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回顧風靡全球的著色本歷史,一開始就是為了成人而設計

2017/08/15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robfos@Flickr CC BY 2.0
TIME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最近一股「給大人的著色簿」風潮讓不少成人重拾這個似乎只屬於兒童的嗜好,但實際上著色簿剛開始本來就是為了大人而設計的。

文:Merrill Fabry
譯:王國仲

最近一股「給大人的著色本」風潮讓不少成人重拾這個似乎只屬於兒童的嗜好,但實際上著色本剛開始本來就是為了大人而設計的。

早期的著色本可以追溯到麥克爾・德雷頓(Michael Drayton)的兩卷敘事長詩《多福之國》(Poly-Olbion),分別於1612和1622年出版(2016年應著色迷要求再次出版)。書中圖片包括鐫刻的英格蘭諸國與以威爾斯語呈現的奇幻生物。藝術史學家安妮・路易斯・艾佛瑞(Anne Louise Avery),同時也是再版書的編輯者表示:「自己動手上色已經變成一種時尚。」

不過據衛報報導,沒人知道當時的貴族們到底有沒有真的幫這些地圖上色。地圖商人提姆・布爾楊斯(Tim Bryars)去年曾告訴威爾斯線上公司,雖然他看過那個年代的地圖有被上色,卻沒想過當時真的會有人在下著雨的禮拜天下午坐在家裡著色。

對十七世紀的貴族來說,不管著色有不有趣,它們至少被視為實用的美術教具。當時有不少水彩畫的教本,安妮指出由亨利・畢齊罕(Henry Peacham)在1634年所著的《紳士指南》(Compleat Gentleman)中提到替地圖著色不失為一種入門的方法。「時時練習,臨摹卡片與地圖以練筆;運筆畫過表中各小處,如此便能在兩周內上手:以迅速的筆法使大腦銘記,記得比什麼都清楚。」

隨著時間演進,著色變的更加熱門。羅伯特・賽耶(Robert Sayer)1760年於倫敦出版的《花商》(The Florist)呈現了六十幅關於花的繪畫,且出版目的也真是供人著色——為了練習上色的精確度。自由的選擇顏色在今天可能是著色的樂趣之一,但在《花商》一書中則從如何混搭顏色到怎麼讓花看起來栩栩如生都有詳細的指示,「為有美術氣息的紳士與淑女而設計」。

根據本書,法國的「瑪莉金」是「去掉深紅色後的黃色,有時則是大部分都是紅色,佐以一點黃色;莖部則以棕色輕染,葉子是淡淡的暗綠色。」本書在今年稍早的時候因聖路易郵報報導而爆紅,報導中提到一位密蘇里植物園的策展助理在園內圖書館發現了這本書。而本書可不是唯一一本教你如何享受繪畫的著作。賽耶還出版了另一本《繪畫指南》(The Compleat Drawing-Book),刻劃了116種臉部表情、動物、鳥類與風景等不同的繪畫素材。

此外,我們必須了解這些書確實是瞄準成人客群——而且是菁英階層,因為只有他們能支出額外開銷在這些花俏的書上,更不用說還在書上畫畫。

一個明顯的例子是1879年出版的《小夥伴的彩繪書》(The 'Little Folks' Painting Book),作者凱特・葛林納威(Kate Greenaway)以線條構圖;由麥克勞林兄弟(McLoughlin Brothers)—這間公司在十九世紀中期到二十世紀初發行了許多童書—出版。雖然可能不是該時代的第一本,但麥克勞林兄弟持續出版這種類型的孩童著色本,引領了兒童著色本的風潮。

時至今日,書商們皆致力於推銷自家的兒童讀本。一間叫做「胡德沙士」(Hood's Sarsaparilla)的飲料公司於1894年推出用於行銷自家產品的兒童著色本,而他們只是其中一家這麼做的公司。其他例子包括國家製鉛公司,1920年代時他們為行銷自己的荷蘭男孩系列產品出版了多本著色本;著名速食店肯德基也曾在1965年出版自己的著色本。有名的作品集也被製成著色本,理查・F・奧卡特(Richard F. Outcault)的連環漫畫《布斯特・布朗》(Buster Brown)便被做成《布斯特與瑪莉珍的彩繪簿》(Buster's and Mary Jane's Painting Book)。

著色本
Photo Credit: Maxime De Ruyck@Flickr CC BY 2.0

蠟筆直到二十世紀才被發明,在那之前水彩是唯一的顏料選擇,這也是為什麼之前的書被叫做「彩繪」簿(Painting books)。隨著時代進步、蠟筆提供了更好的選擇,著色本開始在孩童幼教間變得普及。如同著名兒科醫生斯波克(Dr. Spock)在紐樂客雜誌中,都建議「在家長準備食物時,或許一兩本著色本是讓小孩有事做的好方法。」部分的藝術教育家則擔心著色本可能會限制孩童的創造力——他們被限制只能在框架內著色。

正如同勞拉・馬許(Laura Marsh)告訴美國《新共和》雜誌,到了1960年代,給兒童的著色書已經扎根於美國家庭心中;而他們的成人同行則以諷刺、激進的方式進行了一波復興。由芝加哥三位廣告專業人士於1961年出版的《著色執行簿》(The Executive Coloring Book)以色調黯淡的諷刺標語引起關注,如「這是我的套裝,把它塗成灰的,不然我就要失業了」。

1962年時,成人著色本成為紐約時報的熱門話題。其他受歡迎的著色本包括1962年由默特・祖克(Mort Drucker )製作的甘迺迪總統著色本,稱霸紐時銷售排行榜首長達十四周;未經約翰・伯奇社群(美國一極端保守反共團體)認證的《約翰・伯奇著色本》(John Birch Coloring Book)引人發噱,還產生了陰謀論;華盛頓郵報更報導1963年時一位醫生曾用特殊設計的著色本來診斷人格障礙。

幾乎所有的著色本(甚至是那些為成人設計的)都不比《黑豹著色本》(Black Panther Coloring Book)來得有爭議——本書受到黑豹黨領導者譴責,並鼓勵對警察的暴力行為。儘管該書遭到告發,仍有一千份左右流出,1970年眾議院舉行的內部安全會議上也有它的蹤跡。一間叫做多佛(Dover)的出版商已經發行成人著色本數十年,他們更致力於推動將每年的八月二日訂為「全國著色本日」。

從作為讓人熟悉藝術史、解剖學甚至是其他複雜功能的教具到娛樂消遣的著色本,著色本多樣化的功能與娛樂性將持續進化、令我們讚嘆不已。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英國醫師建議:多數情形下,要揮別「抗生素吃好吃滿」的陳年老調了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