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在蕾哈娜、諾蘭等人眼中,誰稱得上是真正的天才?

2017/12/04 , 評論 TIME
左起:Ann Patchett, David Adjaye, Patricia Bath, Rihanna, George M. Church, and Christopher Nolan|Photo Credit: Time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文:TIME Staff
翻譯:Wendy Chang

蕾哈娜(Rihanna):麥可・喬丹(Michael Jordan)

麥可・喬丹本身就是個傳奇,他在運動生涯中的成就非凡,但他將運動生涯轉化成不朽、獨立長存的品牌,所使用的方法才更加天才。

蕾哈娜是著名的歌手,曾獲無數大獎,同時也是時尚設計師和企業家。

大衛・阿德傑耶(David Adjaye):馬克思・邦德(Max Bond)

若說馬克思・邦德是他這一代最有影響力的非裔美籍建築師,完全不為過。我很早就欣賞他的成就和奉獻精神,他在歐洲、西非和美國的工作廣度,讓我也可想像自己事業的發展可能性。但直到他人生的最後幾個月裡,我倆合作參加非洲裔美國人歷史和文化博物館(NMAAHC)的比賽時,我才開始了解他真正了不起之處:賦予已存在的環境更多力量的直覺。

無論是作為教育家、設計師還是策劃者,馬克思都有能力可以建立網路,擁抱社群。在他的工作中,處處可看到這種挑戰邊緣化的堅定動力。他是故事的建築師,不管是設計博物館還是住家,都懷抱著同樣的同理心,建築業的限制非常真實地存在,單就他能夠成功就已經了不起,但是他仍致力於擴大關於建築和城市設計的討論,努力納入不平等問題,這項舉措更具革命性。

阿德傑耶為世界知名獲獎無數的建築師。

派翠西亞・巴斯(Patricia E. Bath):居禮夫人(Marie Curie)

居禮夫人以第一位獲得諾貝爾獎的女性而聞名,但我更喜歡說他之所以重要並非其性別,而是她的才能。1903年,居禮夫人和她丈夫皮埃爾博士,因研究「看不見的」原子特性榮獲諾貝爾物理學獎,另一位獲獎者為亨利・貝克勒爾(Henri Becquerel)一起),居禮夫人的研究挑戰了熱力學定律,進而使「放射性」這個詞語廣為人知。1911年,她丈夫去世五年後,居禮夫人又因發現鐳和釙獲得第二個諾貝爾獎,打開了進入核子化學時代的大門。她的研究為近距離放射治療(從內部放射治療癌症)鋪下了路。

但居禮夫人不僅僅是一位出色的科學家,她是熱情的妻子和母親,1935年獲得諾貝爾化學獎的Irène Joliot-Curie正是她女兒,同時也是一位教育家,她的學生包括發現元素「鈁」的瑪格麗特・佩雷(Marguerite Perey)。居禮是STEM的榜樣和女權主義者,甚至在社會還沒意識到前,就知道科學殿堂也需要性別平等。

巴斯是一名眼科醫生,也是第一位獲得醫療專利的非裔美國女性醫生。

喬治・丘奇(George Church):卡爾・博施(Carl Bos)

天才這個詞常被用來形容對自然基礎保持奇怪洞見的人,但如果是人類歷史獨一無二的事件呢?許多偉大的化學家一直沒有找到實用的方法將氮氣轉換成氨作為肥料,而卡爾・博施做到了。雖然乍聽之下不是浪漫、純粹思維型的天才,但是它改變了人類種植食物的方式。我們要感謝博施,人類人口才能在1913年超過了18億人,一路成長到今日的75億。一旦我們有足夠的收成,我們就可以擁有更多的財富,減少人均暴力,並開始更廣泛地傳播分享知識。

丘奇是遺傳學家,為基因編輯技術CRISPR的先驅。

克里斯多福・諾蘭(Christopher Nolan):大衛・霍克尼(David Hockney)

霍克尼的藝術確立了他在圖像創作史上的地位,但我相信他會因改變我們對歷史的看法而留名於世。十六年前,他的書《秘密知識》可謂典範轉移的著作,展示了他如何重新發現光學在繪畫中的運用,他持續的研究和實驗也昭示著無論我們多麼相信自己看待世界的方式是如同相機一般,實際上並非如此。我們之所以會採用固定的視角來看待世界,是因為攝影的主導地位(他認爲攝影開始主導地位的時間比我們以為的還要早幾百年)。

就像一個科幻小說中的角色,霍克尼具有特殊的洞察力,擺脫了我們因相機衍生的偏見,提出真相:整個歷史中,圖像的發展並不是從簡單到複雜,而是一系列基於每個時代影像典範的創作選擇。霍克尼不僅改變了我們對歷史的看法,而且迫使我們去面對事實:我們從一開始就透過這樣一個鏡頭來觀察歷史。

諾蘭是一位頗負盛名的導演。

安・帕切特(Ann Patchett):珍古德(Jane Goodall)

如果,天才是指那種知道人生中要做的事情,然後付諸執行,而不考慮所花費的時間?珍古德還只是英國的一名小孩時,他就知道自己此生是要獻給動物、獻給非洲,所以她到肯亞旅行,遇見了著名的人類學家路易斯·萊基(Louis Leakey),不久就被選中研究貢貝的黑猩猩。她沒有接受過大學教育,心中也沒有任何畏懼,便帶著筆記本走進叢林、坐在草坪上或者爬上樹,然後等待。

建立在等待能力之上的天才,似乎特別偏向女性特質:好奇和耐心相輔相成。研究黑猩猩的工作很少是長期在野外進行的,而珍古德對黑猩猩的關注則是持續不墜的。她早期的工作大部分都是拍攝黑猩猩,當我們看到黑猩猩終於帶著自己害羞的好奇心走向她時,那堵在野獸和馴服之間的牆壁好似倒下了。

珍古德提高了大家對於保育基本工作的意識,耐心使她能夠被黑猩猩接受,而她現在將注意轉向地球,如果有人能拯救我們,那就是她。

帕切特是暢銷作家,最近的著作為《Commonwealth》。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

專題下則文章:

為什麼「緬懷與祈禱」可能成為言語的雙面刃?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