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為什麼「另類左派」會是個問題?

2017/09/23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文:Gil Troy
譯:許鈺昕

「我們該拿另左(alt-left)怎麼辦?」——川普(Donald Trump)在8月15日的發言,激發了不少愚昧的言論。人們宣稱沒有所謂的「另左」,因為沒有人自稱「另類左派」,這樣的說法忽視了漫長、多彩的政治命名史。另外一種說法是,「另類左派」之所以不存在,是因為所有左翼分子都痛恨新納粹主義,然而這等於是將所謂的「另類」錯誤的與種族主義畫上等號。正確來說,「另類」應指涉為過度狂熱。有鑑於前幾周在柏克萊,一百名左翼分子攻擊和平示威的右派者,我們必須停止以缺乏遠見、偏狹的視野看待這股瀰漫的政治暴力。真正該問的問題是:「另類左派」,可以這樣用嗎?

你可以毫不含糊的拒斥種族主義,但仍必須承認「另類左派」存在於今日的美國。「另左」這個詞描繪了一股新興的極端主義者,他們確實存在、集暴力與刻薄於一身,且與反川普者的是是非非無關,他們反對警察濫用公權力或者偏執。同樣地在1930及1940年代,當美國人譴責共產主義或納粹為極權主義時,他們並不是在指控共產主義者像納粹那樣屠殺猶太人。

更甚者,為了強調自身的存在,另左者必須自稱為另左,透過中性的命稱來化解政治命名赤裸裸的權力展現。1950年代《華盛頓郵報》的時事漫畫家赫布洛克・布洛克(Herbert Block),創造了「麥卡錫主義」(McCarthyism)這個詞彙來貶低右翼反共產者。政治命名屢見不顯,更近期的例子諸如「政治正確」(Politically Correct)、「表面共和」(RINO)、「雪片族」(Snowflake)、「腦包自由主義」(Libtard)以及「出軌保守男」(Cuckservative)等。

兩百年前的英國作家艾薩克・迪斯雷利(Isaac D’Israeli),稱政治命名是所有政黨必玩的招術。他注意到,有時候政客會故意使用貶抑的詞彙來自稱,比方說「荷蘭史上第一個革命分子」——乞丐軍(Les Gueux或Beggars),就是公開挪用了他人對他們的貶稱來作為反抗的手段。

「另類左派」的命名起源於「另類右派」(alt-right),這個用法主要來自希拉蕊(Hillary Clinton)。一年前的一場激烈的對戰中,希拉蕊抨擊川普是種族主義偏執狂的代表者。她解釋,「另右」是「另類右派」的簡稱。她引用了《華爾街日報》的一份報導: 「他們組織鬆散,且多半透過網路的形式來串連。他們拒絕主流的保守主義,試圖提倡民族主義且將移民及多元文化視為對白人的威脅。」

間接地,希拉蕊的所說的「另右」,證實了「另左」是個常見的的語彙。所謂「另左」,也就是「政治仇恨的偏執分子」,某些時候與種族主義直接相關,但由於他們是反種族主義,所以看起來比較道德正確。「另左」同樣也是「組織鬆散,且多半透過網路的形式來串連」,他們同樣拒斥主流的自由主義價值觀,他們的人數甚至比Antifa來得更多。(Antifa是反法西斯主義,對抗新納粹及三K黨的暴力極端主義者)。

「另左」的命名解釋了近來在民主黨突現的內部鬥爭,在這場內鬨中,極端分子攻擊中間自由派人士,「新自由主義」因而成為另一個被大量濫用的名詞。在這場戰役中,所謂的後現代狂熱分子被揭露:那些因為看不慣別人就禁用別人話語權、違反自由主義原則的霸凌者;在柏克萊、波特蘭、奧克蘭以及任何你能想像得到的地方作亂的搗蛋鬼;指責對手不理性和暴力卻看不見自身缺點的偽君子;在網路上彼此鞭打地粗俗狂熱的暴徒。

「另左」備受一種反美國價值的意識形態歡迎,這些人不懂得妥協與和解。他們用陰謀論的視角審視世界,誇大微小的事件並自己幻想敵人的存在。他們妖魔化華爾街、銀行集團以及主流媒體,近期甚至還包括猶太人跟錫安主義者。諷刺的是,這樣的作為正呼應了他們位於光譜右端的死敵。無論極左和極右都是一丘之貉,比起試圖與他者溝通、建立共識,他們更常無止盡的反對與謾罵。

無論是左派或右派都沒有壟斷道德與暴力的權力。「另左」的暴力延續了1970年代的極左學生組織「地下氣象人」(Weatherman)、「黑豹黨」(Black Panthers)以及1999年「西雅圖聖戰」(Battle of Seattle)中反WTO的流氓。和「另右」們一樣,這群左翼極端分子在世界各地尋找意識形態相近的人結盟,其中包括柯賓的工黨。這群英國左膠同樣只是一味地主導他們想看到的結果,而非信任民主的程序。

沒錯,把極端分子叫作「另左」簡直是惡作劇,這就像是用對立的意識形態來含括他們一樣。不過就如同共產主義跟法西斯主義顯現的,政治的世界就和地球一樣都是圓的。同樣不寬容和使用暴力,太左和太右都是問題,他們終將在反民主的道路上相遇。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朱家儀

專題下則文章:

為什麼挑選「主修」對大學生來說不是個好主意?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