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台灣正面臨嚴重的人才外流危機,而中國是最大受益者

2017/08/28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文:Nicola Smith / Taipei
譯:許睿洋

俗話說:「金錢會說話。」至少對Eddie Chen和其他420,000名、前進中國賺取更高薪資的台灣同胞而言,應是如此。

26歲的Eddie Chen在2014年從台灣首都台北前往北京。起初是因拿到全額獎學金而在中國讀書,畢業後選擇在一家大型跨國企業擔任公關。

在中國,他賺取的薪資是留在台灣的兩倍,因為台灣給畢業生的起薪從1990年代晚期以後就鮮有成長。他解釋道:「中國有更大的市場和更深化的全球化程度。相對地,台灣並未提供太多機會給年輕人。」

根據政府的官方統計數據顯示,2015年台灣約一千萬的勞動力中,有超過720,000人(其中72.5%具有大學或更高的文憑)移往海外尋找更好的工作機會。

不出所料地,鄰近的中國在與台灣使用相同語言的情況下,吸收了絕大部分台灣外流的勞動力。

同時,中國也積極地吸引台灣最優秀的人才前往,造成極為嚴重的人才流失。這不只威脅著台灣的經濟,更讓人擔憂的是,長年以來聲稱台灣是中國領土的北京政府藉由其經濟實力試圖換取政治上的影響力。

最近中國招募台灣學生與企業的趨勢已挑動了這個自治的民主國家內部的敏感神經,因為中國可能透過財務上的利多,並利用台灣疲弱的經濟來贏得年輕一代的忠誠與信任。

中國已經鎖定台灣的高知識菁英多年了,自台灣總統蔡英文拒絕接受北京關於台灣(與中國)屬於「一個中國」的政策以來,兩岸關係持續惡化,但最近(台灣人赴中國)工作與就學的動機上升代表著策略有所改變。

中國試著透過國際孤立、阻止台灣參加聯合國相關會議和搶奪台灣現存為數不多的邦交國等方法來處罰台灣。但這些方式似乎只會讓加強台灣內部自我意識形成與鍛鍊的決心。

台灣年輕的一代尤其堅定地認為台灣是自己的母國,而中國只是一個巨大的鄰國。但若長期向2000年後出生的台灣人提供高品質的生活水準,其結果將難以預測。

中國相信經濟上的利益長期下來能夠沖淡國家意識,最終取而代之,並加速其國家統一的進程。

四月份的報導顯示,北京將透過由汪毅夫(習近平的前台灣事務顧問)領導的「中華全國台灣同胞聯誼會」來吸引企業基層。

除了提供吸引人的讀書與工作機會之外,這個夏天還邀請了地方縣市首長與青年團體赴中國參加各式營隊與文化體驗活動

上個月,中國的教育部宣布將在台陸生人數砍半,同時放寬台生進入中國大學就讀的規定,令人不禁懷疑這是否為中國刻意進行的「社交工程」。

台灣負責監督兩岸關係的大陸事務委員會呼籲中國應「珍惜並維持」教育性的交流,也警告相關的「阻礙或限制」。

這提醒了台灣學生關於兩國教育體系的「主要區別」。

但政治卻是Ling Kuang-hsuan最不在意的事。作為一名二十二歲的研究生,她正興奮地迎接九月開始在北京大學主修人力資源、為期兩年的碩士課程。

她相信以北京大學全球頂尖的校譽,將來能對她的工作前景有所幫助,且就像Eddie Chen,她認為自己的未來就在中國。

她補充道:「我希望我能留在中國找工作……我大部分的朋友也希望自己能在畢業後在那裏找到工作。許多跨國企業在中國有分支機構或代理商,但在台灣卻沒有這樣的機會。」

她擁有非常好的機會,因為中國的主要城市展現出跨國公司林立的繁榮景象和提供許多機會與協助給新創公司。

RTX12YRD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2015年,中國電子商務巨頭馬雲宣布向台灣企業提供3.3億美元的資金。

就在上個月,總部設於台北的《中國時報》報導了一場在上海舉辦、總獎金近40萬美元,針對年輕人而辦的新創企業競賽。

Eddie Chen承認,面對北京畢業後在台灣創立公關公司的掙扎,中國活絡的商業氛圍確實相當吸引他再回去。

他說:「要開始很容易,但要生存下來很困難。在台灣,他們玩的是短期的遊戲,他們總是希望可以盡快拿回他們的資本。」中國人卻將他當作「明星」一樣對待,提供辦公室和財務上的獎勵。他說:「中國政府就是想要人們開設新公司,他們就是想要這樣的趨勢。」

於是他將自己公司的股份賣掉以求在大型跨國企業裡更好的職涯發展。

在中國,有企圖心的台灣專業工作者也會發現他們發展得比台灣好。Eddie說:「我們的公司很願意給年輕人更多機會」

中國或許感覺上像是一個「我們明白彼此文化與政治皆有不同」的異國,但對Eddie Chen來說,現在這是他的家。他補充:「台灣比較適合退休。」

台灣人才赤字的根源肇因於其成長趨緩的出口導向經濟,加上欲吸引外資、從以往勞力密集產業轉型為高科技與服務的艱難改革失敗。同時間,鄰近的中國享有相當高的經濟成長率,7月出爐的第二季GDP為6.9%,而台灣僅在2%上下擺盪。

另外,台灣給畢業生的薪資已停滯不前許久。在1999年,一名大學畢業生的平均月薪起碼有900美元左右,但到2016年僅上升至925美元。

英國經濟研究顧問公司牛津經濟(Oxford Economics)的亞洲專家與主編麥可・季蘭辛格(Michael Zielenziger)問到:「如果中國每年享有6%的成長率而台灣只有2%,你覺得在哪裡擁有你的事業會比較吸引人?」

他說:「要讓年輕、聰明的台灣學生忽略中國或美國光鮮亮麗的大城市是非常困難的。如何讓國家變得更具吸引力、把人民留在台灣甚至吸引他們回國,都是台灣政府須面對的挑戰。」

牛津經濟公司2012年出版的調查做出了相當嚴重的預測:台灣將在2021年面臨世界上最大的人才赤字。

季蘭辛格說:「台灣在多項要素都表現得不盡理想。台灣人口沒有增加……它正在老化。」

陷入於這樣如此不利的循環中,低薪資降低了年輕人走入家庭的意願,也造成生育率不停地下降。

年輕人對於台灣過於慷慨的年金制度感到憤恨不平,該制度讓退休的高中老師每月還能享有約2,250美元的退休俸,然而要維持年金制度的運作令他們相當掙扎。

勞力的外流使得越來越少工人支持這些不斷增加的老年人口(及年金制度),將年金制度推向了破產邊緣。

抗議年金改革
Photo Credit: 中岑 范姜 @ Flickr CC By SA 2.0

台灣經濟研究院景氣預測中心主任孫明德說,人才外流的困境正在加劇台灣經濟上的難題。

他說:「他們都是高階的主管、工程師。他們生活優渥,薪資也都很高。」

他表示:「他們多數人的消費地點都在中國,因此在台灣我們的消費量無法增加。我們需要他們回來台灣生活,在台灣消費。」

然而,現居於台北、諾丁漢大學中國政策研究中心(Nottingham University’s China Policy Institute)資深研究員寇謐將(J Michael Cole)相信,中國將自己做為機會沃土以換取台灣人民效忠的觀點,其中可能有誤導的成分。

首先,要贏得台灣,中國沒有明確的策略。他表示:「現在,他們還不知道該怎麼做。」

寇謐將說:「他們執迷於經濟決定論有好一段時間了。他們對西藏、對香港都試過一樣的方法。他們似乎還是不了解人們心中對於中國的實用主義,他們意會到中國帶來工作上或投資上的機會,但鮮少有人會將其轉換為一種自我認同或是對統一的支持。」

執政的民進黨立法委員羅致政認為年輕人能看清(中國)欲操縱他們的政治手段。

他說:「中國想要表現出『中國才是他們的未來,在台灣他們無處可去只得轉向中國』的一面給年輕人看。他們的策略就是:台灣在經濟發展上需要仰賴中國。」

羅致政補充:「我不知道這個方法是否奏效,但我不覺得這將改變他們的認同。兩岸的生活形態上存在巨大差異,這將加強他們作為台灣人而非中國人的觀點。」

其他人卻擔心,長期提供一整個世代財務上的安全與保障所帶來的影響,將使得對於中國政治野心的抗拒逐漸瓦解。

不像香港,目前台灣的言論自由與民主並未直接受到威脅,這使得年輕人沒有足夠的動機所有回應。台灣人的認同感雖強,但主張獨立的意願卻也不多。

36歲的台灣銀行員Rex兩年前搬到廣州,因為他不想在台灣面對中年失業的風險。他說:「在台灣,我看不到我的工作有任何前景。」

現在相較家鄉中規中矩的商業文化,他更偏好中國具有活力的商業氛圍。

政治在Rex的生活中僅占了一小部分,但他相信「台灣與中國將在未來的某一天,可能五十年或一百年後,因為一些更務實的理由合而為一。」

他解釋道:「中國真的太大了。而在台灣,如果你的企業版圖不包含中國,你是無法生存的。」

中國經濟的涓滴影響,對於那些決定留在台灣的人也成為一個敏感的議題。

今年初,一名在上海工作的二十五歲台灣人Jeremy在呼籲年輕人離開台灣,前往海外尋找更好的生活後,在網路上被痛罵成「共匪」。

他在被瘋傳的影片中說到:「在台灣,我有許多朋友每天辛苦地工作,他們五點起床並一直工作到晚上九點或十點。但這是為了什麼?他們沒有未來,也沒有希望。」

台灣中央經濟研究院經濟研究所的研究員楊子霆博士相信,台灣在中國如此龐大的勞動力可能造成「我們國家安全的威脅」,並使得部分台灣人成為統一的擁護者。他表示,台灣政府解決這個情況最好的方法就是創造更好的工作機會,並推動服務產業。

其中一個方法是廢除每年僵化的醫療訓練額度,來創立一個「健康觀光部門」。另一個方法則是增強大學競爭力,以避免學術出走集中化與低薪。

一名現居台北的律師與公共政策分析師羅斯・芬古德(Ross Feingold)認為,台灣政府對於遏制人才外流做得還不夠。

他說:「我們若從特定方向來看這件事情,如果中國能在台灣選舉的時候,成功地將年輕人留在那裡,讓他們沒有回家投票給民進黨,那這也符合中國的利益。」

「我認為這只是一個交易關係,人們單純想要有一個收入更好、擁有更多升遷機會的工作。但這是否將建構個人(尤其政治上的)偏好,仍有待觀察。」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專題下則文章:

美國可以贏得對中貿易戰,但這不是一個好主意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