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深受大眾喜愛的社群媒體,能否預防自家的產品遭到濫用?

2017/11/18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 / 達志影像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像是Facebook這樣的公司是多麼偉大,為個體與(美國)經濟帶來了輝煌的成就,但在同時,他們也感到疑惑,科技公司是否全權掌控自己的平台與產品?

文:Katy Steinmetz
譯:黃獻寬

我們很容易就會把矽谷的那些公司(像是Google、Facebook、Twitter)當作自己忠實的好友,常常不自覺地忘記它們佔據了我們多少時間、窺探了我們多少心事。科技產業在我們眼裡總是如此正面,受到忠實顧客及獲益的投資人吹捧,當然,公司本身也有作宣傳,矽谷產業要將世界變得更好,但在承諾解決一些無法解決的問題這一點,他們做得爛透了。

現實遠比網路更加混亂。是的,那些公司以巧妙的方式成功改變了我們的生活,但是它們的成長太過驚人,每個月數十億人使用這些平台發揮影響力,公家機關要跟上他們的步調可說是難上加難。 這個星期(10/31)華盛頓特區的資料顯示,這些公司自己也遭遇到同樣的困難。

在週二、週三(10/31、11/1)的參議院聽證會上,Google、Facebook、Twitter的代表在席間如坐針氈,他們的老前輩汽車工業和煉油工業的代表,先前都坐過這個位置。立法委員面前的議程主題主要聚焦在「網路上散播假新聞和極端主義內容」,特別是俄羅斯干預美國2016年總統大選。一名立法人員表示:「俄羅斯更進一步利用社群媒體在美國散佈衝突與不滿。」

正如立法人員與科技公司所指,俄羅斯的行動並未止於選舉日,而其干預美國大選的動機也不只是幫助川普走入白宮那麼簡單。社群媒體上一些與俄羅斯相關的文章顯示,他們的目的似乎在激化社會議題所造成的對立,種族、移民、宗教,乃至破壞美國人對政府所抱持的信念。參議員馬克・華納(Mark Warner)表示,俄羅斯的行動是更深遠的議題的一個象徵,暴露了部分「隱藏在你們(社群媒體)所創造的生態下的黑暗」。

隨著威脅不斷加深提高,而科技公司仍掙扎於確認俄羅斯在社群網路上的影響力,這次聽證會的意義在於未來將會如何。大眾是否能夠相信,他們引以為傲的美國企業,將會竭盡所能地預防這些科技在被濫用?或者是華盛頓特區需要介入,並且相信官方所創造的網路環境比起現有的危害更合乎道德?

儘管立法人員與我們一樣,無比崇尚網路科技的影響力,他們一再強調,像是Facebook這樣的公司是多麼偉大,為個體與(美國)經濟帶來了輝煌的成就,但在同時,他們也感到疑惑,科技公司是否全權掌控自己的平台與產品?「我覺得你們做得很好。」共和黨的路易斯安那州參議員約翰・甘迺迪(John Kennedy)在週二的時候說道:「但是你們的影響力有時會讓我感到畏懼。」

對於這三個總部都設在加州的公司,民主黨的加州參議員黛安・凡絲坦(Dianne Feinstein)在週三的態度顯得嚴厲許多。

「我必須告訴你們,我覺得你們根本沒抓到重點……,我們在討論的是一場網路戰爭的開端。」她說:「你們的燙手山芋可麻煩了,美國是第一個指出你們問題的國家,我相信其他國家接著也會跟進,你們理應承擔這些責任,你們創造了這些平台,但是它們如今正被濫用。」

沒有一家公司在證詞中推諉責任,即使它們目前還找不到確切的處理辦法。Facebook的總法律顧問柯林・史翠奇(Colin Stretch)表示,大約1.5億的Facebook及Instagram用戶可能會接收到俄羅斯所主導,內容與大選日相關的尋釁資訊與文章。Twitter證實,將近37,000個帳號可能與這個行動有關連,這些帳號估計共發出了140萬則推文。Google的代表指出,有18個YouTube頻道疑似與這次行動相關,不過Google所承受的砲火比其他兩家公司來得輕微,畢竟它本身不是一個社群網路平台。

phone_message
Photo Credit: Álvaro Ibáñez, CC BY 2.0

所有的證人都同意,他們未曾預料到俄羅斯干預選舉以及其情報員操縱網路系統的行為,他們也感到措手不及。Twitter的總法律顧問蕭恩・艾吉特(Sean Edgett)說:「濫用我們的網路平台並且試圖操縱國家選舉,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個新的挑戰。」

但這不過是冰山一角,除了俄羅斯之外,立法人員也指出,恐怖份子利用社群媒體招募新血,一些帳號會張貼炸彈製作教學影片,或者是販運性奴與毒品,還有關於兒童安全及審查仇恨言論的同時需兼顧人權以及言論自由,等等這些長期挑戰。這些公司成長迅速,它們仰賴程式運算來幫助管理,但是機械的侷限性在此展露無遺。民主黨參議員艾爾・弗蘭肯(Al Franken)在週二時指出,程式運算可能出錯,像是識別出Facebook用戶「仇視猶太人」的共同興趣,並將此提供給行銷人員做為廣告目標。(史翠奇承認,他對這個同樣感到「無比反感」。)

週二的會議中,弗蘭肯還嘲笑這些公司發明了「人類所能做到最複雜的東西」,這個說法讓眾人都笑了。被嘲弄卻還不了嘴,對於這些總是習慣被捧得高高的公司來說,這可說是難得沮喪的時刻。

綜觀整個聽證會,Google、Facebook和Twitter都強調,惡質用戶只佔據了使用者中的極少數,他們也承諾會持續改進,不論是要聘用上千名雇員去檢視文章內容,或者是讓廣告商的資訊更加透明化,目的就是要揪出那些惡質用戶。艾吉特說:「選舉一直都會有的。」他點出了一個事實,不只是在美國,面對全世界上百個國家及語言,這些公司必須持續關注這些細節,確保一切不出差錯。

這些公司承諾將持續與委員會合作,但它們不贊同像是監管電視廣告一樣,立法監管社群媒體上的政治廣告。一些立法人員呼籲這些公司,作為公眾意識的參與者,它們該提醒數以百萬計的用戶,他們可能接觸到造假的文章,如此大家就能更容易認出隱藏在煽動類文字背後的Twitter和Facebook假帳號。

即使它們真的這樣做,也無法盡善盡美。國家安全專家證實,他們不相信這些公司有能力經由俄羅斯干預事件,找出「藏在海中的冰山」。他們也不相信Facebook與Twitter能從分布在全球的「讚」中,找到他們上百萬個廣告商的真實身份。

參議員理查・伯爾(Richard Burr)在週三上午聽證會結束前,歸結了政府方的意見。「別讓別的國家破壞了我們的未來。」他對Facebook、Twitter和Google說:「你們是第一道防線。」凡絲坦也承諾,假如面對美國人天天都在用的平台,這些公司卻無法提供一個安全的環境,那麼華盛頓特區這邊就會採取進一步的行動。

「你們必須為此做出行動。」她說:「否則就是我們來做了。」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以年輕人的血液協助治療阿茲海默症,結果如何?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