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川普你錯了,李將軍不能和喬治華盛頓相提並論

2017/08/24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位傳記作家甚至認為,李將軍錯失了成為偉大領袖的機會,因為他重視自己周內的人民勝過整個聯邦,而這個聯邦正是華盛頓拚死命建立的。

文:Olivia B. Waxman
翻譯:Wendy Chang

川普政府覺得美國國父喬治・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和南北戰爭時期南方邦聯的李將軍(Robert E. Lee)之間沒有任何區別。歷史學家則拜託大家要有所區隔。

上週二,川普(Donald Trump)在一場具爭議的記者會上說到,若李將軍和其他邦聯人士的雕像要被撤下,那麼情況只會愈來愈糟到要撤下華盛頓和傑佛遜(Thomas Jefferson)在廣場的雕像。他的私人律師約翰・陶德(John Dowd)後來發出了一封電子郵件,認為華盛頓與李將軍地位相當。

根據《紐約時報》,該電子郵件中提到:「你不能反對李將軍,但支持華盛頓,兩人之間其實沒有太大的差異。」

兩人都是來自維吉尼亞州,同時是奴隸主和軍事將領。他們甚至有些關係:李將軍的父親為亨利・李三世(Henry "Light Horse Harry" Lee)為獨立戰爭的英雄,以追悼華盛頓的言詞而聞名:「(華盛頓)於戰事,於和平,於其國人之內心,皆為冠絕。」李將軍的岳父喬治・華盛頓・帕克・庫斯蒂斯(George Washington Parke Custis)還是華盛頓的養子。

但歷史學家說相似之處僅此而已。一位傳記作家甚至認為,李將軍錯失了成為偉大領袖的機會,因為他重視自己州內的人民勝過整個聯邦,而這個聯邦正是華盛頓拚死命建立的。

1861年4月,南北戰爭前夕,李將軍住在阿靈頓議院(現在在阿靈頓國家公墓內),剛剛讀完華盛頓傳記,林肯(Abraham Lincoln)總統的使者抵達該處,詢問李將軍是否願意領導聯邦軍隊。

《永遠無法成為華盛頓的男人:李將軍的內戰和他的決定如何改變美國歷史》(The Man Who Would Not Be Washington: Robert E. Lee's Civil War and His Decision That Changed American History)一書的作者強納森・霍恩提到:「使者試圖說服李將軍,國家視他為華盛頓家族的代表。但李將軍拒絕了這個命令,對我來說,那就是使他無法下一個華盛頓的關鍵一刻。它使李將軍與華盛頓最偉大的遺產——聯邦——正面對決,因為他從小受的教育就是要把對維吉尼亞州的忠誠放第一位。」

在當時那種感覺其實蠻普遍的,即使對李將軍一個從國家軍事學校畢業(西點軍校)的人來說有點古怪,他甚至還在美墨戰爭中和美軍並肩作戰呢。

漢密爾頓學院歷史教授道格拉斯・安布羅斯(Douglas Ambrose)解釋道:「這些人看到了聯邦的價值,允許各州做他們想做的事情。現在我們認為自己主要是美國人,再來才是一州州民。」

與此同時,霍恩指出,有些維吉尼亞人州決定保持對聯邦的忠誠,包括李將軍在陸軍溫菲爾德・斯科特(Winfield Scott)的導師,他認為李將軍領導邦聯軍是正在犯下大錯。

這兩名男性也生活在對奴隸制有著截然不同看法的時代。華盛頓和其他一些創始人認為,由於經濟因素,奴隸制從長遠來看是站不住腳的,最終將會結束。

哈佛大學美國與非洲研究所的英語和非洲學教授約翰・斯托佛(John Stauffer)表示:「華盛頓意識到奴隸制在美國深深紮根,如果要立即終結奴隸制,將會帶來另外一場戰爭,這並非他想要的,因為美國才剛打完一場八年的獨立戰爭。所以華盛頓才說,如果想要終結奴隸制而不引起社會紛亂,是要逐步慢慢來的。」

普立茲歷史學得獎者及《華盛頓傳》作者約瑟夫・埃利斯(Joseph J. Ellis)表示:華盛頓自願釋放了許多奴隸,並留下了一筆提供教育的基金,只要奴隸們願意,就可以留在芒特弗農(Mount Vernon),這其實是不合法的非正式安排,但其實有用,因為「沒有人會想要去搗亂」。

李將軍也透過他的妻子監督奴隸,這些奴隸是華盛頓無法靠自己的意願釋放的奴隸後代。

像華盛頓一樣,李將軍在理論上反對奴隸制,但不認為當時是結束奴隸制的時機。正如他在1856年寫給妻子的信中寫道:「奴隸制作為一個機制,對任何國家的道德和政治來說都是邪惡的。」但只有上帝才能釋放奴隸(或用他的話來說,「他們要過多久才得受感化,端視全知全能的悲憫天意之所識與所為。」)

當時,認為奴隸制將自行結束的觀點不再流行。埃利斯指出,收割棉花的工作非常粗重,創造了一個依賴奴隸制的南方經濟,在此同時北方州和平地逐漸解放了奴隸,形成了固有的衝突。而歷史學家暨《李將軍傳》的作者艾默利・湯瑪斯(Emory Thomas)表示,當時諸如約翰・布朗(John Brown)在哈珀斯費里的廢奴主義者行動,也讓李將軍和南方人士擔心奴隸制岌岌可危。

最後,歷史學家認為,華盛頓曾擔任大陸軍司令,主持憲法會議,並成為第一任總統,而李將軍則領軍對抗聯邦政府。「一個民主倚靠的是失敗者接受大多數人的意志」斯托佛說,「邦聯並沒有這樣做。他們輸掉了選舉,最終離開了。」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

專題下則文章:

如果我們能編輯基因,我的哥哥將不復存在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