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如何在憤怒的時代養出一個可愛的兒子

2017/12/22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文:Faith Salie(CBS週日晨間新聞撰稿人,同時也會上NPR《Wait Wait…Don’t Tell Me!》節目,著有《Approval Junkie》)
翻譯:Wendy Chang

我生完第一胎的幾個小時後,我先生抱著近五磅重的兒子說:「嗨,小甜豆(Sweetpea)」,他不是叫「小傢伙(Buddy)」或是「小人兒(Little Man)」,而是小甜豆,這個名字讓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舒服。如同大部分的父母一樣,我們有討論過孩子的名字,但從未討論過要怎麼叫他,而我親眼看到我先生想要把孩子撫養為一個可愛溫和孩子的承諾。

因為這正是現在這個世界所需要的:可愛溫和的男孩和養育他們的人。

我們身邊有太多憤怒的男人,也有太多憤怒的女人,不過她們才剛剛開始覺醒感到憤怒,長期以來她們都不太會感到憤怒。女性大眾的憤怒傳遞特定的訊息——如重新定義我們時代的粉紅貓耳PussyHat和#MeToo,這種憤怒給予女孩們發聲的力量,而男性的憤怒則是試圖消弭他人的聲音。今時今日,憤怒的女性令人振奮,憤怒的男性則殘害他人。

一名男子用車輛撞死了一名反納粹抗議者,一名男性在國會議員練棒球時開槍射擊,另一名在拉斯維加斯的音樂會上大屠殺,還有一名在教堂裡屠殺禮拜的民眾,甚至還有警察殺了自己的家人。雖然頭條並未指明,但從中可看出媒體描繪的男性感到孤獨和無力,實際上的確有許多美國人握有實力,但他們並不是殺氣騰騰,而是咄咄逼人。總統用激烈的語法、錯位的標點符號和激進資本化想法發推特,狂轟濫炸,不僅抨擊了許多人,更傷害到他原本發誓要保護和捍衛的每個公民。

世界已經變得如此顛倒,以至於最近公開表現出男性脆弱的,是深夜喜劇主持人吉米・金莫(Jimmy Kimmel),他在討論兒童醫療和槍枝管制時,流下了眼淚。好像歐巴馬總統聽到桑迪胡克小學槍擊案事件而啜泣,是上個世紀的事,政治同情在現任政府是不會回來了。

我兒子現在五歲了,同時還有個三歲的女兒,我很高興女兒生在這個時代,她被鼓勵可以既強悍又善良,既堅強又富有同情心,雖說一件印有「女孩統治世界」字樣的T恤就經驗來說只是謊言,但至少還有一點啟發性。女兒最近讓我感到驚喜的是,她把她的「風箏」——棍子上綁著彩虹圍巾——當作是擊劍中的鈍劍,會在樹林裡跑來跑去,然後擺出「En garde!」的預備姿勢。而看到兒子又覺得更驚喜了,一場生日派對上,氣球藝術家幫每個男生都扭了一把劍,只有我兒子說想要一顆愛心。

小男生總是知道他們可以做任何事,他們只要看看周遭,看看他們的總統、宗教領袖、專業運動員,看看在大城小鎮豎立的雕像就好了。而小女生也知道她們可以有任何情緒,除了生氣憤怒之外,現在女孩們在女人的帶領下,知道她們也可以有正義的憤怒,她們可以感受到他們想要的,成為自己想要的樣子。

但在我們的文化中,男孩並沒有相對應的課題要學。雖然我們鼓勵女生不只可以當芭蕾舞者,還可以是太空人或程式設計師,不過男生早就知道他們可以上月球、主導矽谷的同時,並沒有被鼓勵充分感受自己的情緒,他們還是會剪蝸牛和小狗尾巴,我們生下他們之後就不管了。走進任何一家嬰兒用品店,你會立即在男孩用品區裡,看到用鯊魚、卡車和足球組成的棕色和霓虹綠色裝飾品,小朋友的連身衣上面寫著:「像爸爸一樣強悍」,要是從嬰兒時期就開始被教導要成為一個強悍的人,其實情感上就完了。 (告訴你,我即使是在性別公佈之後還是都堅守同件嬰兒連身衣:「像媽媽一樣很有彈性」)

給小女生的衣服就有很多特色了,有彩虹、火箭、恐龍和亮片,任何你想像的顏色都有,真的是五顏六色、閃閃發光,超越你的想像。我兒子最近就問我:「媽咪,為什麼女生的衣服比男生的還要有趣、還要漂亮?決定這件事的是男生還是女生呢?」

我想不出好答案給他。

沒錯,它們不過是衣服而已,但同時也是包著我們孩子的材料,我們的社會用各種標籤象徵轟炸著男孩,要他們堅強、獨立,不能有閃閃發亮的物品、沒有任何魔法奇幻,告訴大家:「男生永遠都只能這樣啦,但女生可以做任何事。」

男孩得到的訊息是他們不能當什麼、不能做什麼、不能感受什麼。

訊息來自生活中各個地方。我們家兒子在大樓大廳玩娃娃手推車,一個男人跟他說:「你在幹嘛?那不是你妹妹的嗎?」照顧他人是女生的事,不是男生的。一個服務生在遞照片給我兩個孩子時,給我兒子一隻恐龍,女兒則是一隻蝴蝶,他們兩個看到之後就很有默契交換了。大的、恐怖的給男生,脆弱的、美麗的給女生。我在搭電梯看到一名父親嚴厲斥喝他四歲兒子:「不要哭了!你想要你朋友覺得你是小娃娃嗎?」不管你是否有能力去執行,就關掉你的感覺,因為小孩會嘲笑哭的小男生。

從一個媽媽寫的email中也可以看到,我女兒的托兒所要舉辦好書交換,她在信中要求一些更「性別中立」的書,因為有些三歲的小男生「不會喜歡公主類型的童話故事」,不是每本書都適合所有人,男生可能會不喜歡有親親畫面的。類似的事也發生在遊樂園的一對夫妻身上,他們希望我兒子跟他們換小卡車,只因為他們不希望在幫他們兒子拍照時,小朋友是坐在一台紫紅色的車子中。男生就應該用藍色。(無論如何,直到20世紀中葉,與男嬰相關的顏色實際上是粉紅色,表示紅色柔和的生命力,而女孩則是用平靜的藍色,象徵聖母瑪利亞的長袍。)

我們不需要在養小孩時特別強調性別中立,或是否認兩性之間的內在差異。但我們要意識到的是,不管他的性別為何,他們天生下來就是溫和可人的,而我們這個社會應該要好好地保有那份可愛,把他養大。

溫和的男孩在長大之後,會成為一個了解脆弱和同情力量的人。即使面對別人把他們視為「他者」,因為他們的膚色、性取向、宗教信仰、教育程度或任何事予以批評或是有不公平的競爭,他們也不因此感到威脅。溫和的男孩被父母和社會賦予感受一切的權利,並且毫不羞恥地表達這些情感。

在孩子小的時候,學校就應該有組織性地籌劃論壇討論,確切執行,我們在家也應該要努力不懈地去做到,父母應該鼓勵兒子去感受難過、害怕、受傷、愚蠢、以及深情,並常常擁抱我們的兒子,就像我們對女兒一樣。溫和可愛的小男生就能夠很早學會可以伸出援手來尋求支持,而不是找那些搶奪權力的人,進而抵禦孤獨。溫和的男孩會長成開放心胸的男人,了解「兩方同意」還有性界線,因為他們確實知道女性和他們是平等的。

當川普不相信大眾對於羅伊・摩爾(Roy Moore)的控告,斷言「女人是特別的」,一個從小長大就跟女性有一樣情緒和選擇的男人絕不會說這樣的話。他不會說友好和善、溫柔和平只屬於女性,而男性就是憤怒、慾望和自豪。男孩不會只是男孩。如果我們放手,男孩將是人類。

近一個世紀之前,詩人Louis Untermeyer曾經描述他的父親是「巨大且安靜的仁慈」:

你的溫和可人是你的力量,你的力量是溫和的
吸引了所有的人,並且塑造了一雙不情願的手
在你的肩膀上休息。
堅定,但從不驕傲...
就像失敗的勝利一樣,
世界又好又強又美好。
如果我們幸運的話,溫和的男孩和強悍的女孩將會長大,拯救我們所有人。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專題下則文章:

活到100歲:長壽老人們的共同心理特質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