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二戰美軍回憶錄:我永遠忘不了,集中營囚犯咀嚼死馬內臟那一幕

2018/02/08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Bundesarchiv@Wiki CC BY SA 3.0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文:Olivia B. Waxman
翻譯:劉松宏

1945年初,第二次世界大戰在歐陸戰場已接近尾聲,德軍將會在1945年5月7日正式對盟軍投降。但是,由於軍隊以及一般大眾開始探詢他們究竟在跟什麼樣的暴行爭鬥,於是乎戰爭的最後階段其實也成為另一波衝突的開端。

在某些情況下,清算甚至一直延伸到今日。每年的1月27日是國際猶太人大屠殺紀念日(International Holocaust Remembrance Day),為了紀念蘇聯紅軍於1945年1月27日解放了超過7,000名奧斯威辛集中營(Auschwitz Concentration Camp )的收容人。由於納粹試圖搶在前頭湮滅犯罪證據,接下來幾個月,蘇聯、西歐、以及美國解放了更多集中營。

雖然猶太人以及其他收容者受到迫害早已不是秘密,多數人仍是在這個解放的期間,才首次認知到納粹政權究竟迫害的程度為何。

在德軍投降前三天,美軍偶然地發現死亡營區毛特豪森(Mauthausen)的子營區:貢斯基興集中營(Gunskirchen Concentration Camp)。

而那些改變了那一天的人,至今仍以令人驚奇的方式相會。在當時,莫斯欽(Alan Moskin)是個18歲的美國士兵,而卡茨(Nandor Katz)是個19歲的被收容者。現在,分別已經91、92歲的兩人都住在紐約州,而且彼此住家距離只有不到一小時的車程。這都要感謝紐約威斯特徹斯特郡猶太社區服務組織(Westchester Jewish Community Service’s Holocaust Survivors’ Groups)顧問羅森克朗茨(Halina Rosenkranz)的發現。

在大屠殺紀念日的前一週,他們接受TIME訪問,口述了兩人對那個命運之日的回憶,以及希望後世能記得、關於那時所發生的事。

一個意外的發現

莫斯欽當時服役於71師第66步兵團,他記得他這部分的回憶始於一群美軍戰鬥步兵在鄰近奧地利朗巴什(Lambach)的地方,偶然發現一個戰俘營,裡頭的成員絕大多數來自英國皇家空軍。這些英國戰俘向解放他們的士兵訴說,曾聽說有一個不同性質的營區就在數公里外,是一個猶太集中營。

「我記得我和我的夥伴們彼此對視。」莫斯欽告訴TIME。「我們知道希特勒不喜歡猶太人,但我們可從來沒聽說任何有關集中營的事。」

1945年5月4號那天,天空灰濛濛的,他和戰友行軍通過一座樹林,跋涉經過濕地,尋找那個謠言中的營區。而證實謠傳為真的第一條線索,就是氣味。

「我們試著用手帕摀住口鼻,但臭味越來越濃。還記得,突然間我從樹林之間的縫隙,看到了一個用鐵絲網圍著的區域。」他說:「結果那就是貢斯基興集中營。」

由於戰爭已趨近尾聲,當部隊接近營區時,只遇到非常輕微的抵抗。莫斯欽朝一個拒絕投降的守衛開槍,然後他們剪開鐵絲網進入營區。

卡茨──由他的女兒負責口譯──說美國人來的正是時候:「希姆莱(Heinrich Himmler,曾任納粹德國親衛隊領袖)才剛傳了一封電報給指揮官,命令營區管理人殺死所有人。但由於美軍前來包圍營區,管理人才無法執行命令。也因此他心生畏懼,覺得最好選擇投降。」

而正如卡茨女兒所說,士兵恰好在那個時刻抵達完全是運氣使然。「我父親在我的成長過程中已說過無數次關於解放那天的故事,所以我曾以為美國政府派士兵前來就是為了解放營區、提供收容者食物、以及要指揮官投降。」她說:「所以最讓我震驚的是美國人並不是為了解放營區而來,那純粹只是個巧合。」

所見所聞

接下來看見的事,只有毫無人性的人才有辦法忘掉。

「視線所及,都是成堆的屍體,而他們的手腳骨瘦如柴,上面好似沒有黏附血肉。」莫斯欽說。那些還活著的人蹣跚地朝他們走來,就像「活死人、殭屍」,那些人穿著條紋睡衣、睡衣上繡著六角星,用德語呼喊著要食物、水、以及香菸。

「我記得那些有在抽菸的夥伴分發香菸並準備給他們點火,而那些被關押的人領取香菸、抽掉包裝紙、開始享受菸草,彷彿正在享用一客沙朗牛排一般。」莫斯欽說。士兵們也從軍隊配給的口糧中,分發任何他們能給予的物資。

「他們之中大多數的人咀嚼吞食得速度太快,導致他們開始緊抓食道。我記得他們開始被噎到,隨後落入人群之中。此舉嚇到在場的我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然後醫務人員朝我們大喊『該死,別給他們固態食物!』我們並未準備好面對這種情形發生。」

在營舍區的狀況更令人絕望。

「那兒有條小徑或巷弄,有隻死馬躺在地上。我永遠不會忘記,有三個囚犯扒下樹皮並掏出那匹死馬的內臟。然後他們伸手進入死馬體內,拿出內臟開始撕咬咀嚼,甚至可以看見鮮血噴出來。」莫斯欽如是說。

卡茨證實囚犯什麼都願意吃,他來自現今烏克蘭境內喀爾巴阡山的一個小鎮,並曾在1943年被帶到布達佩斯的勞改營,隨後被轉調至毛特豪森。「那裡有些人會從屍體上割肉下來只為了吃點東西,那裡沒有水止渴,再過個幾天,我必死無疑。」

一名陸軍中尉知道莫斯欽是猶太人,問莫斯欽是否會說猶太語或德語,他想跟這些囚犯們對話。

莫斯欽說:「我記得我用德語說了:『我也是猶太人。』那句話就這麼脫口而出,我完全不知道從哪裡聽來的。有一個非常孱弱的老人,開始微笑並朝我走來,彎下他的手與膝,親吻我的靴子,我那沾滿了血、嘔吐物、糞便的靴子。我知道他是在試著向我表達親近之意,但看著他親吻我滿佈汙穢與血漬的靴子,令我非常不快。」

「所以我攙扶他的腋下讓他起身,而當他面對我,我可以清楚看到潰爛的瘡口分布在他的脖子上,蝨從裡面爬出來。你們可以想像我有多想脫身,因為他的味道實在太臭,但並我沒有離開,他的手臂環抱著我,然後開始哭泣。他不斷地說著『danke〔thank you〕,danke,猶太人。』我在那一刻有些失神,然後也哭了起來。」

隨後的數日裡,從其他部隊傳來的消息指出,貢斯基興集中營不過是其中一個被解放的營區而已。

「每一次當我們找到這種地方」莫斯欽回想著:「我們會說:『我的老天,這裡究竟有多少該死的人間地獄?』」

自由之後

那天過後,卡茨在營區多待了一段時間,照顧兩個患了傷寒的同袍,直到他們恢復足夠的體力能被送至布達佩斯的一間美國醫院為止。之後他設法進入蘇聯領地並在那裡定居,直到1973年他移民美國,在費城成為一名網版印刷工(以養家活口)並建立他自己的家庭。

莫斯欽於1946年6月結束他在歐洲作為美國佔領軍一員的日子。做為一名有抱負的律師,他說服一名軍官讓他參與一到兩天的紐倫堡審判(Nuremberg Trials)──這個經驗只是更堅定了他的職業選擇。但儘管在司法系統下工作,在那之後的數十年間,只要談論到那些他所親眼目擊地不公不義,對他而言都是莫大的痛苦和打擊。

「在這五十年來,我從未談過那些經驗。」莫斯欽說,害怕那匹死馬會在惡夢中出現。「孩子們會對我說:『嘿,你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我們從未聽過那個術語。在我們那個年代只聽過『彈震症(shell-shocked)。』我咬緊牙關撐過去了。在我回家後,我把腦中那個區塊用鑰匙鎖了起來,然後把鑰匙丟了。若有任何人問起關於那場戰爭的事,我只會說:『我在巴頓將軍(George S. Patton)麾下完成了我的工作,而且我不想再談它。』」

1990年代時,情況有了轉機。有個在當地大屠殺紀念館工作的女人聽莫斯欽的一個老戰友提過他,於是打電話詢問莫斯欽是否能針對這一個事件發表看法。莫斯欽掛她電話,於是她又再打回來,直到他們談及人們對於猶太人大屠殺的記憶已經有所轉變之後。

歷史學家利普斯塔特(Deborah Lipstadt)於1993年出版的專書主題是關於伊犁諾州應該否認猶太大屠殺,並要求學校課程更新猶太大屠殺的真相。至此他才同意在1995年6月10日於紐約納紐埃特(Nanuet)的購物商場(林蔭大道)說出他當時的所見所聞。

莫斯欽對於自己居然可以精彩地講了兩個小時感到十分驚奇,這成為了他的第二份工作,作為一位猶太大屠殺教育者的開端。他說:「那就像是一種心靈的洗滌,這些記憶如同毒藥,在我心裡封存了50年,如今全然煙消雲散。」

自那時起,他便到全國各地的中學、高中、大學演講。莫斯欽說:「一旦我們都離開人世,那些拒絕承認猶太大屠殺的人便會不知打那兒地冒出來。」

卡茨表示他對於2017年8月11日和莫斯欽的首次會面感到「喜出望外」,如此一來他們便能就兩人的經驗互相應證。「能遇到同樣見證過那個場面的人實在令人高興,這樣我的故事便不會有缺漏。」

莫斯欽覺得保存那個故事,以及它所帶來的教訓,是他始終未盡的工作。

他說:「我必須跟你坦白,我們的世代失敗了,我們從未真的放棄仇恨與偏見。那兒仍有憎恨存在,四處都是。」

但就如同卡茨體認到的,那是一項永遠不會結束的工作──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必須記得,即使在人類歷史上最糟的時刻,幸運和良善仍能與邪惡背道而馳(不聽命於邪惡)。

他說:「即是在那個時候,仍有人能保持善良與仁慈,今日亦然。有些人永遠活在憎恨裡,有些人依舊良善,而這就是人性。」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為什麼人們會根據金錢改變他們的配對選擇?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