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原諒,讓我從菲利浦離去的悲痛中復原

2018/03/10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原諒也讓我不再羞愧自責,當我們責怪自己,藥物成癮、社會制度、司法審判就會取而代之,阻礙了我們去處理真正的問題。

文:Mimi O'Donnell(Philip Seymour Hoffman同居女友)
翻譯:Wendy Chang

藥物濫用每年在美國奪走64,000多條人命,現在是美國50歲以下人口的主要死因之一。為了記錄下全美藥物濫用的危機狀況,TIME派出攝影師James Nachtwey和副攝影總監Paul Moakley赴各地蒐集第一線的故事,最後集結成攝影集《藥物日誌》(The Opioid Diaries),記錄下美國現在有多危及,希望促使大家採取行動。

當我因為菲利浦(Philip Seymour Hoffman)藥物注射過量而失去他時,我發現自己如果不開始原諒,就無法繼續生活下去。我必須原諒自己、原諒他,還有任何曾經可能防止最後情況發生的人,但是為了要原諒,我必須要讓憤怒、罪惡感和羞愧等情緒爆發出來。四年前菲利浦過世時,我內心難以承受又十分脆弱,整個人快要碎裂,憤怒就成了保護罩,防止我完全崩潰。

當他像許多人一樣又重新使用藥物時,我感到孤立無援又無比震驚,不知道要尋求誰的幫助,而且羞於開口求救,羞恥的感覺太強烈,掩蓋了藥物成癮,允許它繼續存在。我曾想過如果我跟更多人談到這件事、尋求更多幫助——大聲尖叫——會不會有可能挽救他的生命。當他離開人世時,我和許多身邊的親友感到十分罪惡,我們做的太少,我認為這份罪惡感無法避免,但時間最後仍會治癒一切,而隨著時間過去,一、兩年之後,我開始懂得怎麼原諒。

一開始幫助我減緩憤怒的一件事,是放棄他的遺物。他過世的時候,我保留了所有的收據、菸蒂、任何他曾經碰過的東西,作為和回憶的連結。我花了很久一段時間才接受他永遠不會再回來,但生命就是有方法推著你向前走,他過世後一年半,我發現公寓遭到蠹蟲侵蝕,打開裝滿菲利浦衣服的衣櫃,他的衣服上是一個個小洞。隨著我丟棄他的遺物,憤怒開始退去,取而代之的是更緩和輕柔的情緒。我必須完全接受菲利浦的死已成定案,我必須接受我是三個孩子的單親媽媽,這件事我完全不想要它發生,但現實就是如此,原諒寬恕和自我密切連結,謙遜地存在著。

我也必須承認菲利浦離開人世的方式,要說出「死」這個字很難,講出死因是海洛因注射過量更難,但講出來會帶給我和孩子力量,讓我們擺脫羞愧,但原諒菲利浦從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當他使用藥物時,我怒火中燒又十分害怕,可是同時仍十分愛他,必須努力在兩種極端情緒中取得平衡,即便在他過世後我依然會經歷同樣的極端情緒,但現在我已經意識到,藏在強烈憤怒之下的其實是我想念他的沉痛事實,我深切地希望他還活著。

每天陪伴孩子成長也幫助我痊癒,他們是非常神奇的存在,在他們身上我看到菲利浦。我也慢慢理解宇宙的基本真理:世界和生命是不斷前進的,我們只存在一瞬間而已。我很感激自己的人生有菲利浦,生命中大部分的美好事物都是因為他,包含我的孩子們,這樣就夠了。雖然藥物成癮非常具破壞力,但他在世時的所作所為依然留存,保有重大的意義,並持續發生,也就是這樣的領悟讓我選擇原諒,繼續前進。

原諒也讓我不再羞愧自責,當我們責怪自己,藥物成癮、社會制度、司法審判就會取而代之,阻礙了我們去處理真正的問題。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專題下則文章:

我的弟弟擺脫海洛英毒癮重建生活,而我們學會了原諒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