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不是每個美國人都認為「颶風和女人一樣難以捉摸」是件好笑的事

2017/09/23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們能感受到隱藏在颶風命名系統中玩笑式的暗喻,從細微的政治性羞辱演變成大家習以為常的玩笑話,說著颶風和女人一樣難以捉摸。但並不是每一個美國人都認為這是件好笑的事。

文:Olivia B. Waxman
譯:許睿洋

美國德州在受到哈維颶風(Hurricane Harvey)的影響而亂成一團的同時,美國的氣象學家又得監控甫登陸東加勒比海,並朝佛羅里達州高速襲來的颶風伊爾瑪(Hurricane Irma)。雖然颶風難以預測,但至少有一件事是我們很容易就能預先知道的-它們的名字。

颶風採用現行命名方法的原因很簡單:人名要比數字或是氣象術語好記許多。現今,世界氣象組織(World Meteorological Organization,以下簡稱WMO)維持並持續更新六組按英文字母排列的名單,每組名單包含21個名字,這表示理論上每個名字每七年就會被重複使用(點此看更新名單)。該組織表示自1953年開始以此組名單作為命名的系統。

如果一季中有超過21個颶風,那就會開始從希臘字母進行命名。而那些曾帶來重大災害的颶風名稱也會帶著眾人的尊重而「退休」-如馬修(Matthew)、卡崔娜(Katrina)、珊迪(Sandy)、米契(Mitch)等名稱都已不再使用。在那些情況下,新的名字會在WMO年會中選出(雖然他們不想尋找任何建議)。其他國家的氣象中心可能會使用該受災地區較為孰悉的名字,如2009年的一起颱風在日本稱為「凱莎娜」(Ketsana),在菲律賓則稱為「翁多伊」(Ondoy)。

綜觀歷史,在這樣的命名系統出現之前,專家間命名颶風的方法彼此差異甚大。在十八與十九世紀,有些颶風以侵襲地點為名,有些則取名為登陸地點當天的聖人慶日(feast day),如1876年的聖費利佩颶風(San Felipe hurricane)。十九世紀至少有兩個颶風是以特定的對象命名,1834年的「帕德・魯伊茲」(Padre Ruiz,譯:魯伊茲神父)颶風襲擊多明尼加的同一天剛好正值敬愛的魯伊茲神父的葬禮;而1869年侵襲加拿大的「薩克斯比・蓋爾」(Saxby's Gale,譯:薩克斯比的強風)颶風則是以成功預測颶風侵襲日期的英國海軍上尉為名。

根據美國國家海洋與大氣管理局(National Oceanic and Atmospheric Administration,以下簡稱NOAA)的說法,要探究現代颶風命名系統的起源通常會追溯至一位十九世紀晚期的澳洲大氣學家克萊門特・雷格(Clement Wragge),有些人稱他為「潮濕的雷格」(“Wet” Wragge)。他首先使用希臘字母來記錄颶風,隨後改採南太平洋地區常見的女性人名。NOAA引用了高登・頓恩(Gordon E. Dunn)與班能・米勒(Banner I. Miller)的著作《Atlantic Hurricanes》中的一段話,書中稱雷格在競逐澳洲氣象局局長失利以後,他決定將颶風命名為那些不支持他的政治人物,以此作為復仇。作者提到:「在將颶風命名後,他便能理所當然地公開形容那些政治人物(或許是對於撥款給氣象局並不大方的政客)『帶來極大的不幸』或『在太平洋上漫無目的地遊走』。」

雖然雷格的氣象局最終關閉了,但他的想法仍引起眾人的迴響:數十年後,作家喬治・史都華(George Stewart)取材雷格的故事,並寫成一本暢銷小說。根據NOAA的說法,「在他1941年的小說《Storm》中,一位年輕的大氣學家將太平洋溫帶氣旋以前女友們的名字來命名。這本小說被世人廣泛地閱讀,尤其受到二次大戰期間美國空軍和海軍大氣學家的歡迎。當雷德・布萊森(Reid Bryson)、E.B.布克斯頓(E.B. Buxton)E.B. Buxton和比爾・普蘭姆利(Bill Plumley)於1944年被派往塞班島來預測熱帶氣旋時,他們決定學習史都華的作法,以他們妻子的名稱進行命名。」

以女性人名為颶風命名的方式比起使用軍方的音標(美國曾嘗試此方法)更容易記憶,因此1953年美國國家氣象局將此訂為官方政策。美國氣象局的設計人員諾曼・哈根(Norman Hagen)於1955年告訴《時代雜誌》:「大家可能會認為這是一個簡單的工作,但它並不是。」他解釋道,因為他不能使用國家、城市、一天當中的時刻,如黎明(Dawn)、傍晚(Eve),或任何聽起來像大氣現象的名字,如「蓋爾」(Gail),因為讀音類似「冰雹」(hail)。他仔細研讀嬰兒命名手冊後終於完成了1955年的颶風名單(從愛麗絲到薩爾達)。

702px-Betty_Friedan_1960
Photo Credit: Fred Palumbo@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全國婦女組織創辦人貝蒂・芙雷登

在《Encyclopedia of Hurricanes, Typhoons and Cyclones》一書中提到,人們能感受到隱藏在命名系統中玩笑式的暗喻,從細微的政治性羞辱演變成大家習以為常的玩笑話,說著颶風和女人一樣難以捉摸。但並不是每一個美國人都認為這是件好笑的事。

到了1960年代晚期,女性開始為社會中的性別不平等發聲,她們也公然地反對颶風命名方法中性別的不平等。舉例來說,全國婦女組織(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Women,以下簡稱NOW)創辦人貝蒂・芙雷登(Betty Friedan)曾在她的回憶錄中提到,1968年舉行於佛羅里達州的共和黨全國黨代表大會上,女權主義者羅克斯・波頓(Roxcy Bolton)曾與她商討此事。

到1970年3月,波頓成為了NOW的副主席,並持續在此議題上努力。她致函位於邁阿密的國家颶風研究中心(National Hurricane Center),要求當局「停止」以女性名字形容颶風,這將「反映並創造出極度有損女性品格的態度」,「使得女性因過份無理地與天災進行連結而感到憤恨」。信中也舉出字典中「hurricane」帶有「邪靈」的意義來支持其論點。她在1972年的元旦寫了另一封信,她呼籲將颶風以美國參議員的名字命名,因為他們「喜愛街道、橋梁、建築物以他們的名字為名」。

她拜訪了國家颶風研究中心,並告訴裡面的氣象專家說颶風也應該被稱為「himicane」,因為她說:「我已經厭倦了聽見像『雪莉兒摧毀一個又一個的城鎮真不淑女』。」這正是美聯社1972年1月20日的報導內容。當新一份的女性名單在該年春天出爐時,紐約時報刊載了一篇包含UPI報告、名為〈氣象人員堅持颶風是女性〉(Weather Men Insist Storms Are Feminine)的文章。文中提及,波頓認為氣象官員根本沒有察覺單性別的體系正在「玷汙女性」。國家颶風研究中心的阿諾德・薩格(Arnold Sugg)則堅持她的想法過份渲染且無法代表一般大眾。他補充道:「許多女性甚至要求我們用她們的名字命名颶風。」

但在1978年,該機構完全改變了它的作法。經過波頓、NOW的努力,以及黛布拉・亞茲(Deborah Yates)與派翠克卡・巴特勒(Patricia "Twiss" Butler)等女權人士的發聲,NOAA行政官員理查・法蘭克(Richard A. Frank)宣布,颶風將開始採用男性名字。他在同年五月告訴紐約時報:「現在做這件事是相當明智的。」

第一個以男性名字命名的颶風,是於1979年7月11日侵襲墨西哥灣沿岸地區的颶風「鮑伯」(Bob)。

即使交替使用男性與女性名字看起來更加平等,但大眾並不一定會同等地看待這兩種颶風。2014年的一項研究發現,以女性名稱命名的颶風比男性名稱更加致命。該研究指出波頓與她的同事一直都是對的,颶風的命名確實重要,而研究人員強調的原因在於:對於以女性名字命名的颶風,人們通常不會完善地加以防範,因為女生的名字聽起來沒那麼具侵略性。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未經書面授權嚴禁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你身邊有這種人嗎?七種最常見的「被動攻擊型行為」特徵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