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服役中的女性為何在這次「#MeToo」浪潮中噤聲?

2017/12/25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TIME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女性軍人為美國獻出了自己的生命,但她們所面臨的更大威脅,反而是來自於同袍和一次又一次令他們失望的軍法系統,這兩者深刻地背叛了她們對於國家的付出和努力。

文:Antonieta Rico(退役海軍中士,曾服役六年,參與過伊拉克戰爭,目前擔任女兵行動網溝通與政策主任)
翻譯:Wendy Chang

對身在軍中的女人來說,在#MeToo(我也是)運動之前,早有#NotInvisible(絕非隱形)運動,我們努力想要讓軍中性騷擾的歪風引起大家注意,但卻被美國大眾忽略。現在雖然#MeToo席捲從好萊塢到政治界等各個行業,可是女性軍人依然被忽視。

當#MeToo成為全國討論話題,我們女老兵和女軍人也覺得應該站出來分享我們的故事,但隨著關注和討論度上升,我們開始質疑為什麼我們的聲音未被聽見。女性軍人討論性騷擾和性侵數十年了,從1990年代初的Tailhook到今年初的海軍陸戰隊事件。數十年來,美國大眾無視我們的話語,允許軍方口口聲聲說會根除性暴力行為問題,可是醜聞層出不窮時卻無法解決,任由侵犯者繼續騷擾和性侵他人,無須接受懲罰。

今年九月,女兵行動網(Service Women's Action Network)對1,300多名女兵進行調查,了解服役對她們精神健康的影響。我們發現「軍中性創傷」(military sexual trauma,MST)是影響心理健康的首要因素。後續女兵行動網更邀集所有軍種和各年齡層的女性在役軍人和退伍將士到華盛頓特區參與高峰會,近一步地探討調查結果。與會的女性有一位71歲的海軍獸醫,她分享了自己遭遇多次的強暴與性侵,在1960年代唯一能夠完成她役期的的方法就是每天用酒精麻痺自己,直到合約結束那一天。但那在之後情況並沒有改變多少,就在上週,我們仍然在女兵行動網接到電話和email,有女性軍人被強暴之後停職,或是服役中女性告訴我們她們害怕舉報自己被強暴。

即使她們退役卸職了,「軍中性創傷」依然跟著她們。我們的調查中,有超過六成女性表示服兵役對他們的心理健康有負面影響(且通常與「軍中性創傷」有關),最近數據更顯示:退役女軍人比其他女性更容易罹患憂鬱症,自殺率更是一般女性驚人的2.5倍。縱使她們尋求退役健康醫療服務,也有報告指出他們在醫療場所受到同為退伍軍人的性騷擾。

對於後911世代的軍人和退伍軍人來說,女兵行動網猶如打破沉默的人,提醒著大家美國女性(和男性)軍人不斷受到的性騷擾和性侵害。當主要退役軍人組織和美國大眾認為這個議題太具爭議性,而拒絕解決問題時,女兵行動網積極地著手處理,努力地讓女性軍人的聲音被聽到。上個月,當參議員Kirsten Gillibrand重新提出《軍事司法改善法案》時,我們就站在他的身邊,法案內容將起訴包括性侵等重罪的決定權,從指揮官轉移到軍事檢察官手上,因為指揮官往往是性侵的加害者。

軍方正努力阻擋此法案,搬出他們對軍中性侵的「零容忍」政策,但正如五角大廈的最新報告顯示,軍中不管女性或男性都仍在忍受性侵,軍方的偽裝令人驚嘆。 2016年,軍方接獲6,172起性騷擾事件,但軍中的實際數字預估是這一數字的兩倍以上——有58%的軍人說當他們舉報後反遭報復。

女性軍人為美國獻出了自己的生命,但她們所面臨的更大威脅,反而是來自於同袍和一次又一次令他們失望的軍法系統,這兩者深刻地背叛了她們對於國家的付出和努力。

我們女兵不是隱形人,美國不能繼續把軍中性侵屏除於議題之外,是時候讓將領們面對#MeToo的檢驗,他們應該承擔起一直容忍、根深蒂固的性騷擾和性侵文化,有時它們甚至是其中一份子。而通過《軍事司法改善法案》將是改變這種文化的第一步。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

專題下則文章:

《耶穌是王》:肯伊威斯特找到了上帝,卻失去了靈感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