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ISIS的「虛擬哈里發國」:恐怖主義為什麼這麼容易在社群媒體上散播?

2017/11/19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文:David Patrikarakos
翻譯:黃獻寬

又是紐約,烏茲別克(Uzbek)移民塞弗洛・薩波夫(Sayfullo Saipov)因10月31日在曼哈頓下城(downtown Manhattan)駕駛卡車衝入人群並拖行,造成八人死亡,目前被收押。他也因為「提供物質資源」給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IS)而被列為被告。

關於「提供資源」的罪名,是因為警方在薩波夫的手機內發現了90則ISIS的宣傳影片,薩波夫也大方地承認就是這些影片「啟發」他做出如此的暴行。紐約市警察局(NYPD)的反恐情報副局長約翰・米勒(John Miller)告訴記者:「薩波夫顯然是按部就班地遵照著ISIS放在社群媒體頻道上的指示,完成了這次恐攻,這些指示能引導他們的追隨者去進行恐怖攻擊。」

ISIS(在多元的社群網路平台上相當容易被搜尋到)的網路宣傳與那八名因恐攻喪命的受害者之間的關連性十分明確。一個男人在網路上找到了一些瘋狂的東西,我們每個人有時候也會這樣,這甚至無關於我們是否「有意」去搜尋。現在要討論到一個根本的問題:時至今日,恐怖主義為什麼仍舊如此容易在網路上散播?

答案含括了兩個層面。

首先,就第一個問題來說,驚愕而且難以彌補的是,縱使美國如此強大,面對ISIS的大規模宣傳,也是無能為力。

美國國務院(U.S State Department)戰略反恐中心(CSCC)是負責應對伊斯蘭聖戰宣傳的主要機構。這個機構於2011年創立,2013年至2015年見證了ISIS崛起並達到高峰,至今CSCC與ISIS在網路上的鬥爭仍未結束。他們同時面對著ISIS的官方武裝媒體和追隨者大軍,他們將之戲稱為「上傳騎士」。

但是CSCC在這場網路戰爭卻是處於絕望的劣勢,在Twitter,CSCC的影音宣傳團隊與ISIS及其追隨者所發出的推文數量比例是1:99,另外,一名前任CSCC主管估計,從2014至2015年底,ISIS就製作了1,800個宣傳影片,而CSCC從2011年2月到2015年2月的產量也才大約300個。

這些宣傳只會再繼續增加。ISIS在伊拉克與敘利亞的地面作戰節節敗退,他們所宣稱的哈里發國(caliphate)國土也幾乎等於零,這個組織已經決定將哈里發國虛擬化到我們所熟悉的網路世界。最重要的是,ISIS已經成為一個品牌,恐怖攻擊可能發生在世界各地,這是一個全球都要具備的危機意識。

但是即使美國有能力做到,解決方案也不是製作更多的反向宣傳影片這麼簡單。美國政府如今還有別的困擾:美國精神。年輕且心懷不滿的穆斯林青年,最不願意遵循的就是美國政府的指示,而美國政府對抗聖戰組織宣傳的手段中,越來越常使用「第三方的聲音」(通常是穆斯林),可是這個數字終究是太少了。

政府無法阻止薩波夫接收ISIS的宣傳。一旦他得到了那些資訊,政府也很難把那些想法從他腦中抹去。

我們現在的目光很自然地轉移到薩波夫轉為激進的來源,他究竟是從哪裡找到ISIS的資訊的,Facebook、Twitter、Google,還是YouTube?

在最近的國會聽證會(也被稱為「科技聽證會」)中,美國政府質詢了Facebook、Twitter和Google關於2016年美國大選受到「假新聞」影響的程度。光是在Facebook上,2015年6月至2017年8月間,受俄羅斯影響的資訊內容就觸及了1.26億名美國人,這段期間俄羅斯情報人員發出了大約八萬篇貼文。聽證會中,Facebook的法律代表表示,他們無法追蹤所有的廣告商,更遑論每一個用戶了。

這個教人心寒的事實,毫無疑問再次重挫了我們的信心與動力。這是我們最大的社群媒體平台?當真?我們期待他們是一個更中立客觀的社交平台,尤其是他們的規模是如此龐大,但很顯然的,他們不是。他們的設計是拿來賺錢的,而他們賺錢的方式就是利用廣告,他們竭盡所能把我們留在那些平台,再利用程式計算,塞過來一堆我們可能感興趣的廣告。

在這種商業模式下,他們不會主動摒棄廣告商,由於ISIS的牽涉越來越深,他們得要艱難地做出關閉大量用戶帳號的決定,更還得向警方舉報。這種平台的設計本來就是為了讓更多人有社交連結,越多人(即使他們在散播政治宣傳或者仇恨言論)使用,這平台就越成功。科技公司也有言論自由的模式,他們譴責言論審查,並相信人人皆有正確行使言論自由的權利。不過近年來他們悄悄地從理想轉移到現實,他們關閉了Twitter與Facebook上數以千計的聖戰士帳號。但就目前的狀況來看,這仍遠遠不夠,薩波夫仍然持續地被「製造」出來,而且頻率日益增加。社群媒體已經成為恐怖主義宣傳的溫床。

這早已不是新聞,自行實施的(恐攻)計畫經由付錢的廣告商被公布在網路上,就像兩黨用盡方法想前進國會一樣尋常。但同樣地,假如立法者就此放棄,我們也不再堅持立場,那麼面對這些社群媒體巨頭所圈下,逐漸昌盛的領土,我們將不再有機會越雷池一步,在這樣的時刻,那些社群媒體巨頭的表現竟是如此地遲鈍、自私而短視。

事實證明,這些公司的努力完全不夠。是政府介入修法的時候了,要讓偉大的社群平台知道,在這個時代,什麼樣的事情作不得。假如違反了規矩,必將課以重罰並公開譴責。

不過這也同樣是全球性的問題,社群平台本質上就是跨越國際線的,他們對國界與各國司法都沒有絲毫的尊重,所以這個回應必須由全球共同發出。聯合國或者其他適合的組織必須盡力通過嚴格的方針去約束社群平台,並決定什麼樣的資訊不該在社群平台上出現。就像是這個領域的《巴黎合約》一般。

在這個目標實現以前,還會有更多的薩波夫出現,不論是美國還是外國的選舉得要妥協,更多的人將會(或者正在)生活在虛偽的假象中,至死方休。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

先別管年輕人選不上,這些「青年參政」和「舊政治」有何不同?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專題下則文章:

一個密西西比男孩的「南北戰爭」歷史筆記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