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不,花花公子海夫納並不愛女人

2017/11/09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文:Jill Filipovic(律師兼作家)
譯:洪新翰

休・海夫納(Hugh Hefner)愛他自己的東西:他的絲織浴衣、他宮殿般的大廈、他的古老名車。當然他也會很快地說:他的女人——那些一個接一個、年紀輕輕的金髮辣妹,各個有著芭比般的身材及令人目不轉睛的笑容。

海夫納表示自己「喜歡女人堆」。他非常喜歡注視著女人,至少是那些特定形象的女人。他喜歡透過販售女性的形象給那些一樣「喜歡女人堆」的男人來賺錢。他絕對見過許多女人、和她們發生親密關係也和她們說過很多話。我不確定海夫納是否曾經真正了解過我們,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絕對不愛我們。

休・海夫納並非只是一個身穿昂貴浴衣的浪子,有一些說法更認為他是一個性成癮者。更不可思議的是,他被埋葬在其中一個曾經與他纏綿的女人的旁邊:也就是瑪麗蓮夢露(Marilyn Monroe),這位用自己形象協助他發行雜誌,但其實自己並不希望這樣的形象流傳出去的女人。

沒錯,海夫納著墨許多當今時代的重大議題,如:言論自由、生育選擇、同志權利。Playboy這本雜誌更大膽挑戰裸露與淫穢、性與渴望的極限。只不過它在最狹小的框架當中進行:也就是從男人的視角、經驗、利益、偏見與渴望出發。海夫納可能會說Playboy這本雜誌是男性靈魂的展現,但卻也成為形塑這種男性情慾與文化精神的推手。

海夫納和Playboy從未做到的,是把女人當作人來看,也不認為我們有任何像男人一樣的地方。海夫納把女性變得更貼近我們的生活、更容易接近—像是Playboy雜誌的摺頁處出現的會是鄰家女孩,而不是有名的女演員——但這並不是一種提拔,反而是一種負向的改變:比喻著這個社會允許男性透過牛仔褲拉練、用狹窄的眼光來審視女性,甚至他們並不打算認為是這麼一回事。

海夫納聰明地讓自己依附在性解放和女性主義利益的庇蔭下。從他高高在上的觀點來看,發行充滿裸體女雜誌只是「戀愛自由」新文化的一部分。不過戀愛自由對女性來說還是充滿限制,女性仍然會發現自己因著社會期望而淪為性慾的守門員,而且常因為懷孕情形的發生而被羞辱或責難。

還有女性也沒有相同的機會享受性帶來的愉悅——這是海夫納推波助瀾的結果。「戀愛自由」雖然代表男人接觸到性的門檻越來越低,但它並不表示男人會試著小心對待和他們發生親密關係的女人,並讓他們在性上面感到快樂,也不會對沒辦法預期的結果負責——像是傳染病、懷孕等。海夫納當然對避孕和墮胎權利表示支持,但也僅是因為這些事對男人的性生活是有益的,並不是因為它對女性自由是很重要的一部分。他並未從根本上去挑戰一些看法:例如性是女性提供給男性的某樣東西,以及性與男性的愉悅和經驗有關,因著女性是渴望性愛的角色。如果要說他做了什麼,他只是運用現有的性別不平等並且推廣它,並創造出一個品牌和這些對於性化女性的男性渴望畫上等號。

裸露與性感是沒有錯的,甚至有一些女性主義者可能會覺得,海夫納挑戰我們愚蠢的文化道德主義是令人欽佩的。但美國女性長期以來一直被要求要在審美觀以及性的表現上使眾人愉悅;海夫納也只是讓他們秀出更多的乳頭。原本的性別保守傳統認為女性價值等同於她們在性上面的選擇,這樣的價值被性物化所取代,要求女人展現性感需經過男人的同意,而且如果她們在所擁有的條件上展現過多的性慾即懲罰她們。這某種程度上成了一種交易。

海夫納對女性自由的承諾,明顯地表現在他如何於生命中對待他的女人。那些住在Playboy總部的女人完全落入了陷阱中,她們被要求遵守嚴格的門禁,被壓迫從事贊助人要求的任何性舉動,並不斷使用藥物〔海夫納被指出把安眠酮(Quaaludes)稱做「開腿器」(thigh-openers)〕來完成這些事。Gloria Steinem在成為女性主義的領袖之前曾是一個記者,關於她的其中一個故事,是描述她在Playboy的紐約俱樂部祕密地扮演「兔女郎」,在那裡年輕女孩必須遵守一系列令人不解的神祕規則,她們被告知私人偵探可能會跟監她們,並且會進到他們的工作場合監視她們是否違反任何規定。「兔女郎們」在工作之前,會被要求要進行性傳染疾病以及婦科醫學的相關檢驗,且必須由俱樂部選擇的男醫生來執行。

Playboy在美國的角色,在海夫納生命最後幾年產生很大的變化。海夫納和這本雜誌曾經以男性複雜的形象銷售。但在2000年的時候,這樣的形象就如同美國的平價住宅一般,被認為是庸俗乏味的東西,甚至在Playboy總部被一個真人秀批評的一文不值。雜誌的定位也開始有所改變:隨著免費線上色情影片的普及,Playboy也不再以紙本來行銷正面全裸形象,Playboy的裸體形象現在也幾乎隨處可見了。

海夫納做了很糟糕的事情,並且用它們來致富。一個男人因著自己的空虛為男人的性慾和空虛建立一個商品化的帝國,並運用派對讓男人能和比基尼辣妹們互動,以及付錢給漂亮的女生來跟他一起住並且和他發生親密關係,讓他不再孤單,對於這些事真的很難不去感到抱歉。他到最後甚至堅信如果他不規定任何事情,他的「女朋友們」就不會回家。 如果休・海夫納不是Playboy的創辦人——如果他只是休・海夫納,一個男人——其實這些為情所困的事情是不會找上他的,不管是性事、女人甚至是不視他為朋友的這些男人們。

他建立一個男性慾望的帝國,但似乎從未真正滿足自己。他以自己為典範,利用新的方式來販售男性的渴望。但卻是他所愛的女人來承受絕大部分的痛苦。不過現在也不難發現他所付出的代價,我們可以看到一個事實是,一個乳臭未乾、膚淺的男人讓自己飽受痛苦,來換取有時能和金髮辣妹站在聚光燈焦點下的機會。這樣的狀況一直到他死亡,他並沒有喚起任何的希望或抱負,只引起讓人憐憫他的情緒。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朱家儀

專題下則文章:

為什麼13號星期五對某些人來說是個惡夢?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