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納粹逃到月球上?為什麼有這麼多人相信陰謀論?

2017/10/30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Comfreak@Pixabay CC0 Creative Commons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期的研究建議,要改變陰謀論者的硬腦袋最差的方法就是去批評、詆毀或訕笑他們的信念。這麼做的話,只會讓他們一心想著如何防衛,如此一來便更不可能改變他們既有的想法了。

文:Jeffrey Kluger
譯:許鈺昕

要是14世紀的奧砍的威廉還在世的話,他肯定會討厭陰謀論吧。這位哲學家及托缽會修士,以其「精簡的法則」——奧砍剃刀原則,享負盛名。根據奧砍剃刀原則,我們對於事物最精簡的解釋就是最好的解釋。因為當我們把無關的假設剔掉之後,餘下的就是真理。

但這正好就不是陰謀論者所想的。對他們來說,歐巴馬要不是真的出生在夏威夷,要不就是個開展數十年的國際陰謀,隱瞞他在肯亞的出生地,好把他安插到總統大位。同樣地對陰謀論者而言,疫苗要不是安全有效的,要不就是大醫院和醫療中心都在隱瞞他們是造成自閉症的主因的事實。沒錯,陰謀論者就是這樣——他們完全不管剃刀,滿口無關緊要的設想。

問題是,為什麼這麼多人都相信陰謀論呢?為什麼一些像是納粹活下來了但逃到月球上,或者世界是被爬蟲類菁英秘密掌控這種極致荒謬的理論,還會有人盲目地相信著呢? 要解釋人們為什麼相信陰謀論,就和陰謀論本身一樣龐雜,但我們還是可以從中發掘一些反覆出現的型態。

最常見的說法是政治旋渦論。普遍來說,比起位於權力結構中心者,分布於權力中心外圍的團體較傾向於相信陰謀論。

2014年出版《美國陰謀論》的共同創作人及邁阿密大學的副教授傑瑟夫烏辛基(Joseph Uscinski)說道,「陰謀論是輸家在相信的」。當他說「輸家」這個詞時,是依照字面上的意思,沒有貶意。所謂輸家,指「在選舉中打敗仗,或者丟了錢、丟了勢力的人會想要為自己的失敗找一個解釋的理由的人」。

上述現象與美國現況十分相符,甚至都可以拿來預測了。當總統當選人揭曉的那一刻,最重要的幾個陰謀論就瞬間典範轉移了。柯林頓當總統的時候,人們謠傳他在阿肯色州經手毒品,以及他是殺害知己密友文斯佛斯特(Vince Foster)的兇手。當總統之職易位,改由小布希接管時,這些陰謀論也同時改變了。這一次陰謀論者的主題是副總童狄克辰尼(Dick Cheney)、哈利柏頓能源公司以及黑水保安公司在幕後操控伊拉克戰爭,目的是為了奪取該國的石油資源。

當然,並非所有悻悻然的局外人都相信這些廣泛謠傳的說法,也有不少人相信人口統計學,這些理論傾向於用教育與財富來解釋事物。有調查顯示,42%未接受高等教育的人至少相信一個陰謀論,與之相比,擁有碩士學位者只有23%相信陰謀論。一份2017年出版的研究發現,家庭收入平均為47,193美金的人,傾向於相信陰謀論,而家庭收入達63,824美金者則不。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可以說陰謀論就像是情緒創可貼」,《美國陰謀論》的共同創作人及聖母大學政治系教授傑瑟夫巴洪(Joseph Parent)說道。「因為你不想要在自己缺乏的事情上怪罪自己,所以你改而怪罪一個無名的、未知的力量」。

還有一種可能是,相信陰謀論的人通常有標新立異的慾望,這與人口統計學的分布不相符。一份今年5月在《歐洲社會心理學誌》刊出,挑釁地將標題命名為「太特別以致於很難被愚弄」的文章,裏頭的主體要不是設計實驗去測量自己想要獨一無二的渴望要不就是書寫關於獨立思考的重要性。研究顯示出可觀的差異,那些有獨一無二需求的人通常會傾向於相信陰謀論。

研究人員解釋,某些人之所以支持狗屁倒灶的言論,是基於於一種從大眾中突出的渴望。

上述論點部分解釋了為什麼即使我們可以證據確鑿地拒斥陰謀論,陰謀論者還是不願承認他們的錯誤,因為向證據投降意味著交出自己的特殊性。歐巴馬總統曾經為了闢謠,公開他的部分出生證明。對此,陰謀論者要求一個完整版的出生證明。而當歐巴馬公開時,這些人堅稱那一定是造假的。「他們就是一直改曲易調、自圓其說啊!」,烏辛基說道。

在某些案例中,陰謀論的「不合理」其實是為了試圖「合理化」事件。通常在全國性創傷後(好比甘迺迪總統暗殺事件),人們會被一種稱為「比例性偏見」的現象所主導,因為人們對於那些微不足道的前因居然會導致如此巨大的後果而感到退卻、畏縮。在這種情況下,人們會相信與CIA有關的科幻情節或者黑幫故事,堅信槍手是單槍匹馬幹掉總統的。當越來越多人加入這個謠言的小圈圈,裏頭的人就越難從中脫身。

聖母大學的教授巴洪解釋,「團體的情感聯繫是關鍵因素。這些荒誕的信念宛如黑幫的入會紋身一般。」

謠言的難以闢除是個問題。如果你只是閒扯爬蟲類菁英,除了讓人不想邀你吃晚餐之外,其實也沒什麼損失。但是如果你相信疫苗是危險的,並選擇不讓家裡的幼童施打疫苗,則可能產生致命的後果。

近期的研究建議,要改變陰謀論者的硬腦袋最差的方法就是去批評、詆毀或訕笑他們的信念。這麼做的話,只會讓他們一心想著如何防衛,如此一來便更不可能改變他們既有的想法了。比較好的做法是,不帶批評地與之討論相信陰謀論可能會帶來的後果。以疫苗的例子而言,我們可以讓他們看孩童得到麻疹的照片,或者向他們闡述可預防疾病的致命後果。

在一個信念形成之初便以科學證據介入也可以有好的結果。學習疫苗或者全球暖化相關知識的孩童在往後的人生較不會被拐進陰謀論中。你必須適時擒住陰謀論的源頭,否則當它蔓延時,事後再強而有力的科學證據都無濟於事。

最後,我們得承認人類常是不理性的,我們只相信我們想要相信的。或許,比起鄉語野談,真理太過索然無味,但唯有相信真理,才能夠造就更好的心智,以及更好的文化。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加密綁架」與「網路挖礦」,是未來最大的資安危機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