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美國法院對切羅基自由民的判決,揭開北美原住民不為人知的蓄奴歷史

2017/09/27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所謂切羅基自由民,指的是曾經被奧克拉荷馬的切羅基族(Cherokee)蓄為奴隸,而後被解放的人們以及他們的後代,早在1980年代前期就為爭取部落公民的身分奮鬥不懈至今。

文:Arica L. Coleman
翻譯:許鈺昕

過去幾週,當美國各地的人們各自爭辯該如何公開紀念南北戰爭,一個與之相關卻無人聞問的爭鬥終於進入尾聲。

2017年8月30日,資深地區法官Thomas F. Hogan,為切羅基自由民(Cherokee freedmen)回答了一道古老的問題。所謂切羅基自由民,指的是曾經被奧克拉荷馬的切羅基族(Cherokee)蓄為奴隸,而後被解放的人們以及他們的後代,早在1980年代前期就為爭取部落公民的身分奮鬥不懈至今。

在《切羅基族訴納許案》中,Hogan必須裁決1866年的和平協議是否保障延續美國官方制訂的1898年至1914年部落民名冊——達沃斯名冊上被記載的權利。1866年,美國內戰結束後各州簽訂「重建條約」,裡頭申明曾經為奴而後被解放的切羅基自由民們,以及他們的後裔,具有切羅基族的公民權。

有鑑於此,切羅基族主張切羅基修定憲法的效力高於1866年的重建條約,在1983年以不具有切羅基血緣為由(雖然許多自由民同時具有黑人及切羅基血統),將自由民驅逐出切羅基人的地盤。然而,法官判定該憲法並無法否決1866年承諾予自由民的權利。換言之,切羅基自由民就是切羅基人。

AP_1110050117563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一位「切羅基自由民」的後代出示身分證件證明自己是切羅基部族的一份子

儘管切羅基自由民在過去的十年經常登上媒體版面,然而早期美國印地安人同時作為奴隸及奴隸主的事實,在美國歷史中較不為大眾所熟知。

早在歐洲人及黑人抵達美洲大陸前,美國印地安人早有蓄奴的行為。Christina Snyder在《早期美國印第安人的奴隸史:被持續改寫的俘虜行為》中,說明「俘虜」不僅廣泛存在且形式多變。當Snyder在回溯美國南部印第安人在英國人跨足北美之前的歷史,她發現當時的印地安人認為歐洲人的到來,意味著他們被推入了一個以種族差異為骨幹、販運人力以獲取利潤的全球經濟體系中。

蓄奴對於原住民而言並不罕見,過去原住民部落會將敵方戰俘轉為奴隸,然而以商業的方式蓄奴在美洲是相當新奇的。其後,隨著嚴苛的奴隸制度引入北美,印地安人及非洲黑人皆淪為人型商品,在這樣的情況下,原住民部落因而同時佔據了人口交易鍊中的兩端。

Erin E. Browne在《韋斯托印地安人:美國南部殖民初期奴隸販運商》一書中,說明東北的韋斯托印地安人如何俘獲敵對部落居民、將之售予英國人,以換取槍支、軍火及金屬等。同樣地在西邊,Andrés Reséndez在《另一種蓄奴》一書中闡述到,儘管蓄奴違法,且加州當初是以自由州的身分加入聯邦,買賣印地安人在美墨戰爭後仍屢見不鮮。

Reséndez堅決地說道,「儘管黑人奴隸史在我們的社會中似乎取代了印第安人奴隸史,然而它並不就此消失。相反地,這段自16世紀至19世紀末的血淚史與黑人奴隸史並存。」

美國南部的五大族區,北鄰坎伯蘭河,西接密西西比峽谷(包含切羅基族區),早在18世紀末就採行奴隸家產制。當時,南部的白人慫恿印地安人加入蓄黑奴的行列,為聯邦政府的「文明化印地安人」政策進一份心力。從此,五大族「文明化」。切羅基人超越他們的敵對部落,積極擁抱白人的蓄奴政策並且從中大量獲利。至1809年為止,大約有600名黑人俘虜居住於切羅基族地區;而到了1835年,黑奴激增至1600名。

Tiya Miles在《鑽石山莊:切羅基人的殖民史》一書中訴說了一個在喬治亞州東北的大片農地上,關於The Chief Vann House引人入勝的故事。1801年,資產最豐厚且據說最殘暴的切羅基奴隸主James Vann,將他的私有地命名為鑽石山,裡頭蓄養了超過100名奴隸。

儘管不久後這片土地由於Andrew Jackson強迫印第安人遷離而搞得人仰馬翻,Vann家族仍大量獲利,這顯示了蓄奴對於當時的印第安領地(相當於今日的奧克拉荷馬州)比起東南方的部落更容易獲利。到了1860年,光是切羅基族區就有4000名黑奴居住。

AP_070327032457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在奧克拉荷馬州議會外抗議的切羅基自由民支持者

1861年四月南北戰爭開打後,切羅基人最初保持中立,但到了十月他們簽約加入邦聯軍。在該份合約中,他們闡述自己加入的理由是——「切羅基人源於美國南方、一切制度與南方相似,且與南方人有相同的利益考量。」除此之外,他們將這場戰爭描繪為「貪婪狂熱的北方人與奴隸制、南部商業自由以及美國全體的政治自由之間的對抗」。

然而到了同年秋天,由於大量的切羅基人私自加入聯邦軍的行列,切羅基議會終止與邦聯政府的合約。緊接著1863年2月19日,Abraham Lincoln的《解放奴隸宣言》生效不久後,切羅基政府頒布了《切羅基境內廢除奴隸制之法案》,呼籲即刻解放所有切羅基境內的奴隸。不久後,1866年7月27日重建條約正式批准,切羅基政府宣布所有的自由民以及他們的後代,應當享有與切羅基人同等的一切權利。

上述隻字片語,正是自由民在這場漫長的奮鬥中藉以據理力爭的。James Vann的後代Marilyn Vann,同時作為法律案的其中一位原告,在法院的判決公告後告訴公共廣播電台的記者,「一直以來我們所期盼的,就是我們被承諾擁有的權利啊!」

  • Arica L. Coleman是《那血持純:非裔美國人、美洲原住民與維吉尼亞州種族及身分認同困境》的作者。她同時也是ALANA歷史學家及歷史委員會的主席。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我們必須原諒這位殺了自己孩子的紐約大學博士生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