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沒有人是孤狼,只有瘋狂的一群「查甫狼」:槍枝濫用中不可忽視的因素

2017/10/16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文:Jill Filipovic(律師兼作家)
翻譯:Wendy Chang

又一場大規模槍擊事件在美國發生,又一輪問題討論。槍手到底是恐怖份子還是獨自行動?他有政治訴求嗎?還是有心理疾病?到底為什麼會有人要做這樣的事?

有一個問題我們從來沒有問過:槍手是男性嗎?

而這個問題的答案永遠都一樣的。

1966年以來,134名進行大規模槍擊美國人的槍手中,只有三位是女性,大規模槍擊事件幾乎成為男人的事。更廣泛地來說,90%的兇手都是男人,近70%的殺人案中都使用了槍火。

男性和槍枝的關聯性已有許多討論:槍枝公司的廣告活動是如何鎖定想要展現男子氣概的男性,有多少比例的大規模槍擊事件兇手過去都有虐待女性的紀錄,超過一半的大規模槍擊事件都先從一名男子射殺(或試圖射殺)親近的人,還有她身邊的人。的確,拉斯維加斯槍擊事件兇手曾虐待他女友,故事漸漸浮上檯面,但美國男性和槍枝的現實狀況是對於謀殺玩具的超男性化迷戀,就像種族部落身分一樣,代表著對自我和族群的深刻認同,既激化了邊緣族群的觀點,又放大了個人權利、加深對社會的不信任感。這是共同的男性意識形態,並非個體意識形態。沒有人是孤狼,只有瘋狂的一群狼。

世界上幾乎一半的民用槍枝掌握在美國人手中,但這些槍枝並非平均分配給每個人。許多槍枝是囤在「超級擁有者」手中,他們大部分是男性極端主義者,只占美國成年人口的百分之三,但平均擁有17支槍。也有越來越多的婦女出於保護目的購買手槍,她們的動機還蠻實際:有一把槍就能用在緊急狀態(很多人也猜想,女性想要自我保護、不受到傷害的來源是:男人)。

男性槍枝擁有者更有可能將自己的休閒生活和身份,與槍枝和「槍枝文化」連結:他們會去狩獵、射擊、在電視上觀看與槍枝相關的節目,並尋求更多與槍枝有關的休閒活動和訊息。這與個人身份的其他面向相關:91%的共和黨槍枝擁有者認為「擁有槍枝的權利對自己的自由意識至關重要」。白人比非白人更有可能擁有槍枝,累積武器庫存的「超級擁有者」特別有可能是白人、男性和保守派。在囤積槍枝者中(擁有至少五支槍的人)差不多有一半認為「槍枝擁有者」的身份對他們來說「非常重要」。與其他槍枝擁有者當朋友,也讓一個人更有可能將自己的身分和「槍枝所有權」做連結,槍枝擁有者傾向於與其他槍枝擁有者來往:54%擁有槍枝的男子也表示所有或大部分朋友都擁有槍枝。

換句話說,與大多數是白人、男性、保守派對於槍枝著迷的亞文化相比,其實大部分的美國人對於槍枝的堅持並沒有那麼高。在前者中,擁有槍枝代表著一種愛好,或是自我防衛的努力,不只是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形成身份和聯繫。槍只是基礎意識形態的(非常字面的)外部象徵:白人的男性力量來自身體上的統治。

自從川普(Donald Trump)當選以來,我們聽到的一直都是同一種男人在喊:他很生氣、覺得自己被錯置位置。全球化經濟迫使他們不只要跟高中畢業的白人男性競爭,而是要跟全世界的人競爭,不分男女。他們有限的能力不如以往有價值,他們無法再做藍領工作、順利撐起一個家,對許多人來說這是很明顯地不公平(薪水是肯定很低的,但也顯示了不公平的感覺似乎是源於美國的白人男性工人對於薪水要很好的固有堅持,同時也因為其他人「拿走了」他們天生就有的工作)。如此每下愈況帶來的就是恐懼,接著就是拿起槍的感覺,特別是當你覺得自己有這樣的支配地位,但同時看到自己的其他選擇漸漸減少。特別是當你沒有其他更強的能力,殺人的能力是如此的簡單,一個人不用經過任何訓練,或鍛鍊任何體能、比創意式思考還更容易,就能夠執行:他要做的只是彎起指關節,然後「砰!砰!砰!」。

恐懼當然是不合理的,它推動著槍枝需求和新男性權威。絕大多數的人其實都不需要到一支槍來保護自己,如果你的房子裡有槍,反而更容易遭受致命暴力的威脅,而且暴力犯罪在美國已是逐年減少。婦女、移民還有非白人族群的狀況已經愈來愈好,但我們還沒趕上白人男性掌握權力。

然而,這些以現實為基礎的敘述,並不符合保守媒體大亨、共和黨、富裕的少數人的利益,他們從單一黨的1%慈善款中能獲得巨大利益,當一般容易受騙的民眾還在為了其他方法分心時,他們早已從企業獲得巨額的收入。不管從政治還是經濟層面來說,種種狀態都鼓勵保守派白人擁槍者加倍認同他們的身分,大力支持國會和那些他們認為的事實。而對銷售多重軍火和配件給消費者的槍枝製造商來說,賺錢十分合理。你為什麼不只需要一把槍?「(就如同)為什麼你不只需要一雙鞋?」維吉尼亞州公民防衛聯盟主持菲利普・范克萊夫(Paul van Cleave)在《衛報》中回答。

美國和槍枝的真相是,我們不是一群牛仔,在範圍之內隻身揮舞我們的可靠手槍打敗壞人。美國槍火生態系統非常複雜,如同一個為了公司利益建造的機器,安撫貪婪和怯弱的政治家,由利益團體塑造成身分。這個生態系統必會存在著白人男性的權利、憤怒和恐懼,一定會存在著利用和鼓勵這種恐懼的政治和經濟力量。

不可否認,更多的槍枝意味著更多的死亡。但是,我們選擇讓這個生態系統蓬勃發展,即使我們在系統內流盡鮮血。我們安慰自己對於這些「孤狼」無感,我們無法預知他們的行為,也無法束縛或馴服他們。在我們意識到其實孤狼不只一隻之前,到底還需要有多少孤狼攻擊大家?他們獵殺著其他人,同夥吃飽了,而我們其他人則瑟瑟躲在一旁?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專題下則文章:

「環保」電動車黑暗面:剝削勞工人權的鈷礦供應鏈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