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賭上美國一整個世代健康、財富與尊嚴的長照危機

2017/12/02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Pedro Ribeiro Simões@Flickr CC BY 2.0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著戰後嬰兒潮帶來的7,600萬人逐步邁入退休年齡,美國的老人照護系統面臨了涉及層面甚廣的危機。從老人居住中心到安寧照護,美國正苦於無法改善青黃不接的體制,以解決不斷侵襲而來的人口老化浪潮。

文:Haley Sweetland Edwards
譯:許睿洋

2014年底,查貝拉.勞倫斯(Chabela Lawrence)的身體狀況已不甚理想。她幾乎不再下廚、不再打理自己,甚至從去過不下百次的咖啡廳回家也經常在路上迷路。隔年三月,這位74歲的前餐飲業經理被診斷出失智症。但在她明顯需要協助的時候,她硬生生地碰上了美國醫療體制中最大的敗筆之一:沒有一個適當的方法能支付長期照護。「美國聯邦醫療保險」(Medicare)未將其涵蓋在內,更遑論私人醫保計畫。要在專業的療養機構與他人共用房間,每年平均需花費80,000美元,這對多數人而言根本不可能。

這些需要長照的人會面臨一個困境:他們要就必須窮困到符合「美國貧困者醫療補助保險」(Medicaid)的補助標準,否則就得富有到足以自行支付所有費用。任何落在這兩個極端收入之間的人非常不幸且會十分辛苦,這使得許多美國人處於相當脆弱的境地:根據美國衛生與公共服務部(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2016年二月的研究,達退休年齡(或以上)的人口中,有47%的男性與58%的女性在未來會需要長期照護。查貝拉的女兒盧比.勞倫斯(Ruby Lawrence)細數母親的經歷並說道:「這個狀況太瘋狂了。只有極度富有或極度貧窮才能獲益。」

隨著家中父母與祖父母的年紀增長,因長期照護而耗盡一生積蓄的危機可能會是這些家庭面對的第一個挑戰,但挑戰卻不只有一個。隨著戰後嬰兒潮帶來的7,600萬人逐步邁入退休年齡,美國的老人照護系統面臨了涉及層面甚廣的危機。從老人居住中心到安寧照護,美國正苦於無法改善青黃不接的體制,以解決不斷侵襲而來的人口老化浪潮。這樣的結果賭上的是一整個世代的健康、財富與尊嚴。

既存的美國老人安全照護網絡(社會安全福利Social Security、Medicare與Medicaid)是為了一個早已不存在的社會所建構的。當國會於1935年創立「社會安全福利」,當時美國人的平均預期壽命僅有61歲,現在已逼近80歲;當國會於1965年建立Medicare與Medicaid,死於心臟病等急性醫療疾病仍是件普遍的事情。現在許多患者則得以存活,且在特定協助下甚至能繼續生活長達數十年。1960年代的美國仍然非常年輕:僅有10%的人口超過65歲。但到2040年,每五人就有一人能在電影院購買敬老票。

隨著人們的壽命增長,原先設計來提供照護的社經體制也隨之變動。二十一世紀中葉的美國,女性尚未加入提供傳統勞動力的群體,也因此人們期待她們去完成傳統婦女一直在從事的工作:在未支薪的情況下,提供家中孩童與體弱的親戚照護。此外,1960年代有很大比例的家庭在退休後享有穩定且固定的退休金,並且有近四分之一的勞工受到由工會協商的契約的保障。在同一個職位服務數十年是相當常見的。

但上述的一切已不再是事實。目前包含未成年孩童的家庭中,約有40%主要由女性來負擔家計。這些女性無法犧牲家庭財務上的穩定,來為家中孩童或生病的長輩提供照護。同時,固定的退休金已幾乎不復存在,工會成員的數量也銳減超過一半。當前尚未退休的美國人中有近三分之一完全沒有退休儲蓄。高級護理行動網基金會(SCAN Foundation)主席與執行長布魯斯.車諾夫博士(Dr. Bruce Chernof)解釋道:「我們現有的體制無法反映出社會整體的變化,因此它會被要求做到各種有違其設計理念的事。」

這場危機如何結束可能左右著美國的經濟。伴隨老年人口的增加,美國用於長照的支出預計將從現在GDP的1.3%成長逾兩倍,到2050年可能佔GDP的3%。美國的企業界正推出各式各樣的新方案來服務逐漸增加的老年人口。但在管制鬆動的年代,這些因人口自然老化與死亡而獲利的企業並不總是那麼謹慎耿直。這樣的結果造成了社會的緊繃:當健保公司要攫取的不只是既存長照體制的效率,更要從這個拼湊而來、過時、且負擔過重的體系榨取利益時,我們又如何能保護那些最容易受到剝削的人民呢?

失敗的結果總是醜陋。在療養院與輔助生活中心裡,常見的仲裁協定使得老年人沒有最基本的民事訴訟權。許多人偏好的安寧照護在提供老人臨終前照顧的同時,更被企業視為潛在的獲利來源,並持續尋求與政府的合作。曾試圖成為社會最底層人口「最後一道防線」的Medicaid,也因其最新的責任而不堪負荷。據凱薩家庭基金會(Kaiser Family Foundation)2017年六月的報告,Medicaid現在須為美國61%居住於安養中心的人口支付費用,而這樣的需求可能持續增加。根據美國退休協會(AARP) 2016年的報告,成年人每年已為其年邁的父母支出7,000至14,000美元的照護費用(註:是指照護一位年長者的費用),這個數字也將持續升高。

查貝拉.勞倫斯已於今年十一月辭世,享年76歲。她可能無法親眼目睹這場持續惡化的危機,但數以百萬計的美國家庭將會發現自己正在面對查貝拉母女曾遭遇的問題。當他們所愛的人需要長期照護,他們又怎麼能負擔得起?盧比說:「這太瘋狂了。人們必須知道這可能會發生在他們身上。」

© 2017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未經書面授權嚴禁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梅琳達蓋茨:歧視、騷擾、強姦從來不是「可被接受的」,它們只是「被接受了」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