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我是個共和黨員,我不知道我的黨到底出了什麼毛病?

2018/01/29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共和黨原本是富有同情心的保守主義,現在則是接受川普無止盡、隨意的殘酷言行,這個過程不能被單純認為是懦弱政治,當他在社群媒體上嘲諷一個核武流氓獨裁者時,已威脅到我們的安全。

文:Elise Jordan
翻譯:Wendy Chang

我是川普(Donald Trump)時代的一名共和黨員,在美國總統的持續不斷殘忍言行下,我的情感早已枯竭。

我多次告訴自己,我已經受夠了這樣的墮落,絕對不會邀請他來參加家庭聚會,因為不曉得他會在我母親面前說出什麼。

但就當你說自己不會再感到驚訝時,川普總是能出乎你意料之外。當他特別攻擊Myeshia Johnson時我心都碎了,Myeshia懷著孕、她丈夫就是因川普送上戰場而亡的。當他惡意又荒唐地暗示參議員Kirsten Gillibrand會願意賣身給他換取政治捐款,我感到既厭惡又噁心;當他說殺害和平抗議者的白人至上主義者中,有「一些人還是非常好的」,這就像一部另類歷史,白人至上主義的公民委員會(Citizens’ Council)不再是一種恥辱,而上台掌權。同時,即使多名女性出面指控羅伊摩爾(Roy Moore)在青少年和三十幾歲時,對她們進行了性騷擾,川普還是支持他。

我並不覺得自己所感受到的是他們說:「心在流血」。

共和黨原本是富有同情心的保守主義,現在則是接受川普無止盡、隨意的殘酷言行,這個過程不能被單純認為是懦弱政治,當他在社群媒體上嘲諷一個核武流氓獨裁者時,已威脅到我們的安全。

不久以前,共和黨的總統(更不用說其他共和黨領導人)是非常重視美國在世界的地位,因為這關乎原則與和平。前任共和黨總統小布希(George W. Bush)將同情心作為國內政策的優先考量基礎,透過信仰基礎的誘使,資助他所謂的「同情心軍隊」,而川普現在似乎下定決心要擺脫任何形式的同情心,不管是來自國內的對話還是全球的對話。

川普執政以前的美國政府,每年投入大量的資金進行公共外交,2016年約有20億美元。但川普認為自己沒有必要完成外交任命,所以到現在還沒有駐韓大使,因為就像他說的:「唯一重要的人是我」。他羞辱無數男女的家園,整個大陸還有鄰近島嶼及國家,這樣的策略和不負責任的態度一樣殘酷。

1953年,中央情報局(CIA)欲推翻伊朗當選領導人向艾森豪(Dwight D. Eisenhower)總統施壓,艾森豪回應的方式是在國家安全委員會上高聲問到:我們難道不能在這些被壓迫的國家中,讓一些人喜歡我們而不是討厭我們嗎?儘管艾森豪總最終將採取中央情報局的建議以武力推翻伊朗總理穆罕默德・莫薩德(Mohammed Mossadegh),但總括來說,這位二戰時期前盟軍最高統帥指揮官強調了戰時盟友的重要性和他的總統地位。他說:「沒有什麼力量比得上長存的友誼。」忠實反映了他的信念,意即沒有相互尊重基礎的關係,軍事力量毫無意義。

老布希(George H.W. Bush)總統則是另外一位二戰英雄,他利用人脈的優勢來達成國家利益。他徹底實行個人外交,組織金融和軍事聯盟,迫使伊拉克暴君海珊(Saddam Hussein)撤出科威特。我問個假設性問題:川普在全世界能找到幾個夥伴加入他的行列?

911事件之後,其他國家也加入了我們對抗蓋達組織(al-Qaeda)的行列,儘管我們還是要從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亞等失敗中汲取教訓,但解決辦法並非撤出世界的舞台,或(更糟的辦法)主動侮辱這個世界並疏遠它。

川普的死忠支持者會繼續讚言他無視社會風俗的政治正確行為。儘管我厭惡在日益敏感的世界裡扼殺自由言論的行為,但川普並非是個勇敢說出真相的人;他只是我們國家有名無實的領導者,在任第一年最有名的只是隨意又具破壞力的殘酷言行。

被一個明目張膽的種族歧視者冒犯,因他的厭女主義和意圖挑起戰爭的言行感到惱火,他又完全拒絕自我控制,不能說是我們太過敏感。共和黨人過去都相信每個人有責任自我控制,為什麼這位三軍統帥就可以免責?

當川普在就職演說中談到「美國式屠戮」(American carnage)時,反觀雷根(Ronald Reagan)總統在第二次就職演說中描述了他所謂的美國聲音是「充滿希望、大膽、理想主義、大膽、寬容又公平的。」

無論是哪個政黨當政,這些都是美國人過去常常為之驕傲的價值觀。其他共和黨人仍舊能因此感到驕傲,如果能夠鼓起勇氣說出來的話。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專題下則文章:

提問:為什麼兒童故事應該包含一些人生黑暗面?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