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新聞自由是我們要拯救的,而不是留給川普破壞的

2018/02/26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多年以來,網路的特性使得民主政府幾乎不可能直接審查新聞內容,事前的管控現在還是很難成功,即使對獨裁者來說也是如此。但如今政府開始利用其他司法工具和法院以外的途徑,以詆毀新聞自由的成果。

文:Bruce D. Brown(新聞自由記者委員會〔 Reporters Committee for Freedom of the Press〕執行總監)
翻譯:Wendy Chang

2015年我加入美洲新聞協會IAPA(Ineter American Press Association),期待總有一天會成為代表團的一員,被協會派到美洲地區新聞媒體自由遭到攻擊的地方。協會成員被派到對記者來說最惡劣的環境,和政府官員會晤、試圖緩和緊張局勢。

當時我無法想像幾年之後美國會成為IAPA的任務出訪地,但這確實是我們正經歷的事。上週來自委內瑞拉、阿根廷、祕魯和墨西哥的記者抵達華盛頓特區,和立法代表、政策制定者、當地媒體開會,討論新聞媒體保護在美國逐漸遭到破壞的問題。

調查代表團的駕臨將翻轉美國坐穩世界地位的長久印象,IAPA裡的美國成員一直以來都將自己定位為輸出新聞自由原則到中南美洲的角色,畢竟我們擁有第一修正案賦予的力量,還有國內大眾對於新聞自由的穩定共識。

但今非昔比,情勢早已不同,類似IAPA的組織單位正在風口浪尖上。

從阿根廷反托拉斯法的濫用,到委內瑞拉「家園的敵人」言論,和墨西哥境內記者人身攻擊和謀殺,拉丁美洲的記者因言論自由遭遇攻擊,遭受惡劣的對待。他們的地位十分獨特,可以幫助我們更加了解在美國面臨的問題,川普(Donald Trump)引發的新聞仇恨,伴隨著惡毒又巨大的壓力襲來,這些記者讓我們了解若無法擊潰壓力,我們可能會面臨什麼問題。

然而,僅斷言總統違反了每一條基礎原則是不夠的,我們必須研究其他社會,觀察他們採用何種策略來重回新聞自由。

1994年,IAPA策畫了一場西半球新聞自由運動,推動由包含美國在內31個國家簽署的《查普特佩克宣言》(The Declaration of Chapultepec),致力提高對記者的保護。宣言十點中的第一點寫到「若沒有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任何人或社會都無法擁有自由。」多年以來,網路的特性使得民主政府幾乎不可能直接審查新聞內容,事前的管控現在還是很難成功,即使對獨裁者來說也是如此。

但如今政府開始利用其他司法工具和法院以外的途徑,以詆毀新聞自由的成果。最近一位朋友告訴我,她帶還在青春期的孩子去看史蒂芬史匹柏的《郵報:密戰》(The Post),電影描述針對五角大廈文件的法律爭奪戰,而她的孩子疑惑為什麼尼克森(Richard Nixon)總統要大費周章尋求法律途徑、阻止文章刊登,而不要直接稱之為「假新聞」就好了。

這正是我們美國需要向拉丁美洲學習的地方。小說家馬奎斯意識到當社會無法就基本事實達成共識時會發生什麼事。《百年孤寂》描述1928年哥倫比亞鎮壓事件,原本由香蕉工人發起的罷工最後政府大規模射殺平民。實際事件的歷史記錄長久以來都存在著爭議,而在馬奎斯小說中,無法接受事實的行為最後在人物身上轉化為一種神祕的失憶症。政府否認這次攻擊行動,最後只有一個角色留下來,試著說服鎮上的居民確實有大屠殺發生過。貨真價實的假新聞。

很明顯地,故事繼續發展下去的重點是在我們而不是川普身上,沒有總統可以將記者送入監獄,或是自行重新啟用誹謗法。新聞媒體的保護者是法官和陪審團,以及在國會、州政府等的議員們,還有在華盛頓特區超然獨立的司法部,與依靠新聞自由流通在這個複雜世界自治的大眾。新聞自由是我們要拯救的,而不是留給川普破壞的。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專題下則文章:

口服避孕藥或能幫助預防卵巢癌和子宮內膜癌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