫了一篇八頁的論文,題目是〈議價問題〉(The Bargaining Problem)。他提出了一個基本的公式,讓兩個人可以分割任何可量化的東西——金錢、空間、披薩,以創造最大的共同利益。

奈許的公式是韋斯利學院數學教授奧斯卡・費爾南德斯(Oscar Fernandez)在他最近的著作《幸福微積分》(The Calculus of Happiness)中,所引用的眾多公式之一。這本書以不同的方式來證明數學可以用來改善決策流程和大眾利益。公式的運算很簡單:每當兩個人決定如何分配一個共享資源時,雙方都必須先假設他們得到全部,然後以1到10分來評斷他們的快樂指數,再來也需假設他們不能達成協議的時候,快樂指數會是多少,而且這樣做就得放棄一切,也沒有人會達到東西。

在詢問費爾南德斯教授後,我們設計了這個交互式工具來解決任何使用奈許公式的財務糾紛,只要回答你應該如何拆帳,以及你是否應該做這筆交易就好。希望這可以幫助配偶間、情侶間、朋友間,甚至敵人之間擺平紛爭。

數學是這樣算的:奈許公式算出的結果就會是每個人應該得到的錢(或披薩),加起來就是總數。如果要衡量交易的價值,就是把每個人拿到的比例,乘上如果他們得到全部會感受到的幸福程度。所以如果一個人把他理想的滿意程度(上面的第一塊)打八分,而滿分是八分,然後她拿到75%的錢,那他的幸福指數就會是六。接著,在把這個數字減掉如果談判破裂,他們還能擁有最基本的幸福感——第二塊,來衡量相較於兩個人都拿不到錢,他們都同意這項協議時的幸福感會有多少。最後,把這個代表雙方的數字相乘,所得出來的數值就是「奈許乘積」(Nash Product)。奈許方程式神奇的地方在於,它可以用簡單的代數,來決定這個東西所能發揮的最大價值,進行分配。

螢幕快照_2017-08-07_下午12_23_36

但你可能已經注意到,奈許乘積並不是設計來解決所有狀況,如果兩個人都是真心想要一個東西,而且兩個人都得不到反而還算開心的,那就不會有方式可以為雙方都帶來「淨收益」。舉例來說,如果兩個人拿到整筆金錢的幸褔程度是九分,誰都沒有拿到錢的話只會有六分,即使是他們最後在分錢,他們的幸福感也只有四點五分,比什麼都沒拿到還要來得少。

這可能還蠻令人費解的,因為大家還是會認為平均分配總比沒有獎勵好,現在的假設是這樣,如果雙方都對談判如此投入,以至於他們寧願不做生意也不要吃虧,那麼協議根本無法滿足任何一方。實際上,大多數人可能不會對失敗的妥協感到滿意,這使得公式更有可能產生有效的交易。

奈許並不是特別設計這套公式給夫妻,但它同樣適用於感情關係中,就像壞人在銀行聯合搶案要分贓一樣。無論情況是怎麼回事,它都找到了一個理想的平衡點,同時兼顧到一個人想要得到一件東西的努力,和他們失敗時願意離開的意願。費爾南德斯教授說:「奈許乘積對於來自各方的力量給予反擊,並找到平衡。」

在一開始,可能沒有任何交易能為雙方幸福帶來正向增長的情況下,公式會顯示兩個人需要重新評估他們想要某樣東西的程度,還有他們願意在這場交易中投入多少。要調整「零交易」情況的最佳方法就是至少有一方選擇提高他的幸福指數,或降低他放棄交易的意願。在這方面,該公式具有療癒的力量,推動兩方重新考慮什麼會使他們最幸福,以及該怎麼投入才能達成協議。費爾南德斯說:「這是數學試圖鼓勵你改變你的行為。」

奈許最常被人家記住的原因是貢獻了賽局理論(Game theory)——數學的分支,研究理性人類在競爭環境中的理想行為。該領域知識在經濟和外交等領域有廣泛的應用,投機風險高的地方,一點數學就可以在商量出最佳選擇的路上幫一點忙。在一個感情關係科學——「婚姻」的領域中,比較少會應用到,費爾南德斯想改變這一點,因為他認為即使是代數的代數也可以包含很多的智慧。「這幾乎就像數學正在試圖告訴你一些東西。」他說。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朱家儀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責任編輯:Sid Weng | 核稿編輯:julia
10 254 專題文章

如何避免川普「愚蠢的男性氣概言論」影響下一代?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Jennifer Siebel Newsom
譯:Wendy Chang

Jennifer Siebel Newsom是電影製片、Representation Project的執行長兼創始人,也是加州的副州長夫人。

兩年後,我們可以選舉和現在不同的國會。四年後,我們可以選舉新總統。但,此時此刻,我們能否贏回年輕人的心?

現在,這個國家的孩子所長大的環境,正由一個有害的領導者帶領。他們正在成長和學習如何長大,他們好奇如何在這個世界上找到自己的路,他們也正在尋找「如何做一個人」的典範。我們給他們的答案是川普(Donald Trump)。為了回應川普前幾周對童軍(Boy Scout)發表的不恰當言論,美國童軍團團長試圖透過向演講中被「政治言辭」冒犯的人道歉,從而矯正川普引起可怕的角色模仿。但是,當我們想要培養誠信和有品格的年輕人時,政治上的道歉是不夠的。

其實情況並非一路走來都如此糟糕。身為一個在文化變革產業的職業婦女,我曾懷抱希望,覺得我們就要走上進步之路。我曾認為新一代的男孩會長大,平等地看待女孩;我曾認為新一代的女孩長大後,能夠期待並要求尊重,同時擁有權力的地位——我們都認為力量來自於任何形式,且不永遠都是對的,但所有人都得擁有。我曾希望,30年後同樣的年輕人將成年,女性成為領導階層的情形將會正常化,而休陪產假的男子將使你成為一個平凡的父親,不是英雄。

然而恰恰相反,現在我們國家的孩子遇上一個霸凌主義者,他根本是一齣極端的諷刺鬧劇,充滿著惡毒的男性氣概,和童子軍談話時只專注於自身的勝利、他的強大力量和財富。也許「只」跟年輕人交談時才會這樣。畢竟,川普將自己當作榜樣,只有有特權白人才能跟隨他的腳步。

可以肯定的是,許多童子軍不屬於這個群體。不管人口統計數字如何,許多人都拒絕總統仇恨和自私的訊息。很多童軍(和他們的父母)對川普當天完全不恰當的言論感到憤怒,覺得被自己深愛的組織出賣和疏遠。

但我特別關心那些沒有反應的男生,那些對於川普無味的言論一言不發,或對歧視性言論買帳的男孩們。那些把他的霸凌行為當作是邀請,將情理和群體拋諸腦後,以獲得他們覺得自己應該擁有的男孩。有可能讓你覺得《超時空奇俠》(英語:Doctor Who)13任演員中,有一個是女性還太多,或者增加對校園性攻擊的保護實際上是對男人的獵巫行為。

當然,十幾歲的時候大多數人都只會想到自己,這是正常的。但是,這就是為什麼這些男孩需要一個榜樣,要求他們不只考慮到自己。這些男孩需要一個榜樣,告訴他們自己並非就是全部,他們需要考慮得更加全面,也許他們必須犧牲自己的輕鬆舒適,讓更艱困的人也可以得償所願。他們需要一個榜樣來指出他們一直以來有多幸運,他們有責任努力使世界變成更公平的地方。他們需要一個榜樣來告訴他們,作為一個好人是指善良、具同情心、同理心、關心他人,願意付出、給予,也充滿愛。

但是,這個人告訴他們,成功取決於遊艇的大小,還有在法國南部的假期長短,他嘲笑地說「有些人從未賺過10美分」。這個人利用公開的舞台威脅他的同事,最好照著他的話去做,不然「你就被炒了」。他們所得到的人是川普。

每個男孩都前景看好。他們可以成為我們迫切需要的明日領導者。但是現在我們必須深入幫助他們。我們都必須呼籲童軍團更加嚴謹地引領孩子們長大。團長在前幾週發表的道歉是一個很好的開始,但還不夠。當整個演講訊息都違背他們的座右銘——隨時幫助別人,他們不能只為其中偏頗的黨派內容道歉。

讓我們成為孩子迫切需要的良好榜樣。今晚,擁抱你的兒子,告訴他們你多麼愛他們的善良和同情。問他們今天做了什麼來幫助別人,並感謝他們。我們必須多激勵我們的年輕人,也更要求我們自己、我們的領導人和我們的文化機構。我們和他們的未來取決於它。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朱家儀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責任編輯:Sid Weng | 核稿編輯:jul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