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與酒精發展更健康關係的「專注飲酒」,為何成為潮流?

2018/02/02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文:Jamie Ducharme
譯:張書豪

在高張力的公關職涯與現代單調生活下,週末是唯一可稍作休息的時候,而凱特艾金森(Kate Atkinson)厭倦了用宿醉度過。艾金森說:「對上班族來說,最典型的星期六就是醒來時迷迷糊糊又想吐,我想要回到不要讓自己感覺糟透了的日子。」

為了追求此目標,35歲的艾金森開始集中精力在調整飲酒習慣,她參加紐約蘇打俱樂部(CLUB SÖDA NYC),它是一個社群,藉舉辦無酒精的主題活動和工作坊,幫助紐約人和酒精發展更健康更有意義的關係。之後事情真的開始起了變化,她有時候還是會喝酒,可是她說她變得更留心於自己的決定及其帶來的影響。

艾金森絕不是孤單的。如今美國文化有一道分歧正在擴大,一方面是狂飲和酒癮比率較過去提高,但另一方面則是越來越多的人少喝酒,至少有些時候。據美國國家藥物使用與健康調查報告(The National Survey on Drug Use and Health)顯示,過去一個月美國人使用酒精的比率呈下降趨勢,雖然是微幅但在統計上是顯著的。統計期間介於 2014到2015年,這是最近期的,且擁有資料的期間。

像艾金森這樣偶而喝酒的人,可以用無酒精的活動填滿他們的行事曆,就像是蘇打俱樂部(CLUB SÖDA)所推出的活動,而俱樂部持續賣光它的200人聚會,又如黎明時分者活動(Daybreaker)係在全球的17個城市中,有700多人在清晨聚集,再如清醒時刻(Sober Grid)是一個針對不喝酒的人的社群應用程式(app),現有10萬多人使用。另有些人嘗試集中注意力於當下(mindfulness),一種最近的研究已經證實有效的方法,可幫助醉鬼少喝一點。

同時類似的策略適合用在酗酒者,滴酒不沾的人則不適合。而且這個月全世界有超過500萬人,將藉「一月戒酒」(Dry January),即為期一個月的時間保持清醒,以彌補之前過度的假日飲酒。借用蘇打俱樂部(CLUB SÖDA)創辦人之一露比沃靈頓(Ruby Warrington)的說法,這些迴然不同的一群人在一起是「清醒的好奇者」(sober curious)。

沃靈頓說:「當提到酒精上癮,有很多不確定的影響,而當適度飲酒時,也許也是如此。 」

蘇打俱樂部和它類似性質的團體並非必定幫助人清醒,沃靈頓和她的共同創辦人拜爾特希金(BietSimkin),在每一次活動前都會很謹慎地說明,蘇打俱樂部不是一個使酒癮者戒癮的團體,而且希金估計只有30%的參加者不曾喝酒,這個團體也不是特意要讓人酒喝少一點,雖然最後的結果常是如此。他們反而更像是要培養人們「喝酒的時候專注用心,且認清在生活上為了追求幸福快樂,什麼才是真正要付出努力的,而不是完全否定(梅斯卡爾)酒的存在。」希金這麼說。

這個理念讓41歲的埃比尼澤邦茲(Ebenezer Bond)產生共鳴,他是一家饒富經驗的行銷公司的共同創辦人。兩年前,他意識到為了招待客戶,自己經常喝酒,他開始參加蘇打俱樂部的活動。

「我到了一個讓我想要把過多的酒精從我生活中抽離的地方,」邦茲說,現在他一貫地約束自己只在星期五和星期六的晚上喝酒,「我仍然喜歡喝酒,可是我想讓我的生命更專注、更豐富些,減少自己分散注意力及掩蓋因喝酒犯下的錯誤的時間。」

當研究指出大約四分之三的美國人至少有時候會喝酒,最近則有一項國際性的調查,發現72,000個受訪者中有33%的人想減少喝酒,理由有身體健康、性懊悔及尷尬。此心態似乎越來越受到矚目,特別是年輕的世代:有72%的千禧世代說,他們不贊成18歲以上的人幾乎每天喝一或兩杯酒,以上係依據審視未來一代 (Monitoring the Future)的研究結果。

然而,尼爾森研究顯示,美國合法飲酒人口的25%為千禧世代。在他們所喝的酒中,啤酒、烈酒及葡萄酒各佔總耗量的35%、32%及20%。想要減少喝酒的理由有如此多種,而減少飲酒量的方法也是,專注用心(mindfulness)是一個廣受歡迎的技巧。

在羅卓琳斯勒(LodroRinzler)於紐約開設其冥想工作室(MNDFL) 的用心喝酒的課程中,學生花時間去聞、品嚐及盡可能地感受雞尾酒,目的是專注於當下的狀態及分析喝酒對生理與心理產生的影響。「喝多或喝少並不那麼重要,他們的目標是要和酒建立更健康的關係,」琳斯勒說,「即便如此,很多人的確想到,當他們將和朋友碰面,會喝四杯,而不只是一杯。」他們最終會說: 「我不需要如此做。」

莎拉鲍恩(Sarah Bowen),一位在奧勒崗太平洋大學從事專注與藥物濫用研究的臨床心理學家,說這些專注的技巧,很多來自於佛教傳統教義的世俗化,主要在於提高人的內在覺醒與清明,可以當做幫助人避開嚴重酒癮,鲍恩有一篇研究,發表於2009年的藥物濫用期刊,提到注意力集中訓練幫助有酒癮的人,使舊習復發的時間,比一般標準治療實務來得長。

鲍恩說清醒的好奇者(sober curious)實施這種偶爾的戒酒,可促進專注與注意力,並讓我們更深入了解這些不好的習慣 。「實際上在平常飲酒習慣中減少酒量是困難的」她說,「試試停止喝酒數週甚至一個月,然後你就可以像是倒空自己,接著再更有意識地重新接觸酒精。」

停止喝酒一個月是一項越來越普遍的選擇,因「一月戒酒」(Dry January)及「完全30天」(Whole30)的倡議而受到歡迎,參與者在一個月內的飲食中,排除米飯穀物、乳製品、糖、豆類及酒類食物。

31歲的米里亞姆道林(Miriam Dowling)第一次嘗試透過「完全30天」的飲食方式減少加工食品的攝取,然而完成第一輪的飲食控制後,她發現乳製品、麩質蛋白及其他罪魁禍首食品,並不會讓她覺得困擾,酒類才是她真正想消除的。道林住在緬因州從事護士的工作,她說自己從來就不是酒鬼,不過現在她幾乎是徹底不喝酒,除了有時來點蘋果酒,或是婚禮時來杯葡萄酒。

「我真的不想再喝酒了,所以自『完全30天』之後,我真的不再重新接觸酒,」她說,「對我而言,酒精就是不值得被攝取的,且它讓我覺得不舒服,讓我鼻塞,就是這麼奇怪,而且我真的不喜歡頭暈目眩或陶醉的感覺。」

在芝加哥註冊的營養學家道恩傑克森布拉特納(Dawn Jackson Blatner)說,她的客戶中有很多人因健康因素也已經不再喝酒。她說:「很多人會說,不只省去我的卡路里,也省了花出去的錢,還有避免在選擇食物及食物份量兩方面,做了壞的決策。」很多布拉特納的客戶也說,他們覺得精力更充沛,更積極去運動。

喝酒也與較高風險的慢性病有關聯,包括肝臟疾病、某些心血管疾病以及至少七種不同種類的癌症。而且研究顯示,你喝得越多,你得到這些疾病的風險越高。而布拉特納說,多虧3.7萬億元健康產業的持續發展,人們在健康、營養和專注上比以前更精明,使得人們越來越不願去忽視這些聯想。

「人們想要去麩質蛋白、去糖,」她說,「當提到所有人們設法要避開的事物,酒更是不會被遺忘的一項。」

蘇打俱樂部的沃靈頓說,在健康的文化中,酒也可能讓人感覺不合適。「人們投資很多時間和金錢,在物質上、情感上和心理上的幸福,並於星期五的晚上喝一瓶玫瑰紅葡萄酒,」她說,「對越來越多的人來說,飲酒量正明顯地在減少。 」

可是儘管清醒的好奇者與健康意識之間是有關聯的,不喝酒的理由並不總是因為身體健康這個因素。依據美國心理協會統計,57%的美國人對政治氛圍感到有壓力,66%的美國人對國家未來感到有壓力,而且有34%的美國人對他們的個人安全感到有壓力,這比率比以前任何時候都高。

藥物濫用研究學者鲍恩說,人們瞭解喝酒是一項「失敗的逃離現實的方式 」,特別是在充滿焦慮的時代。「你認為喝酒可以讓你快樂和放鬆,可是並非真的是如此,」鲍恩說,「人們酒醒後會說:『我想來點改變,我想要真正的健康,真正的頭腦清醒,真正的壓力釋放,而我不會從喝酒中獲得他們。』」

以上種種因素的驅使像艾金森這樣熱衷參與蘇打俱樂部的人,向酒杯說再見——至少某些時候。

「我們所談的不應該只限於健康產業,也不應把它視為一種趨勢,而是更深的意義,」艾金森說,「當全球,特別是美國的政治活動,在某個時刻處於緊要的關頭時,確實需要保持清醒,而不是喝醉的。」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成為朋友不是偶然,你們的基因可能比別人更相似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