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川普「美國優先」之外的全球五大貿易協定,近況如何?

2017/12/01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有新領導人產生或地緣政治危機爆發,雙邊關係便有可能生變。這對川普很有利——他僅關心總統任期內的短期狀況,但對那些眼光放遠的行為者(如中國)來說,多邊合作是一條必經之路。

文:Ian Bremmer
譯:王國仲

「美國優先」政策終於開始推動……不過看起來和以前沒什麼不同。貿易可能是美國放鬆全球領導地位最明顯的一塊,現在讓我們來看看川普「美國優先」政策下五個重大貿易協定的近況:

一、美國放棄的重大亞洲貿易協定

川普最早的幾個動作之一是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展協定(TPP),一項管理並規範12個國家、全球40%GDP貿易關係的國際協定。

這項由小布希和歐巴馬政府談判達成的協議(部分)旨在為亞洲國家提供以美國為首的經貿框架來遏止北京的經濟野心。接著2016美國總統大選到來。川普讓TPP成為他競選的焦點,宣稱多邊貿易將使美國陷入明顯劣勢。民主黨人桑德斯(Bernie Sanders)也提出相同問題,使希拉蕊亦(不情願地)跟進此議題。

在上周的亞太經合會峰會上,剩餘的11位成員同意繼續推動他們所謂的TPP-11。其規模將縮小(僅占全球GDP的15%),但如果美國願意隨時能重新加入。在川普統治下大概是不太可能,但他的繼任者或許會回心轉意。

當然,屆時美國簽署協定的條件會比草創時期更差——這就是簽署鉅額多邊貿易協定的重點:擔任領頭羊、取得控制地位才能夠設定議程與條款。川普「美國優先」的豪語讓美國失去這個地位。

二、中國主導的重大亞洲貿易協定

美國退出TPP給了中國一個機會。中國是推動2012年磋商至今,一項16國貿易協定(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的原動力,該協定主要側重於亞洲與大洋洲國家。其中的七個國家:日本、澳洲、紐西蘭、汶萊、馬來西亞、新加坡與越南也是TPP成員國。總而言之,RCEP將為35億人與全球經濟的24%樹立貿易標準。

但RCEP似乎是為中國量身訂做。它並非高標準協議,忽略了國有企業、數據流向等問題,這些都是中國資本主義模式下的灰色地帶。這也使TPP成為二十一世紀協定的標竿。

中國對RCEP的支持與其「一帶一路」策略非常吻合,目的是將中國在亞洲的影響力擴大到中東、歐洲與其他地區。「一帶一路」著重於運輸貨物與服務所需的基礎設施(如火車、港口、管線與高速公路),RCEP則是管理這些物流的框架。

技術上來說,「美國優先」政策並未對RCEP造成太大改變,但它已向任何想尋求與強大且穩定經濟強權合作的國家昭示,中國是更好的賭注。

三、加拿大-歐盟協定即將成功

有選擇權的不只亞洲國家。9月21日,儘管全面實施仍需各國議會批准通過,加拿大與歐盟的綜合經濟貿易協定(CETA)正式生效。

經過七年艱苦談判,這項協定希望能消除雙方98%的關稅,並在未來的七年內推展到99%。值得注意的是這項協定允許加拿大企業競標歐洲政府標案,反之亦然——證明了這項協定的力度與其背後的企圖心。

四、川普想重新談判的柯林頓時代協定

CETA和其他加拿大努力中的協議——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形成鮮明對比。自1994年生效以來,美國與加拿大、墨西哥的貿易已翻漲超過三倍。墨西哥多出四十多萬個汽車製造相關職缺,美、墨進入加拿大的投資也成長超過三倍。在持續進行的自由貿易故事中,這是較理想的之一。但NAFTA也隨著2016年總統大選中川普對墨西哥的口誅筆伐而陷入困境。今年八月NAFTA重啟談判,目前進入第五輪階段。

新聞報導顯示會談進行得並不順利。就算在最樂觀的情況下,貿易談判仍是十分困難,得花上數年的過程。眾所皆知,現在的情況絕對不容樂觀。只有22%的加拿大人和5%墨西哥民眾認為川普會「在國際事務上做出對的事情」。步步進逼的美國期中選舉(2018年11月)、加拿大市政選舉(2018年10-11月)以及墨西哥總統大選(2018年7月)更幫不上半點忙。所有理想的貿易協定都需要妥協,這在選舉年的國際政治環境中更顯困難。

五、美國與韓國間的雙邊貿易協定(川普想重新談判)

「美國優先」下的交易有什麼選擇?據川普表示,答案是更多的雙邊貿易協議。美國目前有12個這樣的協定,最近最受矚目的則是KORUS,美國和韓國之間的自由貿易協定。早在四月份,川普就把KORUS稱為「可怕的交易」並稱其「摧毀」了美國。

聽起來像是個令人頭痛的評估,但對那些以零和關係觀察國際貿易的人來說是有幾分道理。如果這個協定好到韓國願意簽署,它在某方面就一定傷害了美國的利益。川普對於單方面退出KORUS的威脅足以讓韓國願意重回談判桌,並可能會為川普帶來一場勝利。

但必須注意,近期北韓問題逐步升高,川普對KORUS的批評便擱置在一旁。就其本質而言,當有新領導人產生或地緣政治危機爆發,雙邊關係便有可能生變。這對川普很有利——他僅關心總統任期內的短期狀況,但對那些眼光放遠的行為者(如中國)來說,多邊合作是一條必經之路。美國在不久之前也曾遵循這樣的規則。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朱家儀

專題下則文章:

不論迪士尼與福斯的收購交易是否成真,先來看看背後的可能原因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